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剑中影 > 第433章 漏网鱼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a.com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溪流潺潺,蜿蜒东流。

这条小河虽然不大,但是水流却稍稍有些急,只“哗啦啦”地流个不停,湍急处不禁泛起水花,还打着河心的乱石“啪啪”作响。

河面两边都是树林,倒也林丰草密,风景独好。

在一处转角的河滩,堆放着许多河石与泥沙,却全都是上游河水冲洗过来的。因为这河滩是小河转向的低洼之处,故而河水流得很慢,所以许多附近村庄的女人,便都喜欢到此处来洗衣服。

此时,河边并没有女人洗衣服,但却躺着两个人,半截身体都泡在水中,而且还都扑倒在地,显然已经昏迷多时。

正巧,一个妇人刚来到河边,便看到两人躺在此处,还以为是两个死人,早吓得大叫一声,丢了衣盆便跑了回去。

或许是妇人叫声之故,早把其中一个提胡刀的汉子惊醒,他只缓缓挣扎了起来,却原来并不是死人。那人用胡刀勉强撑起,却见旁边还躺着一人,于是便拖着沉重的身体走了过去,只用尽全力将那人推醒。

那人也果真不是死人,被提刀的汉子推了几把,也便醒了过来。这个人手中也同样拿着一件兵器,也是一把大刀,但并不是胡刀,而是一柄地道的大砍刀,比胡刀更长更大,分量也更加沉重。

“师父,我们这是在哪儿?”提大砍刀的汉子问道,说的话却是胡语。

“我也不知道。”提胡刀的人回答。

这两人正是先前被王景浩追杀,情急之下跳河逃走的索乐康与赫高。索乐康原本的一条秘计,到现在却弄成这样的结果,自己所带的胡人勇士,除了他和赫高之外,全都被官兵捕杀。索乐康想到此处,顿时伤心欲绝、追悔莫及。

先前盛凌人曾经跟他说过,叫他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本来他也没打算乱来,但在一个偶遇的情形之下,却让他遇到了落单的朱芝芝。因为他顾念扎勒的安危,所以便想劫了朱芝芝来进行交换,可是偏偏机事不密,暗中却被来寻仇的蛇形剑顾松现,自此一败涂地,几乎损失了所有手下。若不是他和赫高跑得快,又有扎勒死命掩护,他们根本连跳河的机会也没有。

他们两人都是北方胡人,因此并不擅水性,若不是这河流不算宽大,河水也根本不深,他们两人只怕便已经被淹死。

“其他人呢?”赫高又问道。

他问这话,其实自己也已经知道了结果,因为他们根本就是一起逃出来的。如果说他有什么不知道,那师父也同样不会知道。他之所以还是要这样一问,只是希望给自己留一丝幻想。

可是他的幻想,很快便被师父打破:“都不在了,只胜我们两个了。”索乐康回答。

赫高早知答案是这样,因为自他们跳河之时,身后便已经没有了同伴跟来,这些人既便不死,也都已经被抓了。

眼下他们两人势单力孤,正是两眼一抹黑的时候,也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这时,小河上游传来官兵搜寻之声,显然是冲着他们两人而来。

“先别说这么多,赶紧离开这儿。”索乐康说着,便与赫高简单搜寻了一下自己遗失的物品,最主要的是却是寻找随身而带的火石。

江湖汉子,出门在外,其它什么东西都可以没有,惟独不能没了火石。又尤其是在这样寒冷的夜晚。他们两人本来都带着火石,但是却只有索乐康找到自己的,赫高的根本不知丢到哪里去了。

“算了,不找了,赶紧走吧!”索乐康见上游人声越来越近,于是立马催促道。

两人不敢停留,只飞也似着逃离河滩。他们才刚走不久,这时上游一个女人便带着官兵搜寻了过来,然后远远指着河滩说道:“就在哪儿!”

众官兵过来一看,却是一个人也没有,妇人不禁好奇道:“怎么回事?刚才还在这儿呢!官爷,奴家真地没有骗你们。”

“我又没说你骗我,他们一定是逃走了。”一个军官说着,便又带着手下四下里搜索去了。

女人见状不禁有些疑惑,还以为自己见了鬼,但也没有想太多,只任旧洗自己的衣服去了。

索乐康初一醒来,本来还都十分疲惫,但见到官兵追来,却又立马来了精神,只拼了命地奔逃,一口气便跑出了十余里,见已经听不到官兵的声音,这才停下来歇一口气。

虽然两人都会说汉话,但语气却并不是正宗的汉人口音,他们知道官兵夜里一定会加紧搜索,于是不敢去大道上找客栈,而专门往山谷幽深之处逃走。

终于,在天色将黑之时,他们找到一个漂亮的溪谷,不仅有地方可以落脚,还可以捉鱼来充饿,正是理想的去处。

溪谷之中,两面被绝壁夹住,另一边则有一面瀑布直落九天,下面正好又是一汪清潭,绝壁之下还有干净不受风雨之处,里面的石壁正好可以休息。

两人见这里的确是个好地方,不仅地方优美,而且还可以暂时落脚容身,于是便打算在这里过上一夜。

两人休息了一下,赫高便去找来干柴升火,而索乐康则去溪潭之中抓鱼。赫高刚将火升好,索乐康的鱼也已经捕来,却是两尾一斤多重的鲤鱼。索乐康立马将鲤鱼开膛破肚,取净了内脏,然后就在火上烤了起来。

虽然两人死里逃生,但却并没有一丝喜悦之情。相反,他们两人心中,却都尽是悲伤。

索乐康出来之时,一共带了四十五名胡人勇士,可是几仗下来,便只剩下了他们师徒两个人,连他另一个好徒弟扎勒,也都惨死官兵之手。想到此处,索乐康便是咬牙切齿,心中又恨又怒。若不是他机事不秘,而且过于冲动,也不会弄成现在这个局面。

此时此刻,索乐康和赫高都不禁流下泪来,而且还都唱起了家乡的战歌。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再铁血的汉子,也都有他柔情的一面。只是当每个人各为其主之时,却都往往只能看到对方凶狠的一面,而且还会忽略许多其它美好的东西。

魔鬼高兴时也很善良。

便是魔鬼,也必定有他高兴的时候,也同样有他们善良可爱的一面。

索乐康倒并不是个无情无义的凶残之徒,只是因为种族原因,或许他对汉人从来就没什么好感。边关之外,他的部落与汉人打个不停,其实并没有谁是谁非之故。胡人经常突入汉人领地抢掠,但汉人官兵也照样喜欢偷袭胡人部落,掳掠他们的牛羊,奸淫转卖他们的妻女。在边关,许多汉人富绅家中,都有许多女性胡奴,差不多便都是这样来的。官兵们先去劫掳,有了收获,然后再转卖给有钱的、亦或是有需要的人。

故而,这些种族矛盾,实则根本没有谁对谁错之分,亦或是战争本身,从来就是一个最大的错误,谁也没有理由怪罪别人,惟有厮杀才能解决一切。

然而,战争毕竟不是解决冲突最好的办法,可和平的办法,却又几乎得不到任何人的支持。因此,在战争到来的一刻,还必然会产生另一样东西,那就是仇恨。

要先化解战争,先就得消除仇恨,而这种根深蒂固的种族仇恨,并不一两天、三言两语便能化解的。

索乐康失去许多同伴,于是一怒之下杀了申阅,还重伤了韩香,然而这并不能消除他心中之恨,却只是让他更加悲伤。

有些人,他一出生,便只能为了战争而活,或许他们根本就不想这样,但他们也没有任何办法。因为,他们从小能看见的,便只有战争。

索乐康从小在胡人部落中长大,他们不仅要提防汉人偷袭,自身内部也是冲突不断,部族之间经常互相厮杀,而且从来不讲任何情面。每次战争下来,便多半会失去许多亲人和朋友。索乐康的父母,便都是死于部族之间的战争。也因此,他从来就是一个战争机器,在他战争之中,他从来就是一头野兽,谁也无法让他转性。

不过,在生活之中,他却又是一个铁血柔情的汉子。他在乎身边的每一个同伴,这往往会使他陷入内心的无比煎熬之中。有战争,就必定会失去战友,而每一次失去,便都是一种煎熬,亦如今天这一战,他一下子便失去了十八名同伴。再加上先前刺杀皇上,以及被韩香偷袭,总共便损失了四十三位与他同行的勇士。这在他临行之时,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的。他原本的计划,便是将他们全部安全地带回部落。

索乐康这样想着,心中不免悲伤,于是这才唱起了自己部落的战歌。

歌声慷慨悲壮,但却又不失铁血柔情,只悠悠地传向远方,似乎便要传到他的家乡,然后向他的家人报平安。

可是,他更多的同伴,却根本报不了平安,只能埋骨他乡了。

“师父,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歌声毕,赫高这才问道。

“回去!”索乐康看了看天,十分坚定地说了两个字。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biquga.com笔趣阁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