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剑中影 > 第1180章 再相见

高手相争,看似无形,实则暗流潜涌。

然而,唐中却暂时并不关心空地之中的比试,似乎他已经预料到了结果。他现在要做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就是把他发现的一些情况,告诉自己的亲人。

因为唐中隐隐觉得,圣殿的出现,定然是预谋的,而前后真正掌握圣殿的人,才是最大的威胁。

人,很多时候被人暗算,就是因为我们没有看清敌人的真正面目,亦或者说,我们根本就没有分清,谁才是真正的敌人。

显然,包括任逍遥在场的所有武林好汉,都认为现在抗倭大会上的潜在威胁,就是圣殿尊主盛志强,可是唐中却偏偏认为,沈玲玉才是真正的幕后主脑。

至于沈玲玉想要达成什么目的,唐中暂时还不清楚。不过,他必须尽快将这事情告诉爷爷,让他警惕这个女人。

然而,他现在还暂时不能让爷爷看到自己,害怕勾起他的伤心事。况且,他现在除了对卫嫣和第五行,稍稍有了一些印象之外,对于其他人,仍然是一无所知。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就怕就是假装亲密。

夫妻之间一旦假装亲密,就表明他们之间,可能要劳燕分飞了。亲人之间假装亲密,多半他们已经面和心不和了。

唐中只能去找自己的妻子卫嫣,因为卫嫣已经知道,自己其实还活着。

卫嫣既然发现了自己,索性他们之间反而能更坦然地见面了。

现在唐中并不了解卫嫣,唐中知道自己还在人世时,似乎并没有像唐中预想的那样胡闹,反而还是尊重自己的选择。

也许,卫嫣早已经习惯,在处理自己与唐门之间的关系时,将自己当成一个外人来处理。

卫嫣此时挤在人群之中,认真看着空地之上的比试。卫嫣现在的武功,说高不算高,但是说低也不自低。他练武才不到一年,唐慕公甚至认为,卫嫣很多地方,已经胜过了自己的四个儿子。至少,卫嫣有一点做得很对,就是对唐门武学,并不是囫囵吞枣,照单全收,而是有选择性地习练,选择更适合自己的武功,来苦心修炼。人的精力,总是有限,贪多不得。

卫嫣凝神注视地比武的两人,不提防身后突然伸来一只手,直接将她拽出了人群。

卫嫣正在好奇之时,却发现身后拽自己的人,是自己的丈夫。

可是卫嫣现在看见唐中,感情却有些复杂。虽说他名义上还是自己的丈夫,但实则却好似又已经不是自己的丈夫。之前,她一直很期望唐中尽快回到唐门,可是如果现唐中回来的话,那么他在外面那个妻子和孩子,也一定会回来,到时自己只能离开了。因为真到了那一步,她便再也没有任何理由留在唐门了。

更让她头痛的是,她竟然已经答应了爷爷,要接任唐门门主之位。如果到时唐中回来,还带着自己真正的妻儿,那时情况也一样会很尴尬。

卫嫣看着唐中,心里有许多话要说,但是却一句也说不出口。又或者说,他想说的话太多,一时间不知道从何处说起。

心有语,而嘴无言。

这便是世上最大的尴尬。

“你......”

“我找你有事!”卫嫣本来想率先打破尴尬,但是唐中立马打断她道。

“哦!什么事?莫非,你想通了,要跟爷爷相认?”卫嫣也是直接问道。

唐中听说,也觉得有些尴尬,只得说道:“不是!我是想告诉你一件事情,然后请你将这件事情再告诉爷爷知道。”

“你怎么不自己对爷爷说?”卫嫣略带失望地问道。

“这......”

唐中一时语塞,卫嫣只得又问道:“你究竟在怕什么?”

唐中想了一下,只得老实说话:“说实话,我现在都还想不起,爷爷到底是谁?”

他这句话,本来很矛盾,但是从他口说出,却又反而显然不那么矛盾了。他已经知道那个老人,就是自己的爷爷,但是他却又想不起他是谁。因为“那人是他爷爷”这件事情,他是听别人说的,而自己却一点想不起来。

世间最可笑的事情,就是所有关于自己的所有事情,还要别人来告诉自己,自己才能知道真相。唐中并不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因为他已经从很多地方确认,惟念大师告诉他的事情,全部都千真万确。并且,这惟念大师本来就是少林高僧,也没有可能在这件事情对他撒谎。

“你这是借口,你只是在逃避!”卫嫣却反驳道。

借口也好,逃避也好!也许卫嫣的确是说对了,但是唐中认为,自己现在的确还不能与爷爷相认。

至少,自己必须先处理好,自己的另一个妻子。

唐中现在也糊涂了,并不知道哪一个,才能算是真正的妻子。

这世间,很多人都认为,人可以为了爱情而活。可是往往最后却都发现,自己只能为了自己而活。爱情,在生活面前,更像一种奢侈品,有自然更好,没有也并非完全不可。因为我们最后找到的那个,与自己那个白头偕老的人,并不一定就是自己真正最爱的人。

当生活渐渐现实,人终究会选择将就。

“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待。不过,这件事情,的确很重要。”唐中迫切地说道。

“说吧!什么事?”卫嫣也不想逼他,于是问道。

“那盛尊主的内功,并不是自己的,而是借于别人的。”唐中说道。

“怎么可能?”卫嫣也不敢相信道。

“你相信我,我不会看错的。”唐中信心十足道。

“好!那你说,他的内功,是借于谁的?”卫嫣倒是很了解唐中,并没有过多质疑唐中。

“那个妇人!”唐中指着沈玲玉道。

“沈玲玉?”

“没错!”

“据说,他的武功不是很高啊!”卫嫣也说道。

“那都是表面的,实际上现在盛尊主的功力,全是都由她在背后操控。”唐中不置可否道。

“你的意思是说,现在沈玲玉才是真正掌控圣殿的人?”卫嫣问。

“可以这么说!”唐中答。

“好啦!我知道了!”卫嫣很淡定道。

“你一定要将件事情,告诉爷爷!”唐中见卫嫣说得很勉强,于是又叮嘱道。

“我知道了。我做事,你还不放心?”卫嫣反问道。

“哦!那我回去了!”唐中说着,便转身打算要走。

“站住!”卫嫣突然叫住他道。

“还有什么事?”唐中反问道。

卫嫣想了一下,然后问道:“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么?”

唐中听说,身体突剧烈颤抖起来,但是并没有转身,卫嫣也看不见他的表情。唐中愣了片刻,这才说道:“你好好保重自己。”唐中说完这么一句,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唐中不敢回头,因为他怕自己再一回头,就永远也离不开自己的妻子了。

人们常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可是很多人却并不知道,人要承认一个极大的错误,并且还要尽力改正,不仅要承受巨大的心理折磨,而且也会付出许多外人完全想不到的的代价。甚至有很多时候,一个意志不怎么坚定的人,永远也无法面对和改正自己的错误。犯的错误越大,要去面对和改正的勇气,也就要更大。

卫嫣看着唐中离开,也并没有伤心。对于她这一生坎坷的女人而言,伤心从来不属于自己,勇敢才是。

无论如何,她就必须勇敢面对。她料想,丈夫一定有自己的苦衷,不然他绝对不会狠心丢下自己。

卫嫣之前嫁给傻子唐中,虽然也有些无奈,但是至少她有一点可以断定,就是唐中的确对她很好。据她对唐中的了解,唐中一向对她言听计从,刚才他说“我会给你一个交待”,其实已经包含了许多信息,也算是他给自己的一个承诺。

人活着,最好能分清楚,什么人可以相信,什么人又是虚情假意?

卫嫣可以确信,现在的唐中,仍然可以相信,因此他的话,也自然能相信。

卫嫣于是走到爷爷耳边,小声对爷爷说道:“爷爷!好像盛尊主的武功,有些不对劲!”

卫嫣只能故作神密说道。

“有哪里不对!我怎么没看出来?”唐慕公满是疑惑地问道。

“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总觉得盛尊主背后,好像有人在指挥着他一样。”卫嫣并不敢像唐中说的那样直白,因为她说的太直白,以爷爷的聪明才智,一定会怀疑自己。昨天晚上,爷爷甚至都在怀疑,给任逍遥送信提示他的人,可能就是自己孙儿唐中。因为当世之中,爷爷只见过一个可以看穿一切世间事物本质的人,那个人就是自己孙儿唐中。

“背后有人指挥?”唐慕公不是一般人,他是当今江湖之中,最强盛势大的唐门掌门。这样的高人,一般不需要别人把话说得太明白,他便能看出万端倪。

果然,唐慕公仔细观觉了一下盛志强,只觉他的内劲,时强时弱,而沈玲玉的右掌五指,却好似在弹琴一样,竟然在以诡异的节奏跳跃着。

“沈玲玉!难道是她?”唐慕公立马反应过来,小声说道。

卫嫣见爷爷看出真相,也就不在多言,仍然装作一知半解似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