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噶 > 武侠小说 > 剑中影 > 第680章 比武的赌注

还别说,真正的东瀛武士,对于门派之间的比武,还的确十分重视。

以前,中原武人比武,只要有合理的场地,合适的机会,那便可以比试。然而,这次来挑战星剑门的东瀛浪人,居然要求李天豪要祭天拜地,然后十分庄重地进行比武。李天豪一见这些人的做派,便不似寻常的东瀛浪人。

寻常的东瀛浪人,哪里管什么比武不比武,只懂得打打杀杀,而且蛮不讲理。这一批东瀛人,却居然十分讲究,而且对人也十分低调客气。李天豪先前还断定,这些人跟东瀛倭寇必定是一伙,因为他们上山的时间,正好是星剑门最脆弱的时候。当然,这些人肯定是与倭寇有关系的,但是他们的做派却又与倭寇太不一样,倒更像是某一个东瀛门派的武士。

既然对方看似来势汹汹,但却还是不失礼数,李天豪自然也不能先做恶人,直接跟对方刀兵相见。

大剑阁,较武场,星剑门再次举行祭天仪式。

只是,这次祭天,却并不是什么星剑门以往的礼祭,而只是为了一场比武。

李天豪和南宫飞鹰亲自进行主持,但黎玉、黎布、欧克和南宫飞虎四人则没有现身,此时他们已经重伤在床,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更别说与他人比试武功了。李成宰和南宫成率领众星剑门弟子,也一并来到大剑阁较武场。因为东瀛浪人较多,为了防止他们突然翻脸,李天豪也就让儿子带领弟子们严阵以待。

年轻一辈之中,就数李成宰武功最高,而且他又最年长,比南宫成更加有江湖经验,所以李天豪才让李成宰暂缓禁足,率弟子们随时准备迎敌。

当然,失踪数日的黎海清,星剑门也自然在派人寻找,不过目前还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李天豪已经知道,那四个东瀛高手,除了领头的叫铃木外,另外三人则分别大岛、松田和高桥。

李天豪见多识广,见这四人对师承来历绝口不提,名字也都是随口一说,便已经暗中断定,他们用的多半都是假名。不过,真名假名,其实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李天豪这样认为。

早不晚,晚不来,偏偏在星剑门遭遇重大的变故时上山挑战,显然是来者不善。他们不说出师承来历和真实姓名,也只是怕万一失败后,会对自己门派和家人带来麻烦。

祭天已毕。

“铃木先生,祭祀已成,是否可以比试?”李天豪也十分客气地问道。

“可以。”

“如何比法?”李天豪又问。

“你我双方各选五人出来比试,胜场多的一方,自然获胜。”锥木回答。

“好,可以。”李天豪答道。

“不过,既然是比试,那总得有点赌注,才能激发比武者的士气吧!”铃木突然又补充道。

“赌注?”李天豪终于感觉到,这些东瀛浪人此行,似乎是意有所图。

“没错。”铃木说着,向便向身后一招手,这时六名大汉分别抬出三个大木箱来,全是由金钢铁锁锁着。铃木打开其中一箱,只见里面竟然是金灿灿的金锭,五十两一锭,摆得满满一箱。

“如果我们输了,那这些黄金,但都送给星剑门了。”铃木指着黄金说道。

“可是,我星剑门拿不出这许多可以匹配这些黄金的财物作为赌注。”李天豪有些为难道。

“不,你们有。”铃木突然笑道。

“有?”李天豪反问。

“就在这里?”铃木说着,突然向前走了一步,指着较武场试剑台之后在试剑殿,那里面可是星剑门收藏了数百年的武学典籍和珍书奇寻。

“原来,他们的目标,竟然是试剑殿的武学典籍,果然来者不善。”第五行见状,终于明白这些东瀛浪人的意图,也才知道为什么这些东瀛人却这般客气,并没直接向星剑门发难厮杀。因为他们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厮杀,而是夺宝。星剑门防备森严,就算先前有数位长老受伤,但要是想从试剑殿硬抢其中的武功秘籍,还是根本没有可能。

惟有武功比试,要是星剑门输了,他们自然可以名正言顺拿走星剑门诸多的武学典籍。

“这里面是我星剑门历代高人著寻的武功精要所在,不可以作为赌注。”李天豪还没有说话,南宫飞鹰已经率先开口道。显然,他比李天豪更加重视这试剑殿的东西。

“没错,试剑殿的武功,乃是本门不外传之秘,绝不可让外人带走。”李天豪也赞同道。

“呵呵!如果我们侥幸赢了,并不会带走本门武功秘籍,只需李掌门答应,让我等东瀛武人,也进试剑殿参阅数日方可,领教一下中原武林文化的博大精深。”铃木说得很认真,而且仍然很客气,似乎窃取别派武功,也是一件光明正大的事情一般。

“不行。”李天豪一口否决道。

“呵呵!江湖传闻,星剑门武学天下无双,剑术造诣更加独步武林。可今日一见,却似乎是浪得虚名。我等只是一些东瀛一些不入流的流浪武士,堂堂星剑门便不敢接战,那这试剑殿的武功,显然也不值一提,不看也罢。”铃木果然不是一般人,前一刻还和言悦色,下一刻便突然翻脸不认人。

“倭贼,住口!你休得侮辱我星剑门,我等要胜你们,简直易如反掌。”李成宰是个暴脾气,第一个跳出来骂道。

“既然你们胜券在握,那即便用这试剑殿里的东西做了赌注,又有何关系?反正我们赢不了你们,也自然没有机会参阅。”铃木却并不十分生气,只据理反驳道。

李成宰不擅言辞,反而不知道如何辩答,只是悻悻住口。

“好!就依铃木先前之言。”李天豪突然答应道。

“天豪,不可。”南宫飞鹰立马在身后阻止道。

“师兄别急,我自有分寸。”李天豪对南宫飞鹰示意道。

“好。这才是中原第一剑派的风格。”铃木继续给星剑门带高帽道。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