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噶 > 都市小说 > 重生明星音乐家 > 第1922章 小灶

一般下午的课程是到五点半,可在同学们的强烈要求下,到点后让他再多加半个小时。

秦放歌也是这时候才想起拿出手机来,“那我先发个短信让晚点上菜……”

同学们都哈哈乐,现在他们也不说请他吃饭这回事,华夏音乐学院就这么大点地方,他在那吃和什么人一起,甚至每顿吃的什么饭菜估计全校师生都知道的。全世界也都知道秦放歌是个大吃货,邱敏她们也不敢多耽搁他吃饭的时间,半个小时就是极限了。

秦放歌自己其实还好,他笑说很喜欢大家的学习热情,也让他们无比请钢琴伴奏老师吃饭。

多半个小时的小灶时间,够他多指导两个同学的声乐练习。这个也真是每个人都不同,不能完全一概而论。而且,还分男中音、男高音、女中音、女高音。高音部的比中音部的多两个,秦放歌这家伙居然是通过男中音考进来的……他倒也有为男中音争气,《唐璜》这样的歌剧中,唐璜就是男中音来着。

只是现在大家印象最深的还是他的男高音,各种媒体也热衷炒这个,无非是男高音最有噱头,还有highc这样让人不明觉厉的名词,再加上世界第一的名头,想不响亮都难。

秦放歌现在到学校来,基本也不是来上学,而是当起没工资的老师,指导同班同学是这样,指导其他女生也都如此。

六点的时候,秦放歌才去食堂吃饭。

这会跟他一起吃饭的姑娘又换了,韩薇和谢晓娟黄静王紫梓几个。

龙雪瑶回去她父亲那吃晚饭也看看她弟弟,她有买些小礼物回来给他们。她小提琴独奏,在哪练习都差不多。她这次旅行出门很久没回去,也蛮想念家人的。当然,她自己还是习惯住她一直住的地方,照顾她生活起居的陈阿姨也都把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就等她回去呢!

韩薇谢晓娟上午练琴没赶上,晚餐就不想错过,黄静和王紫梓两个则是纯粹来蹭饭吃的。一般完全没课没排练的情况下,王紫梓是回家去吃饭的。住校的黄静按她的话说就是“到处流浪”,哪有好吃的往哪去。

她们陪秦放歌吃饭也是有任务的,就是吃完饭之后让他这个秦指导做得名副其实。

行程也都帮他安排好了的,等下去指导她们排练,就这,王紫梓还觉得特委屈呢,“我们这样的青春美少女,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可太惨了!”

黄静也叫苦,“可不是嘛!也就我们乐团在别人休息的时候还要排练……”

她们也知道秦放歌抽不出其他的时间来,但嘴上还是要说说的。他这晚上的时间还要留给钢琴系的两位学生,吴泓芹和肖雨然,邓红梅这个钢琴系教授也会全程在场指导。

肖雨然这姑娘昨天回来之后就刻苦练琴找手感乐感,也由不得她不拼命,外出旅行这些天都没办法练钢琴,邓红梅教授又是以要求严格闻名的。

邓红梅的想法是,秦放歌对她们实在太宽容,她要再不严格点的话,学生们不得上天呀!

晚餐自然还是要吃好喝好的,秦放歌这消耗特别大,从精神到体能都是,连休息时间都没多少。吃饭的时候,也是他少有的能休息片刻的时候。就这,他也不怎么敢玩手机,要不然也是会有事情找上他的。

吃好饭后都没什么时间休息,散着步去老教学201教室已经是不错的放松。好在有“青春美少女们”作伴,秦放歌的精气神一直相当充足。

而他能留给她们的时间也并不多,在201教室里只呆了半个多小时,七点半之前,就去了综合楼那边吴泓芹的琴房。好在韩薇她们拉他来也是物有所值的,吴亦芬教授这会没在,他的话似乎也多了起来,哪怕揭她们的底,指出她们需要进步的地方,她们也都是特别高兴的。

左书琴这个大姐头还说什么,“就怕找不到不足的地方,让我们大家都觉得已经够完美了呢!”

滕舒婷才没她那么客观,在她听来,她们的演奏距离完美差得不是一点半点。她苦恼的是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在最短的时间内,提高大家的整体演奏水平。

秦放歌这个指导和顾问的作用也就在这时候体现了出来,他虽然也还是一贯的强调细节,特别是在她们相互配合的时候。需要她们每个人精准到每一个点,特别负责高音部的唢呐,以及低音部的低音提琴,这是最为明显的。

作为乐队基石的四个二胡手,她们的默契配合,更是需要坚持不懈的练习。好在她们的二胡可以随身携带,这次外出旅行的时候,加奈子和黄静她们也都有一起练习,培养更深的默契。

秦放歌也没多留恋她们这“温柔乡”,临走的时候,还被戏精附体的女生们一顿演。

他去到吴泓芹琴房的时候,肖雨然和邓红梅都在那了。

打过招呼寒暄几句,邓红梅教授也难得的关心下他们这次旅行玩得开不开心。

秦放歌笑着说还好,“就是小雨玩得没我们洒脱,心念念着不能练钢琴,只能借别人的乐器练习。”

邓红梅哪里不知道他这是在为肖雨然开脱,她本来一直就觉得秦放歌对她太好,不够狠心。要知道,人骨子里其实都是想要安逸懒惰的,不逼紧点,怎么能成就一番事业?她倒也没有追究,玩都玩了这么久还能怎样?

肖雨然倒也聪明,回来后就拼命练琴,有这样的态度,邓红梅就很高兴。当然,她也是会一直监督的。

她这两个得意弟子,吴泓芹是她从小带到大的,跟她相处的时间,甚至比她自己的儿子女儿还要长。特别她家子女不成器,根本就不走音乐这条道路,邓红梅更是把对钢琴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吴泓芹身上。

吴泓芹这姑娘也确实争气,也特别能吃苦耐劳。每天雷打不动的十个小时左右的钢琴练习时间,就绝不是一般人能坚持得下来的。

这次国庆假期也是如此,她的字典里,似乎就没有放假这回事。在肖雨然跟着秦放歌还有其他姑娘们出去玩耍的时候,吴泓芹依旧坚持着高强度的钢琴练习。

“对我而言,练琴就是放松!钢琴的世界无比广阔,我也不需要去其他的地方找寻……”秦放歌也没少劝她可以减少点练琴时间,多出去走走看看,放松心情之类的,可她根本不为所动,执著得很。

听起来颇有些“不疯魔不成活”的意味,但秦放歌他们都知道的,吴泓芹这并非是强迫症,每天都要练琴那么多长时间才肯罢手。她是真正喜欢钢琴,并沉迷其中,她也能在钢琴上,找到属于她自己的乐趣。

吴泓芹每天花这么多时间在钢琴上,如果只是单纯枯燥的练习,肯定坚持不了这么久,哪怕习惯使然也是一样。

邓红梅这个钢琴演奏家和教育家,从小教她的时候,就教导她要做到真正喜欢和热爱钢琴,享受音乐艺术的美好。练琴的时候,也并不是做简单的机械练习,只为增强肌肉记忆,大部分学生都是这样做的。

她要求吴泓芹,每练一次琴都要有所收获,不管是成功的还是失败的,要想想为什么要这样演奏,情感表达,技术特征,演奏风格等等都做到心中有数。

邓红梅也有要求她认真仔细的分析钢琴作品,可她终究只是个演奏家,而并非作曲家。

等秦放歌成为吴泓芹的指导老师角色后,他也为吴泓芹的练习和演奏带了新的改变。

首先是,她的主要练习和演奏作品,都变成秦放歌的创作的钢琴曲了。这和她之前二十来年所练习的钢琴作品,还是有所差别的。这无疑也是好事,抛开那些比较功利的因素不谈,秦放歌的这些作品,为她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

每一首钢琴曲都是一个全新的世界,等待着她去发现,并找到其中珍藏的各种宝藏。

吴泓芹从小练就的扎实无比的基本功,在他这里,也被继续强化甚至是升华。这当然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但勤奋刻苦的她早已完成。

秦放歌是最强调细节的,吴泓芹和肖雨然两个“青年钢琴演奏家”都深受他的影响。还有一点就是,他作曲家来着,他最大!

他也教她们从作曲家的角度对作品进行细致深入的分析,作曲家们写在曲谱上的任何一个符号,都是有其意义的。

当然,还有更多更深层次的东西,是隐藏在曲谱之中的。这也给了演奏家们进行“再创作”的空间。他自己并不想束缚她们的思想,特别对于肖雨然这个生性就爱展开天马行空联想的学生,更是持鼓励和支持的态度。

但肖雨然的灵动,也是建立在她夯实基本功,对曲谱本身有足够理解的基础上。并不是让她由着性子乱来一气,这方面,邓红梅教授负责指引大方向,也是保证她不会跑偏方向。作曲家曲谱上标注的东西,都还是要遵循的,这是根本。在这样的框架之中,再进行她的“再创作”

就像“自由”,也是相对的一样。倘若人人都自由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他也是没办法得到真正“自由”,可能你的自由就被人家的自由给干掉了……

照旧还是先指导吴泓芹,考察下她这些时日的练习成果。然后,秦放歌再针对她不足的地方,进行指导。

这是一个长期而艰巨的过程,吴泓芹也根本没想着一下子就跟他那样,成为世界最顶级的钢琴演奏家。一步步来,一点点进步就好。

就拿最基础的,他所创作的“十二平均律钢琴曲集”来说,吴泓芹每天都会练习两个小时。而每次练习,她也总是能有新的收获。这钢琴曲集一共有四十八首,每天轮换着练习,倒也能保证一定程度的新鲜,不至于让人觉得每天都练习同样的作品,而心生厌倦。

秦放歌早就给她们做过现场的示范,他在演奏这样复调和赋格的时候,在吴泓芹眼里,简直堪称完美。他所演奏出来的,不同声部的音色,相互之间的关系,都处理得天衣无缝。

她自己在练习起来的时候,这样相互对照之下,感受更是无比深刻。

邓红梅教授也早就于要求,在吴泓芹和肖雨然练习新曲目之前,先对曲谱做分析研究,曲式结构,和声,节奏等各方面。简直比写论文还要详尽,但这样带来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

她们可以通过对作品的分析,更深刻的理解作者的意图,这些,也都是她们在演奏的时候,可以用到的。

用邓红梅的话来说,“要做到成竹在胸,才有可能把音乐演奏好,这只是最基础的东西。”

光是纸上谈兵肯定不行,眼高手低的情况在各个领域都不少见。

怎么办,练呗!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她们钢琴演奏系的,本来就需要大量的练习。她们学习钢琴的历史,也就是这样一步步走过来的,没耐心和恒心的,根本进不来华夏音乐学院,很多学钢琴的学习早早就放弃了。

每天半个小时的练习时间都不到,哪怕考了业余十级证书,跟专业的差别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哪怕音乐学院附小的学生,就完全可以轻松吊打业余钢琴生。

秦放歌这货则完全是个意外,纵观他在这个世界的轨迹就知道,他从小虽然也有练习钢琴,但却是和声乐一起练习的,而且还是以声乐为主的。他这钢琴水平能这么高,完全是得益于他卓越的天赋。

钢琴还不明显,看看那些他很晚才开始学的乐器,不管是小提琴,还是其他民族乐器。他这进步之神速简直让人发指,到现在,他都可以指导那些教过他的“老师”了。

都说学无先后,达者为先。

秦放歌完全用实力说话,邓红梅这个教授都特别认可,更遑论她的两个女学生了。吴泓芹跟他认识的时候,他就已经深不可测,也越发没什么疑虑,全心全意跟随他这个导师的步伐。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