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剑中影 > 第749章 双面僧

每个人,都有很多面。

有时候,甚至我们自己都不曾发现。

正如下棋一样,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或许很多时候,我们自己存在的许多对立面,自己并不能及时发现,但是外人早已经看在眼里。

看人,如看镜子,可有时自己看镜子,看到的却并不是真正的自己。

宝历本来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小僧,他不仅天资过人,而且深得师父师叔们的疼爱,练成了少林绝学龙相般若功。然而,宝历却急于求成,最终让自己练功误入歧途,竟而走火入魔,成为一位武功高强,但是心性大变的魔僧。

他在京城武林大会上,突然发狂入魔,打伤众多高手,并打死自己四位师叔,重伤对自己疼爱有家的师父惟念大师。这样一个少林和尚,一个穷凶极恶的妖僧,任谁见了,都只觉得他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没有人会将他和“好”字沾上边。

甚至他自己也说,“好人”二字过于沉重,他自己万万承受不起。

人能有自知之明,其实是最好的。只是我们自己,很多时候虽然有些自知之明,但其实我们还是不能真正看清自己。最后自己也会感到迷失,做事也是前后矛盾,完全让人看不明白。

当你到了这层境界之后,应该说你就至少也有两面了。

用现在的话来说,大概就是精神分裂吧!

精神分裂,其实在生活中十分常见,只是有些要严重,而大多数人表现得更加轻微而已。

不过,像宝历小僧这样,却已经是十分严重。当然,现在的他,其实也不清楚自己是多面的。

毕竟,当局者迷。

他只知道,在清醒的时候,做清醒的事情。在自己魔性大法之后,可能自己也无法控制。

故而,在别人眼中,他就是一个极难猜测的人,没有人能够分得清他是黑还是白,是正还是邪。

这样的人,有时候最为可爱,有时候也最为可怕。

宝历失性之后,杀了许多人。当他清醒之时,他甚至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做,只是知道自己身不由己。

于是,当他清醒之后,他便想赎罪。

他见鬼道子找到了鬼血,想借机继续修练魔功。

于是,他便趁鬼道子闭关练功之时,先抢走了鬼血。

他本来想将鬼血送往少林,这时却又得知,鬼道子找到了十余年前,被自己师兄宋高扬带走的另一个血养童子,了缘小和尚。

宝历不想再看到武林腥风血雨,于是又故技重施,再次将了缘小和尚了救了出来。

这时鬼道子终于恼怒,于是派人追捕他们。

鬼道子本来想亲自来追,但这时却有另一位高人,派人说想跟他见面谈谈。

鬼道子知道这个人很厉害,甚至比自己厉害得多,绝对不能怠慢,所以便没有亲来,而只派鬼二带人来追捕的宝历。

这位高人就是,东瀛高手火邪宗。

鬼道子一直只闻其名,不见其人,闻说此人想跟自己联手对付逍*遥*阁,那他自然要亲自与其相见。

故而,宝历终于有时间逃脱,但却始终无法摆脱追兵。

宝历为了让两个小家伙不再入魔,于是便用龙相般若功,强行将二人身上的魔力,全部吸附到自己身上。两个小家伙暂时不会入魔了,但如果遇到特殊情况,还是极可能恢复本性。故而,宝历便蒙了鬼血的眼睛,让他不能看到鲜艳之色;又捂了了缘的嘴,让他不能大喊发动,不至于再次激发体内的蛮荒神力。

虽然,二人身上的魔力,暂时都被宝历吸走了。但是他们的魔功都是血养多年而成,只有交给自己的师父惟念大师,才能有办法祛除。

他虽然让两个小家伙暂时摆脱入魔之苦,可是自己却变成了一个极为吓人的双面妖僧。

他身体右边,聚集着蛮荒神力,故而无比粗壮,神力难当。左边身体,则蕴藏着噬魂血云,所以肤色殷红如血。

宝历已经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的人,尽管他也曾是一个有自知之明的人。不过,有自知之明,首先也还要清醒。

他自己都不清楚,什么时候能清醒,什么时候又是糊涂。更多的时候,都是半清醒,半糊涂。

他只知道,他在尽量清醒的时候,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至于入魔之时,他也就无法自制了。不过,此刻他身上同时聚集着两股神力,再加上龙相般若功,所以无论他是清醒还是入魔,天底下都暂时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他没有杀人,更多的还是因为自己尚有一丝善念。

丐帮弟子,自然都不是他的对手,甚至于打狗大阵,在宝历的神力面前,也是不堪一击。

不过,他这几天的一切行为,却都被一个人看在眼里。一个同样十分厉害,但是又对他很好奇的人。

宝历功力高强,终于还是暂时摆脱了众人的追捕。

他刚想找个地方歇息,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息逼近了自己,但是并没有很强的杀意。

“出来吧!你跟了小僧好几天了,何必还要躲躲藏藏。”宝历淡淡说道,似乎早就知道他是谁。

夜色中,一人缓步而出,身上悬着两柄宝剑,剑鞘上分别刻着“涅火”“斩雪”二字。

是双剑罗佑东。

他竟一路跟踪着宝历和尚。

“你为什么跟着小僧?”宝历问。

“老子只是好奇,你这个魔头,怎地会突然发起了善心?所以老子好奇,想看看这你个秃驴在搞什么明堂。”罗佑东只有一个爱好,就是出口必骂人,不骂人便不爽。

如果,面前有能得到自己尊重的长辈,或许他还能注意一点。可如果是生人,或者是敌人,亦或是半生不熟之人,他便都要开骂。

“你跟着小僧?就只是为了这个?”宝历问。

“是的。你以为老子还想干嘛!死秃驴。”罗佑东骂道。

“那你就继续跟着吧!小僧还有要事去办。”宝历说着,转身便要走。

“小秃驴,你还没告诉老子,你这么做,是为什么?”罗佑东还是想知道答案。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