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剑中影 > 第807章 三大禁地

“是啊!人是不行啊!可是他不是人,是兽人,是妖啊!是妖,就连猛兽也怕,毒虫难侵,想死也死了。不仅如此,这客栈外,还有另一只人鬼,也活了好几年了。他全身中了蚂蟥毒,连野兽都不敢吃他,所以一直在山里游荡。”曹音又补充道。

关于这只鬼,第五行其实见过。他们刚到狂癫客栈门口之时,这只鬼还曾想袭击他们,但是被不死婆婆赶跑了。

“这只鬼我见过,刚来之时,他还想袭击我们。”第五行道。

“是啊!可你如果是人,无论你武功多么高强,想在山里安全过上一夜,都根本没有可能。”曹音这样说,是认定自己也不行了。如果曹音都不行,那武功比他低的第五行,也自然也是不行了。

“刚才大嫂说,马月疯要将沙大哥扔进狂殿,这狂殿是什么地方?”第五行想起一事,于是又问道。

“狂癫?呵呵!话说这狂癫客栈,有三大禁地,分别是癫山、狂殿和虫洞。”曹音回答。

“这都是些什么地方?”第五行更加好奇道。

“癫山,就是后面这座山,据说山里生活着各种神兽,但是没有人知道真假,因为几乎没人能上去。”曹音说着指了指身后的大山。

“狂殿呢?”

“狂殿,就是我们正在去的地方,也就是前面那座宫殿。这里,据说镇压着许多威震江湖的魔教大魔头。因为他们被关得太久了,所以一旦见到活人,便会吃了他们。进入狂殿的人,除非你是成魔之人,或还有机会可以活命。好人进去之后,却是一个也没活着出来过。”曹音说着,两人已经快到狂殿门口了,只见门口此时早已经有许多人在围观。

“哦!原来是这样,那么这虫洞,定然是山里所有厉害的毒虫聚居的洞穴了!”第五行似乎已经明白过来。

“没错。不过,没有这么简单。这虫洞,据老人们说,是三大禁地中最可怕的地方。传说,虫洞之中,被古人镇压着一只千年不死虫王。如果这只虫王被放了出来,那么群虫立马便会从天下各地云集在它身边,然后听它号令,竟而对人发起攻击。也就是说,如果虫王出来,就会天下大乱。”曹音说得很认真,一点也像开玩笑。

“世上还有这种怪物?”第五行似是不信。

“呵呵!别说你不信,我也不信。”曹音笑道。

“你说,这三大禁地,几乎没有人能去,那意思是不是说,其实还是有人去过咯?”第五行听话,显然是细察入微,只又开口问道。

“当然有。”曹音回答。

“谁?”第五行追问。

“祖奶奶!”曹音说完,第五行和曹音都立时愣住了。

就好像曹音,竟也被自己的话给吓住了一样。

两人说着,已经来到了狂殿门口,只见那马月疯马大爷,昨天晚上还像要死了一般,现在却已经生龙活虎,只将沙海龙绑得像个棕子一样。再一看沙海龙,已是满身伤痕,屁股也开了花。

沙海龙本来身上有伤,睡了一觉起来,虽然没那么痛了,但还是行为不便,也自然敌不过蛮牛一般的马月疯。并且他还尚在睡梦中,便已经被马爷给绑了。

此时,狂殿的大门,已经被马月疯打开了,若不是财叔和其他人在一旁阻拦和劝说,只怕马月疯早已经将沙海龙扔了进去。

第五行早已看出,财叔的武功其实也不弱,但是他看起来似乎也害怕马月疯,足见这个马月疯,本事应该还是很大的。

可是,据第五行对天狼帮的听闻,天狼帮这几年被江湖正道消灭殆尽,已经没有什么像样的高手了。他只听说师父提起过惟一一位天狼帮魔头,就是张雨年轻时的天狼帮帮主——雪山邪狼白飞雪。只是这个魔头,在四十年前正邪大战之时,已经被正道高手联手击败,然后江湖上便再没有这个人了。据说是被正道前辈,因禁一个神秘的地方。

以此推断,雪山邪狼白天雪如果没死,现在也应该跟财叔年纪一般大,这大汉才五十多岁,显然不可能是白天雪。

“马爷,你真地不能这样做!”在场之人,只有财叔敢说话。

“财叔,你就不应该救我!”马月疯却反怒道。

“呵呵!马爷,你反而也死不了。那我救不救你,其实不也一样么?”财叔赔笑道。

“这一次,万一你不救你,说不定我就死了。还有这家伙,没事管什么闲事?他既然不想让我死,那我就让他死。所以,我必须把他扔进去!七天之后,他要是能活着出来,就算他有本事。”马月疯却还是不依不饶道。

“哎!马爷,你此言差矣!上一次,你在杀猪客栈,被人用银制大刀砍开了肚子,那都没死成,这次吃几根筷子,怎么可能死呢?”财叔越发客气地劝道。

第五行,这才知道,这人便是被杀猪客栈砍了两刀都没死的人。他那天重新去住白店,第五行三人刚好在场。只是当时他们不认得此人,如果不是财叔提醒,第五行还真没有想起来。

“财叔,这家伙刚来,不懂事,难道你也不懂事么?你明知道我是来寻死的,都已经死了六十七回了,却来没死成。这六十八回,你居然还救我?哼!我看你真是老糊途啦!我今天必须将他扔进去,财叔你要是想救他,那就用你自己来换。你要不让我扔他进去也行,那我就把你扔进去。”马月疯恶狠狠地恐吓财叔道。

果然,财叔听得马月疯说要将他扔进去,他便当真有些怕了,也就立马闭了嘴,不敢再说半个字。

“马爷,不要为难财叔,我来换!”这时,第五行听了,便立马高声说道。

“居然又来一年不怕死的,连马爷都敢惹。”人群之中,早有人轻声耳语了。

“这人和那叫花子是一伙的,他们刚来,当然不知道马爷的厉害。”另一个人回答。

“你是谁?”马月疯却不认得第五行,于是问道。

即便马月疯昨天晚上参加了第五行的婚礼,但是很奇怪的是,他竟然不认得第五行。原来,他本来是去参加曹音的婚礼,可是在婚礼上只一心求死,便和人猜鱼刺吃筷子,而且其间他大多数时候,都是故意猜错,目的就是为了输得更多,吃更多的筷子,好让自己死得快些。于是乎,他竟然都没有注意到,婚礼中途其实连新郎都给换了。

当然,对于一个一心想死之人来说,其实除了死亡,再没有任何东西能引起他的注意了。

http:////

。_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