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剑中影 > 第1175章 盟无好盟

无论是江湖,还是军国大事,只要关系越发复杂,而敌人又过于强大,那么许多势力之间,就会结盟。

结盟,一是可以壮大自己的实力,二则也可以让自己暂时少一些敌人。至少在明面上,自己身边的盟友,暂时就不会是自己的敌人了。

可,盟友之间,更多的时候,还是互相利用关系。因此,同盟不会永远是铁板一块,并且盟友随时都有可能背叛你。

虽然盟友的确会让自己实力大增,但是随之而来的,也就可能面临盟友的背叛。这盟友之间,故而也少不了防人之心。

同盟一般看来越是强大,里面各种牛鬼蛇神之间的花花心思,也就越发繁多,只有他们自己心中知道。至少,盟友之间,一定有着共同的利益,所以才能暂时结盟。可是世间的利益关系,往往又在随时变化,因此盟友间的关系,也会随时变化。

盟友,随时都有可能变成敌人;敌人,也有可能会变得朋友。

这次抗倭大会,几乎算得上了一场中原武林大会般的存在,因为江湖上有名望的大门派,几乎都来了。大多数江湖正道,还都认为对付倭寇,乃至江湖义举,因此也就自然来追随着逍×遥×阁。更重要的是,参加这样的义举,不管你出力多少,至少你能在中原武林之中,得到一个好名声。

其它门派赶来参加抗倭大会,任逍遥也觉得奇怪。可是惟独这盛志强,却突然也来参加抗倭大会,倒着实让人没有想到。

因为前一刻,盛志强还几乎站在逍×遥×阁和武林正道的对立面,下一刻却突然来参加抗倭大会,着实让人有些惊讶。

并且,之前运河帮和几个小门派之中,还有人死在盛志强的手上,并且多半被他吸尽功力而亡。

“盛小儿,前几日,是不是你杀害我们车**车舵主?你要给他偿命!”运河帮帮主余天谋率先站出来怒问道。

运河帮虽然名气不小,但是实则势力还不算小。运河帮向来一直在运河上南北纵横,生意也是做得十分红火。只是运河帮向来以生意为主,很少过问江湖之事。如果不是之前因为郑安与倭寇之间发生了些事情,余天谋今天可能都不会来参加抗倭大会。

前面才损失了一个舵主郑安,最近却又折了一位舵主车**,余天谋也是有气无处发。

“这位是不是余帮主么,怎么?车舵主被人害啦?是何人所为,前辈定然帮余帮主将凶手缉拿归案!”盛志强却是装模作样道。

“你少装蒜,凶手就是你!”余天谋怒道。

“这种话,余帮主可不要乱说!你说我杀了车舵,可有证据?又是否有人看见?”盛志强反问道。

车**死时,只留下一具尸体,既没有人看到凶手,也没有找到任何证据。只是他们后来发现,和气门上下的死状,与车舵主几乎一模一样,而和气门的凶手就是盛志强。由此推断,车**也自然是死于盛志强之手。

其实大家也都能猜到,这盛志强短时间内武功大进,无疑是用非常之法,习练了古怪武功,功力才会如此高强。可是偏偏大伙儿来还真没有证据,根本就无法直接指证盛志强。

盛志强昨晚与梅韵师太交手,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办法,就突然将梅韵师太激疯,以至梅韵师太莫名其妙跳崖。

可是梅韵师太跳崖之后,任逍遥等人不仅没有找到尸体,甚至崖下连一点坠落的痕迹也没有发现。以至于任逍遥直接断定,梅韵师太根本就没有坠落到崖底,而多半藏于崖间某个地方。至于梅韵师太究竟在哪里,任逍遥等人还当真不知。

这真的是生不见人,死不见人。

盛志强能激疯梅韵师太这样的高手,足见他的武功当真已不可同日而语。或许可以说,他已经得到了父亲盛凌人的真传。

“证据,我的话就是证据!”江湖中人,大多都是粗犷之人,没有那么许多讲究。

一言不合,便用武功来说话。

武功,才是武林中最重要的东西。

“余帮主,这可有些太不讲理啦!”沈玲玉这些突然开说话。

“你是谁?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余天谋并不认识沈玲玉,他只认识肖玉蓉。此时见沈玲玉与肖玉蓉分立盛志强左右,也就断定她的武功,顶多也就和肖玉蓉相似。

“这抗倭大会,是武林正道的义举,怎地还有不让人说话的道理?”沈玲玉反驳道。

余天谋自觉理亏,言语上说不过,并且自己手下,也的确没有铁证。于是余天谋怒吼一声:“盛小儿,拿命来!”

昨晚,盛志强突然出现,但也只是与梅韵师太等过了几招,便逃入树林之中去了。

余天谋和他的运河帮一样,虽然名气不大,但是武功不弱。他能掌管运河帮这一个不大不小的门派,也当真是有自己的本事的。

余天谋昨天倒是看到了这盛志强的武功,可是他前几日才害了自己的人,现在却还要光明正大来参加抗倭大会,这无疑于在自己的头上撒尿一样。这样一口恶气,余天谋如何忍得?

士可杀,不可辱!

余天谋再怎么说,也是一帮之主,如何要能让人这般羞辱?

因此他此时怒不可遏,飞身一掌便向盛志强先来。

肖玉蓉见状,刚才出手接招,不想却被居然被盛志强拦住。余天谋是一帮之主,看来盛志强是打算亲自动手了。

并且,盛志强练成了这古怪的春香锁阳功之后,几乎便很少与人动手。即便和别人动手,也从来都是借助手下的力量。

就好像现在自己的手下,便与自己完全成为了一体。余天谋的掌法不弱,功力也很深厚。盛志强武功纵然很强,也一样不敢有太过大意。于是盛志强轻扶衣袖,只见地面尘土飞扬,一道气劲直袭余天谋而来。

余天谋自然知道圣气功,但是他居然没有畏惧,掌法迎难而上,与那圣气功劲力一碰,尘土四散飞扬,立马逼得众人掩耳附鼻,灰头土脸。

余天谋接了一掌圣气功,竟然没有落入下风,也着实是出人意外。要知道这圣气功可是梅韵师太以及圣殿盛凌人的成名武学,二人师出同门,都是昆仑派祁永森的弟子。自他们二人成名以来,在江湖上便几乎少有敌手。

然而这余天谋作为运河帮的帮主,看来还真地并非是浪得虚名。盛志强也有些瞧人有些小看余天谋,他轻轻拂袖,以为可以击退任逍遥,不想余天谋竟然轻松化解,而且还立马突进来到自己身前。

盛志强也是大感意外,自然不敢再轻敌。他刚才止住肖玉蓉,就是想以余天谋为例,然后斩将立威,重新树立自己和圣殿在江湖上的威信。至于说余天谋,一是为了替车**报仇,便更多的是为了争口气。

如果盛志强就这样大摇大摆来到了抗倭大会,自己却屁都不敢放一个,那真地丢人丢大了。

他作为一个运河帮的大牌主,手下的舵主死在别人手里,他都不敢去报仇的话,那以后运河帮在江湖上,便再也没有面子了。他现在替手下出头,即使是败了,也不太显得太丢人。余天谋的掌法很快,而且变化莫测,而圣气功则是以势压人,两人的武功路数完全不同。可是盛志强圣气功再强,但是他连出出招,不仅不能压住余天谋的气势,而且竟然连他一衣角也没碰到。

这余天谋一向以生意人的身份行走江湖,几十年前都未曾显露自己的武功。就连跟他比较熟的任逍遥,也不知道他的武功,究竟是高是低。

“师公,这是什么掌法?怎么这般怪异,招式变化,简直匪夷所思!”黄济山毕竟年轻,有很多武学都没见过。

“这是诡谲掌?”任逍遥回答。

“诡谲掌,我怎么没听说?”黄济山还是不知道这是什么武功。

“呵呵!当然了!师公也只是听说,还从未亲见,据说是运河帮历代祖师的不传之秘。”任逍遥回答。

“哦!原来如此!”黄济山这才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听说过这门掌法,原来是运河帮的独门武功。

江湖之中,但凡能一直屹立于江湖之中的武林门派,定然有它的独到之处,也自然有它的立派之基。

诡谲掌便如名字一样,就以变化诡谲著称。余天谋此时不仅掌法怪异,身法走位也同样神鬼莫测。盛志强纵然有圣气功护身,但一时间竟然有些手忙脚乱,显然他根本不太适应这诡谲掌。

余天谋的掌法不仅变化极快,而且威力也一点不弱。

盛志强连发出数掌,都无法与余天谋正面交锋。若论内功,余天谋自认还无法与盛志强硬拼,毕竟盛志强这些天,已经吸纳了许多高手的内力,内功在江湖上已少有敌手。只是圣气功纵然势强,但是变化却稍有不足,如果一旦气势上压不住对手,还真地会容易被人击破。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