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噶 > 武侠小说 > 剑中影 > 第926章 败局已定

比武较艺,讲究以武会友,点到为止。

即便是两位素不相识的武者,第一次比武过招,一般都会留有三分余地,出招不会太狠。外人尚且如此,同门之间比武,那自然更应该手下留情才对。

可是,这个号称嵩山派掌门大弟子的花佥,一出手却极为狠毒,招招都是杀招。虽然,他和对手阿海并不认识,但对方毕竟也是嵩山派的外支传人。如果真并了派,也就一样是同门了。同门较艺,一出手就如此狠毒,立马又引来了旁人许多的非议。

首先抗议的,自然是天翔帮的人,其次还有众多少林弟子。少林派本来就是被强行逼着来合派,许多人心中都有不服。此时看嵩山派的人出手狠毒,更加不像是善类,也就立马开始抗议起来。

幸好,阿海的武功也十分不错,并且还在花佥之上。花佥虽然出招狠毒,但是却还丝毫点不到上风,顿时又立马引来众人的嘲讽。阿海于是趁势反击,使出十字修罗剑,剑招突然变得凌厉起来,花佥的剑法只懂是进攻,却不知防守,忽然间遇到比自己更加凌厉的剑法,反而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阿海一使出十分修罗剑,立马占尽上风,花佥纵然全力抵挡,但已经败相立现。

花佥敌不过阿海的十字修罗剑,于是急退数步,待阿海剑招攻来,却突然放出数枚毒针,直向阿海胸口打。

“暗器!小心!”冷天翔一听,立马高声提醒道。

阿海反应倒也不慢,他见暗器袭来,竟然没有惊慌,而且剑招急变,挽出两个十字剑花,“叮叮当当”数声响,剑身上火星四射,那几支毒针早被宝剑打飞。

“好卑鄙!竟然暗器偷袭。”修苦禅师此时也忍不出声骂道。

先前,修苦禅师正是吃了嵩山派的亏,所以才对嵩山派十分不满。他本来只是一个闲野和尚,只因在法觉里下了将近一个月棋,便引来了嵩山派掌门梅闭烈的忌恨,所以他心中定然是不爽的。

不过,阿海这人行事的风格,就是一个字,稳。一如他的剑法一样,都是稳中求胜,绝不急进。纵然花佥诡计多端,但还是没有占到任何便宜。只是因为被毒针阻了一下,他的十字修罗剑才没有跟上。

花佥却终于得到喘息之机,剑花再次急速跟进,又向阿海进逼过来。这一次,花佥的剑招更加凶狠,全是你死我亡的搏命招式。如果阿海想要反攻,便免不得会两人都会俱伤。阿海自然不想跟他拼命,而且又要提防他再次放出毒针,于是只能暂时离花佥稍稍远些,仅用高超的剑法跟他纠缠。

可是花佥却完全不要命一样,竟然无视阿海的剑法,只向阿海全力拼杀过来。那架势,简直就是要同归于尽。

常言道:不会武功的,怕会武功的;会武功的,怕乱来的。

阿海纵然剑法高招,众人都已经看出,他早已技压花佥一筹。大概花佥自己也觉得没有什么面子,所以便想出了这拼命的方式,以图挽回自己的面子。

只是花佥虽然想搏命,但是阿海却并不想。并且防守和求稳,就是阿海的长处。对方策略变了,阿海也不笨,策略跟着也变了。阿海的十字修罗剑,突然全部剑走偏锋,却是专门攻击花佥的侧后方,并不与花佥的拼命招式硬拼。

这样一来,花佥每一剑刺来,都是想要搏命,却都立马扑了个空。反而是阿海趁机躲过他的搏命招式之后,十字修罗修却立马侧击一两招,也是打得花佥防不胜防,无心应付。

本来,花佥才刚刚凭借毒针夺回了一些优势,却又立马因为阿海的避实就虚、不与硬拼的策略被扭转,再次落了下风。

初时,阿海只能侧击一两招,因为花佥变招也很快,剑锋很快便掉转过来。可是阿海的十字修罗剑,也是变化多端,花佥被多次侧击,却反而有些顾不过来了。阿海再次扭转战局,十字修罗剑却是专走偏锋,不攻正面,花佥此时更加狼狈,突然被阿海给压制住。他现在甚至都已经无法正确判断,阿海的下一次进攻点在哪里。因而他只能立在原地被动挨打,又无法及时洞察阿海的进攻路线,所以连暗器也是接连放空,根本起不到太大作用。

梅闭烈见状,脸色也是更加难看。他一直视为心腹的大弟子,此时却被一个无名路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纵然他夺得掌门之位,面子上也失了很多光彩,所以他的脸色又如何能不难看。

“着!”阿海却依然是稳中求胜,只闷喝一声,终于一剑将花佥挑落在地。

众人一看,却只见阿海的虎口受了轻伤,不停地在流血,除此之外并无大伤。显然,阿海已经手下留情了,但是他却也已经胜了。因为花佥的宝剑,已经被阿海打落在地。

任你剑招如何凶狠,只要你手中没了剑,便再也无法凶狠起来。

花佥还是不服,仍然想拾剑再战,但是可能连梅闭烈自己也忍不了,不想他再在给自己丢人现眼了,于是便说道:“够了!花佥,你已经输了,退下!”

其实,花佥的落败,众人早就已经看出来了。如果不是他用毒针接连偷袭阿海,让阿海有所顾忌的话,只怕他早就败下阵来了。

梅闭烈看到现在这情形,也着实对自己十分不利。并且,他还忽然有了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现在就算是三派合为一派,说话的人却又更加多了,而且还有一个一直和自己做对的大师兄冷天翔。如果真是合了派,别说自己没有当上掌门,就算是当了新的嵩山少林派掌门,许多事情上,可能很大程度还会受制于少林和天翔帮两派,反而没有不合派之时,自己一个人在嵩山派高高在上来得洒脱。

当然,他心里也清楚,这就是惟念这个老秃驴的诡计。

他自己是出家人,碍于面子,不好和自己来争掌门之位,所以才搬出自己的大师兄来对付自己,也是够阴损的招了。

:。: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