笔趣噶 > 武侠小说 > 剑中影 > 第614章 神力难当

了缘冲开四侠,突然刀声一起,一人执着一把钝刀飞身一劈,刀劲十分刚猛,似携有风雷之势。

了缘此时耳聪目明,哪里还是先前少不更事小和尚,来人刀锋未到,只见双臂一展,接着双掌合十一夹,刚好将来携的长刀夹住。

那人显然吃了一惊,接着单掌直击,小和尚将他的长刀向旁边一撇,身形却从阻拦之人身旁绕了过去。

这执刀阻挡之人,正是伐木先生黄济山,他的伐木逍遥刀自练成以来,很少有人能直撄锋。可是他刚才的雷霆一击,不仅没能拦住小和尚,反而被小和尚轻松躲过。

了缘接连冲破数位高手的阻拦,众人晚是大吃一惊,只得纷纷追了上去。

这时,*的年轻弟子也出来了,天明也在其中。天明见了缘轻易逃出*,似乎并不感到吃惊,也没有打算要去帮忙的意思,而是十分淡定回屋而去。

众师弟都有些懵了,问道:“我们该怎么办?”

“你们帮得上忙么?”天明厉声反问道。

“帮不上。”

“那自己该干嘛就干嘛!少去添乱。”天明叱道。

众师弟好生没趣,只得各自回去做自己的事情。

天明刚刚冲出*,窜进了一片林子之中,这些身事“嗖嗖嗖”数枚暗器接连从身后袭来。

了缘好似背后长眼一般,也不回头去看,便似乎已经知道来袭暗器的方位。暗器是从四个方位同时射来,而且手法和力道都各不相同,显然是出自四个不同的人。

唐门四侠追了上来,人还未到,暗器先到。

只见了缘身法突一变,身形歪歪曲曲在林子中走出一道奇怪的路线,而且速度一点也不慢。他走过的路线,却刚好都暗器射来的空隙方向。唐门四侠的暗器,也就这般轻易被了缘躲过。

不过,四侠毕竟不是要伤害小和尚,他们发射暗器,只是为了封堵小和尚前进的路线。小和沿虽然速度看似没有减慢,但路线却因为躲避暗器而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路线变得过长,自然时间也就用的越多,这时*另外两名高手正好追了上来,却是天史烈和黄月风师兄弟。

刚才了缘的手断他们已经见识过了,于是这次他们有了些准备,并不打算再次让他逃脱。了缘的蛮荒神力刚强无力,二人不敢大意,同时使出霹雳掌,分别从左右封堵小和尚的去路。

二人都是江湖上成名多年高手,且又都身经百战,见识过大风大浪。二人同时使出霹雳掌,不仅掌势刚猛难当,而且还都暗藏无限后手,就是为了防止小和尚再使出什么让他意想不到的怪招。

了缘本想再次冲开二人的阻挡,却发现这二人站位十分讲究,刚好将他前进的道路完全封住。

了缘脸上再次泛起轻蔑的笑意,这笑意,只是顶尖高手遇到比自己弱的对手,才会显现出来。

只将他双掌齐出,面对二人刚猛无比的霹雳掌,他似乎根本没有任何要退避的意思。二人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啪”一声四掌相交,劲风四散辐射而出,只刮得众人脸皮生疼。天史烈与黄月风初一交掌,并未觉得小和尚有多深的内力,待到他们反而过来,了缘身上蛮荒神力却突然迸,也不沿着了缘双掌发出,而是就从天、黄二人身前,突然间莫名的掀起一股二人根本无法阻挡的大力,只将二人如落叶般倒卷回去。与时同时,二人刚刚使出的霹雳掌的强势力道,竟也在劲风中完全消散不见。还好二人的掌力,算是抵消大部分蛮荒神力的力道,因此二人虽然了缘神力击飞,却居然都没受伤,只是吃了点暗亏,落了下风。

“这还真不是鬼道子的武功,小和尚看来是深藏不露啊!”追上来的任逍遥见状,也不由得惊叹道。

要知道,任逍遥生性孤傲,很少对人有好评。即使是盛凌人、鬼道子这样的人物,在他眼中,也都视如草芥。小和尚了缘此时也得到他一句赞美,也着实让人感到意外。不过,这句话在了缘的师父无尘大师听来,却有很大的讽刺之意。因为他虽然是小和尚的师父,但小和尚了缘的武功,却都不是他教的。

他虽然之前对了缘身上的神力有所觉察,但却没想到这神力如些了得,让眼前这众多江湖成名好手奈何不得。

了缘根本不说话,先前刚破天史烈与黄月风的掌力,却不知从哪弄来一块巨石,体型是他自己的三倍,重量至少也在一千五百斤以上。可那千斤巨石,在和小和尚手上,却居然好似泥丸一样,随意舞来不费丝毫力气。了缘举起巨石,却如扔泥弹一般,直接向挡路的天、黄二人砸来。

天史烈和黄月风自知不敌,根本不敢硬接,可他们想要闪避,却又发现好似闪避不开。巨石来势不仅节猛,而且也看似好像有无穷后手,让他们根本不敢轻易乱动。天史烈和黄月风对视一眼,只得咬紧牙关,同掌同时拍出,狠狠打在巨石。可那巨石神力不消,且来势丝毫不减,只将二人接得连连后退。

眼看二人就要不敌,片刻间便有可能死于巨石之下,突然一人飞身落上,灰衣素髯,衣衫招展,却是一个神清气爽的老者。

那人身形轻飘飘落在落巨石之上,身上却又好似有万斤之力。巨石被他双脚一触,顿时不在前进,而是重重砸在地面,顿时地面尘烟四起,早被巨石砸出一大坑来。

来人正是唐门门主唐暮公,危急关头正是他出手,以千斤坠身法压住了巨石。

众人再一看那小和尚,却已经逃得有些远了,现在还能紧随其后,也就只有任逍遥和无尘大师了。

无尘大师见到了缘这般情形,却是越想越惊,一时间根本没有主意,不知该拿这个爱徒怎么办。

抓又抓不住?

杀又杀不得?

当真有时为难。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