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噶 > 武侠小说 > 剑中影 > 第904章 借力起势

白举凡先本来还很主动,这一下位立马变得被动了。

他见对方剑法极快,于是横身一退,却才刚好躲过这一剑。可是对方的剑法绵绵不绝,一下过后,又便立马向他刺来。白举凡心中大骇,只横身一闪,先是躲过一剑,接着便立马回刀,可是他刀还来没来得及回招,胸口已经传来阵阵凉意。

白举凡低头一看,自己的胸口,早开出了一道一尺长的口子。并且,他甚至连对方是如何出剑,也都没有来得及看清,他自便已经中了招。

这时候,白举凡才终于知道痛,再起挺刀去战,却是半分气力也没有了。

“受死吧!”花佥一剑刺去,直取白举凡心脏。

“铛”又是一声合,却是一个中年男子替白举心挡了一剑。

“双剑?罗佑东?”花佥看这个身悬双剑,于是半信半疑道。

“正是老子。”

“这是嵩山派的事,你也要管?”花佥问道。

“是江湖不平事,老子就管。”罗佑东说着,宝剑便已经向他对方刺了过去。

花佥也不示弱,两个“铛铛铛”连对了二十余剑,却居然不分胜负。

“好剑法!”鬼二也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竟然可以跟罗佑东拼上二十余剑,而仍然不落下风。

花佥却也不服输,剑招变得更加凌厉,只接向罗佑东抢攻过去。罗佑东的剑法,却是十分稳定,防守得十分严密。可是花佥却还分明看见,对方还有一柄便宝剑没了,而这柄宝剑,或许才是对方最大的杀招。

花佥既然知道他的名字,也就知道这人很是厉害了。因此,他也并不想再与这人纠缠,于是一剑将罗佑东逼去,却趁机转身想要逃走。

罗佑东以为他要逃,于是正要去追是,却发现他突然一个折身,只一剑刺中了白举凡的心脏。

“哎!大意了!”罗佑东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杀出一个回马枪。罗佑东再一看白举凡,自然是活不成了。这是花佥再飞身跃下楼去,早逃进人群中去了。

罗佑东也飞身追下去,只是才追数步,却发现这花佥跑得比兔子还快,而且又熟悉路径,片刻间便逃得不见了人。

罗佑东再回酒馆,鬼二这些人却也立马不见了。

花佥事情办成,也不想节外生枝,于是便趁机逃走了。

师父只是让他对付天远镖局,却并没有让他与罗佑东纠缠,所以他自然要离开了。一切事情都很顺利,只是为什么会凭空杀出一个双剑罗佑东,花佥却并不十分明白。

花佥一路回山,走到半途,忽然有四个男子从对面走了过来。

花佥心思缜密,早看见这四人,便是刚才他在洒馆里碰到了那几人。

花佥刚走近四人,突然拔剑对着四人问道:“为什么要路着我。”

“想让花老弟,带我们去见你师父。”鬼二回答。

“你们是谁?”花佥问道。

“在下毒兽峡鬼二。”鬼二回答。

“哦!你们为什么要见家师?”花佥问。

“因为,我们有共同的敌人。”鬼二回答。

鬼二此时现在终于发现,少林寺真正的敌人,却是一心在想坐大的嵩山派。于是鬼二便将计就计,欲要跟嵩山派结盟,一起对付少林派。

嵩山派是想打倒少林派,然后吞并他们,在嵩山一家独大。毒兽峡只是要那两个小家伙。

花佥闻说,便再也没有多问,直带着他们上山而去。原本罗佑东为了保护唐中,所以一直跟着鬼二等人。此刻被这一件事一搅,也就立马失了鬼二等人的行踪。

“师父,有人想见您!”花佥带鬼二等人来到嵩山派练功房外说道。

“你不是知道,我一般不见客么,怎么还带外人上山来?”梅闭烈问道。

“不过,这几个人,师父最好还是见见!”花佥说道。

“为什么?”

“他们是毒兽峡的人。”

梅闭烈闻说,只停了往片刻,然后地说才说道:“哦!那让他们进来。”

“是,师父。”

鬼二这时却地师弟们说道:“你们在外面等着。”

他说完人,便一个人进去了。

既然知道对方喜好清静,那自然是少一点人进去最好,鬼二这些小事,倒还是办得很讲究。

“晚辈毒兽峡鬼二,见过梅前辈!”鬼二自然二分客气地说道。

“呵呵!你认识我?”

“不认识。不过早就听起来前辈大名,今日有幸得见,自是万分荣幸。”鬼二回答。

“你为什么要见我?”梅闭烈问道。

“因为,咱们两家,有共同的敌人。”鬼二回答。

“呵呵!大言不惭,你知道我有什么敌人?”梅闭烈似乎有些不满。

“晚辈斗胆一猜,如果猜错了,还请前辈勿怪!”鬼二回答。

梅闭烈甚是冰冷地说道:“但说无妨。”

鬼二只得直言:“咱们两家的共同的敌人,是少林派。”

“呵呵!笑话。我嵩山与少林,向来一家,你休要挑拔离间。我等两家是名门正派,你毒兽峡你南疆蛮派,所以你们毒兽峡,才是我嵩山派与少林派共同的敌人。”梅闭烈大声叱责道。

然而,鬼地却并不十分惧怕,而只是仍然淡定说道:“此一时,彼一时。敌人和盟友,也会在不同的时间,发生不同的变化。不知前辈认为,晚辈可说得有理。”

“哈哈!没想到啊!鬼道子这个榆木疙瘩,也能教出你这般圆滑世故的弟子,你还的确是不简单啊!不过,照此看来,鬼道子这是在养虎为患啊!假以时日,他要是不防着你,只怕迟早栽在你这小子手上。”梅闭烈口气略带不屑道。

“梅前辈说笑了。晚辈对师父,可是忠心耿耿,前辈还请不要胡乱揣测。”鬼二仍然十分淡定。

“此一时,彼一时。师父和徒弟,也会在不同的时间,发生不同的变化。不知你认为,老夫可说得有理。”梅闭烈居然学着鬼二的口气说道。

“呵呵!晚辈这点小心思,自然瞒不过前辈啊!”鬼二保得笑道。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