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噶 > 武侠小说 > 剑中影 > 第954章 临别赠牌

第五行本是来打探火邪宗的底细的,但是他现在似乎已经知道自己想知道的,所以也就不再那么留恋此地了。

当然,他原本还想去试探一下火邪宗派来的那几个东瀛倭人,因为这些人极有可能就是倭寇。只是他换了身份,便再没有人认识他们。事也凑巧,东瀛人无缘无故竟然与马月疯打了起来,并且还败了马月疯。

他们谁胜谁败,第五行其实都并不关心,第五行却只是发现,这些东瀛人会一套比较厉害的阵法。这阵法也许单挑之时,并无大用,但是一旦大批人马列阵厮杀之时,却是大有用处。第五行看出这点,也就似乎知道自己想打探的一些东西。

倭寇之所以不好对付,一方向是因为他们的确行踪飘忽,不容易被人发现。另一方面,可能也跟这套阵法有关。因为这阵法极为极讲究配合,所以几个人之间一旦配合得很默契,便是十几个人,一下子也不能近得这三人身前。

第五行看穿其中奥妙,于是立马便决定要离开。如果被东瀛倭寇知道他们是来打探消息的,反而还有些不好。

只是,还有两件事情,可能暂时还让他们很难离开。一件就是沙海龙要的解药,不知道财爷什么时候才能醒合好。另一件事,却是这狂殿的大门,还有四天才会打开,第五行也很想知道,他们究竟能不能将释天魔救出来。

能不能将人救出来,其实对第五行很重要,因为他第五行还要进去救幽幽姑娘。

现在,也只能等了。

沙海龙去问财爷,财爷说至少还要三人,那也就刚好。拿到解药之后,第二天狂殿大门就应该要开了。

并且,据客栈小二说,马老头的船,可能也至少要五天才能到来。

剩下这几天,第五行和沙海龙为免惹事,于是便很少再出来走动。偶尔出来一下,也是三人一齐,在夜里出来看看夜景。

第五行也已经将此事告知了曹音,并让他转告不死婆婆。

可是没想到第三天时,也就是沙海龙刚刚拿到解药之时,曹音却突然来对白店对第五行说,不死婆婆想要单独见他。

第五行于是只得先将事情告知芝芝和沙海龙,然后再随着曹音去见不死婆婆。

“第五行见过婆婆!”第五行来到曹府,率先请安道。

“音儿,你先出去,老身和第五少侠,要单独聊两句!”不死婆婆说道。

“好的!祖奶奶!”曹音说着,便关上门出去了。

“婆婆要见晚辈,不知有何吩咐?”第五行问道。

“你应该也听说了,进来这里的人,一般老身看不眼的人,都不会跟他见面。今日老身单独见你,那自然也是觉得第五少侠与众不同了。这面领牌,你仍然拿回去,还给任逍遥。”不死婆婆说着,便又将先前第五行带来的那一面任逍遥的令牌,还给了第五行。

“好!只有这件事么?”第五行接过令牌,便立马又问道。

“当然不是!你们和任逍遥,当真要去对付火邪宗?”不死婆婆问道。

“是的。现在任老阁正在联系江南各派,并且朝庭也已经在训练官军,这次定然要准倭寇一网打尽。”第五行十分肯定地回答。

“一网打尽,谈何容易?”

“事在人为。”

“就算你们胜了,也多半是惨胜。我四个徒儿之中,只有火邪宗,最像我。武功修为,行事风格,也与老身最接近。你们想要对付他,还和多花点心思。不过,老身却可告诉你们,谁可以帮你。”不死婆婆终于松口了。

“还请婆婆明示。”

“这人就是,天行剑狂笑月歌。”不死婆婆回道。

“狂笑月歌?他向来狂来独往,只怕他不会管这江湖闲事吧!”第五行有些质疑道。

“你去找他,他会帮你的。”

“婆婆为何如此断定?”第五行问道。

“凭我是他师父。”不死婆婆淡淡回答。

“狂笑月歌也是您的弟子?”第五行一听,更加目瞪口呆。

他先前已经知道,不死婆婆有三个弟了,分别是曹阳、火邪宗和释天魔。刚才又听他说人,她有四个徒弟了,第五行还没有来得及问,不死婆婆,却已经说出,他这第四个徒弟,正是天行剑狂笑月歌。

如果看来,这婆婆还真是高深莫测,因他的四个弟子,全是武功极为的大人物。只是狂笑月歌与另外三人年纪相差较大,似乎并不是与他们一起拜的师。不过,这也已经不重要的了,因为现在可以确定的是,狂笑月歌的确是他的弟子。

“没错,他就是老身第四个徒弟,也是最小的弟子。”不死婆婆回答。

“谢婆婆指点。”第五行于是立马感谢道。

“还有,你身上的五行真气,迟早会给你带来大祸。你可知道?”不死婆婆又问道。

“弟子已有些心理准备,只是不知道这五行大劫,究竟然会是怎样?故而晚辈也一时间无法做出对之策,所以苦恼。”第五行回答。

“呵呵!世事,总不会一番风顺的。老身也有一面牌要给你。”不死婆婆说着,便当真再给了他一面令牌。

第五行接过令牌一看,只见上面的谮语是六个字:不入魔,不可入。

第五行看了,却有些不解,于是又问道:“婆婆,这是什么意思。”

“你先收着,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死婆婆回答。

从字面的上面意思来看,是只有自己入魔之时,才可以再次进来。可是第五行又不好多问,于是只得辞了不死婆婆,重新回到客栈之中。

第五行狂殿之门打开,并没有任何人活着出来,东瀛人自然都很失望,第五行也很失望。

不过,却有一个人不关心有没有出来,因为他是要进去的。

这个大步走进去的男人,便是马月疯。

明天,马老头的船便要来了,他们必须赶紧离开,回去向*报信。

这一趟,第五行总算没有白跑,不仅打探到了消息,甚至也知道了一些关于自己身世的事情。

可是知道太多了,反而是苦恼。

第五行现在就是这样的苦恼。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