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噶 > 武侠小说 > 剑中影 > 第725章 老大

第二天,龙刀会自是大宴宾客,许多朋友陆续来了,几乎都是以前与龙刀会一起做生意的朋友。唐中虽然不认得他们,但是对他们却十分恭敬客气。毕竟,以后要是还有生意来往,那打交道的机会也就多了,难免没有求人相助的时候。

人生在世,朋友越多,路越好走。

当然,前提是这些朋友都必须靠得住。如果只是一些酒肉朋友,那便结交再多也无益处,反而还会成为自己的羁绊。在你危难时刻,他们不仅不会帮忙,还极可能落井下石。

在这些友人之中,唐中只对青田帮的田绍春夫妇最有好感。原因无它,就是唐中听龙福生说,之前龙刀会遭遇大难,被狼魔进攻之时,在场的人,只有田绍春夫妇上门为龙刀会助过阵,并且为此还受过伤。虽然,龙刀会最终还是因为那场灾难元气大伤,但田绍春夫妇这种不避刀失,救人于危难的侠义精神,还是立马能博得唐中的好感。

其他朋友,虽然没有这种情义,但也有生意上的来往,自也不能怠慢。只是这些人的关系,却只是因利益而存在。如果有一天,相互之间没有利益关系了,那他们的友情也大概就会到此为止。

唐中跟龙福生接见这些江湖朋友,也是出于礼数,为了以后龙刀会能有更好的发展。唐中既然接手了龙刀会,那自然就不喜欢它还一直像以前一样,是个默默无闻的小门派。虽然他对江湖纷争的确是没有多大的兴趣,但是他对银子却情有独钟。

他现在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毫不懂事的傻小子,他很快就要做父亲了,所以他就必须要赚钱养家。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才会不怕困难,不惧危险,而选择留在龙刀会,和龙福生一起收拾这个烂摊子。

客人已经到得差不多了,唐中便打算要准备上席了。

路骏虽然与唐中有过节,但是因为两家离得实在太近,抬头不见低头见。既然双方都暂时除不了对方,那就只能先和平相处。

路骏此时也已经到了现场,虽然心里老大不高兴,但是又无可奈何。毕竟,他还没有搞清楚,这个姓杨的年轻小伙子,究竟是个什么来头,因此不敢再轻举妄动。要是再像上次一样,偷鸡不成蚀把米,到时人家翻脸,可就真地不认人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他这样想着,也只能先暂时忍住心中那口恶气。

客人终于到齐,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唐中看了一下,并没有那种想要恶意找事捣蛋的人,心中顿时放心了不少。

他心想,只要平安度过这一关,以后待自己羽翼渐丰,做事情就方便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担惊受怕。

唐中其实不想请这一次客,但是苦于生意上的面子问题,又不得不请。此刻他在龙刀会里,连一个自己的人都没有,办这么大的事情,自然心中没有底了。

“客人到齐没?”唐中不认识人,只得问龙福生道。

“该到的都到了。”龙福生回答。

“那上菜吧!”唐中于是吩咐道。

不多时,菜肴陆续上来,好酒也是管够,众人也边吃边聊,十分畅快。

唐中见事情顺利,愈加放心起来,也便去陪客人喝酒。因为他对田绍春夫妇印象最好,所以便跟他们坐了一桌。

众人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气氛十分欢快,忽然一名龙刀会弟子匆匆忙忙从门外跑进来,然后附耳对龙福生说着什么。

龙福生一听,眉头立马皱起,显然在快速思索着什么。

这一切,唐中都看在眼里。他虽然不知道那弟子跟龙福生说了什么,但是他已经敢确定,他们说的绝对不是好事。

与此同时,唐中心底那种不安的感觉,此时变得愈加强烈,就好像这事情马上就要发生一样。

唐中感觉到不对,刚要站起来,却见龙福生已经将他按住,然后轻声对他说道:“大当家别动,我来处理。”

“怎么啦?”唐中虽然感觉到有事情发生,但却不知道是何事,于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龙老大来了。”龙福生也用不太相信口吻的说道。

“他怎么会来,你不是说,他还关在大牢之中么?”唐中也是十分惊讶道。

龙福生口中所说的龙老大,是龙福生的同宗族兄,名叫龙福章。当年正是此人带他们落草为寇,打架劫舍,是他们当土匪时的头领。那时候,龙家兄弟、鬼头帮路家兄弟,以及龙刀会和鬼头帮很多的开山元老,都是他的手下。

不过,因为此后他们被官府征剿,龙福章最终没有逃脱,被官府抓了起来。他的手下也不是被抓,就是隐姓埋名,逃到远方去了。龙氏兄弟和路氏兄弟,则带了一小拨人,到此福林镇,分别创立了龙刀会和鬼头帮。

昨天晚上,龙福生便跟唐中说起过这个人,只是唐中听他说,这人因为罪大恶极,至今仍被关在杭州府大牢之中,故而也就没有将此人放在心上。不想这人此时突然到来,想必定是来者不善。

至于他怎么突然便从牢里出来了,还偏偏在这个关键日子里来龙刀会,却没有人知道了。

龙福生正要迎出来,不想那个所谓的龙老大,已经从门口大摇大摆进来了。

“龙大哥,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出来的?怎么也不知通知小弟,小弟好去接你呀!”龙福生见状,只得陪笑道。

“哼!福生,现在知道说好听的啦!我进去十几年,你可从来都没有来看过我,却在这个好地方享清福。不错,好地方,我喜欢。”龙福章大声说道,就像教训自己儿子一样,将龙福生好好训了一遍。并且,他看这龙家大院的眼光,也好像是在看自己的房子一样,居然还说我“我喜欢”。

唐中一听,心中便立马有些不悦,但一想今天日子特殊,也就没有爆发。

“你大哥呢?”龙福章问。

“他......他被仇家害死了!”龙福生支支吾吾说道。

“呵!你们真没用,离开了我,连命都保不住。只是,你也够蠢的。这龙刀会,龙刀会!本是我们龙家人所创,名字中也有一个‘龙’字,那自然得姓龙啦!你倒好,从哪里捡来一个没用的废物,便让他当了大当家?老子真是服你了!”龙福章态度恶劣,外人一听,便知道他在指桑骂槐,意在讽刺唐中。

:。: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