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噶 > 武侠小说 > 剑中影 > 第664章 一刀倾心

李成宰先前见黄济山年轻,便没有将他放在眼里,以为只要战胜了黄月风,便可以压住逍×遥×阁的气势。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武功,竟然在黄月风之上。

他的破魔剑自练成以来,还从未遇到敌手。当日与黎玉交手,他破魔剑一出,立马便战胜了黎玉。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却居然一刀挡住了他的破魔剑,而且他还自称是逍×遥×阁第三代弟子,着实让李成宰颜面顿失。

此时,李氏宗族已有许多人在围观,第五行和卫嫣也在其中。不过,人群之中,却还有另一个本不该在此出现的人,魅影剑黎海清。她与第五行比剑之后,居然没有离开,仍然呆在西灵山上。

此刻,她的眼神,一下子便被那个其貌不扬,执着柴刀的年轻人吸引住了。这个年轻人虽然穿着朴实,但却有一种独特的气质,竟然让黎海清看一眼便无法忘怀。

当初,她被第五行所吸引,仅仅只是因为第五行那一副英俊的皮囊。若说她对第五行动了任何一丝感情,那也根本没有。黎海清只是闻说第五行不喜欢与女人打交道,所以故意挑逗于他,让第五行心生尴尬、手足无措,也自觉十分有趣。

可是,眼前这个气质独特的年轻人,却是真地一下子触到了她的内心。

很多时候,人之所以没有动心,只是因为没有遇到。一旦遇到那个瞬间能触动你心灵的人,你一下子便被会为爱臣服。

黎海清看着那个年轻人,自觉有些痴了,甚至不知道自己姓什么。就连原本还感三分的兴趣的第五行,也一并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李成宰和黄济山却根本没注意到黎海清。李成宰先吃了点小亏,心中满是不服,挥剑又攻了过去。黄济山伐木刀在手,刀法潇洒飘逸,又与李成宰斗在一起。

第五行与黄济山交过手,而且知道他得任逍遥传授逍遥游神功之后,功力又突飞猛进,说不定此时武功已在自己之上。

李成宰剑法固然变化无穷,但也当不得黄济山逍遥游神功助力下的伐木逍遥刀。李成宰才斗数十合,渐觉伐木刀法刚猛之势,竟然已经稍稍压过自己的剑锋。并且,任凭自己如何转势,黄济山便好似一只九天鲲鹏,展翅腾空,越飞越高,甚至到了他无法企及的高度。

高手相争,一旦落了下风,输了气势,便会导致后续招式一律被动手压制。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大概便是此理。先下手之人,最容易占得先机,也最有机会赢得先势,所以胜机也会大许多。

当然,这要在双方武功处于伯仲之间的前提下,先出手者才有可能战得先机。若是两人武功相去甚远,那么先招后招,也都没有什么区别了,最后都变成了败招。

黄济山使开伐木逍遥刀的破杀斩,刀势越来越强,将李成宰剑法一一破去。李成宰眼见自己剑势变幻已穷,虽有诡变千端,却永远难当一破。

于是李成宰心一狠,决心以“破”对“破”,破魔剑再次发动。李成宰刚才破魔剑被压制,并不是因为剑法本身有问题,而是因为黄济山突然出手,他没有防备。至于破魔剑,依然是他最厉害的杀招。

武学之道,有很多手法,诸如斩、截、穿、刺、封、扫、点、横、粘、提、破等等。这些武功手法,并不算是一门单一的武功,而只是武者所练武功表现出来的最突出特点,以及武者自己的出招习惯。比如“斩”,其势刚猛,多用于刀法之中,但若有些用剑之人,亦习惯于“斩”字诀,那么他的剑法之中,也多半有强势斩杀的特点。“截”于兵器而言,多于短械兵器,适于近战;于人而言,则适用于五短身材,不宜正面硬拼,而只得侧面截击。

总之,每一门武学手法,一则看兵器,二者看人,两者相助,便成了他武功最突出的特点。

代木刀法最重要的刀诀,就是一个“斩”字,于“斩”字诀当中,“破杀斩”又连斩带破,具有双重特点。“破”字诀,顾名思义,就是破除对手招式。黄济山以不变应万变,仅凭一式“破杀斩”,居然便将李成宰的诡剑式一一破解。再加上逍遥游神功腾霄九天,气吞万里如虎,李成宰竟被压得喘不过气。李成宰没有办法,既然守不住,只能以功攻对攻,以“破”对“破”。

究竟谁能破掉对方的武功,那就要看自己的临场发挥。也就是说,两人都几本放弃了防守,而是在互相对破敌方的武功。这样的比试,最容易发生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果然,李成宰使出破魔剑之后,黄济山前胸片刻间便中了两剑,但李成宰也没占便宜,后背也被劈了两刀。

卫嫣看得痴了,只觉二位高手的比试,竟似对自己的剑法有所启迪,所以越发看得入了迷。

第五行是武学行家,他一看二人以攻对攻,而且都只攻不守,比武切磋顿时变成了以命相搏。两人武功又相差不多,若再这样下去,多半会两败俱伤。

第五行于是手握凌风剑,正准备上去阻挡,突然一个灰影闪出,紫金剑光呼啸而过,“铛铛”两声,便已将李成宰和黄济山分开。

能瞬间将争斗的两只猛虎分开,这样的本事,一般人是没有的。

灰影正是刚刚赶回来的诡剑李天豪。

李天豪分开二人之后,刚想说话,突然身后刀起,却原来是黄济山斗得兴起,硬是将李天豪看成了李成宰,并且两父子本来便有几分相似,伐木刀法攻杀斩又欺身而来。

李天豪不敢大意,紫金剑横身一挡,金铁相交,火星四溅,李天豪顿时连退五步,方才止住身形。

“山儿,住手。”黄月风立马喝止道。

“黄少侠好英武的刀法,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李天豪堪堪接过黄济山一刀,顿时也不由得出声赞道。

在李天豪赞声中,黎海清看着黄济山,却越发出了神,就好似黄济山这一刀,顿时便融化她的心、勾走了她的魂一般。

自古美女爱英雄。

黎海清是美女。

黄济山也是少年英雄。

一刀之威,美人倾心。

英雄最威武的时刻,往往最能打动美人心。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