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噶 > 都市小说 > 重生明星音乐家 > 第三百二零章 席间

秦放歌他们到锦绣酒店的时候,做东的徐新怡一行人还没到,不过陈玉墨根本不着急,反正座位已订好,带着秦放歌几个直接过去就好。

秦放歌也不客气,跟着走就好,几个女孩子则在后面窃窃私语,说什么明星请客难得之类的话。潘琳娜还叫陈瑜珊以后成名了不要忘记她们,请吃个饭什么的,陈瑜珊只笑说她们肯定更早。

坐下没两分钟,徐新怡一行人就到了,除了张志文之外,还有个蛮帅气的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席晚晴居然也在其中。

当然,今晚的女主角还是徐新怡,她穿着套比较素静的蓝白学生装,留了长长的刘海,让她整个人显得年轻了很多,青春漂亮,但又有种怀旧的感觉。

如果不是熟识的人,一眼怕是很难认出她来。

徐新怡一来,就过来和秦放歌他们打招呼,并说抱歉,“路上堵车耽误了时间,让你们久等了!饿了吧!”

秦放歌笑,“没事,我等下多吃点,你别心疼钱包就好。”

“才不心疼身外之物,能吃是福!”徐新怡冲他温柔地笑笑,感觉整个人都清纯了不少。

然后,徐新怡又跟左书琴她们表示欢迎,还说,“时间太紧张,匆匆就赶了过来,来不及换衣服,在你们这些真正的学生面前扮嫩献丑了。”

左书琴笑道,“怎么会,这套衣服相当符合你的气质,感觉好漂亮纯净。”

徐新怡笑着说,“年纪大了,就想重温一下学生时候的美梦。”

潘琳娜说她也没大她们几岁,还问她是不是在mv里也是这样的造型。

徐新怡点头说是的,潘琳娜就说这样的造型,mv拍出来应该相当不错。

然后,徐新怡又跟陈瑜珊打过招呼,还说有机会要多向她请教,陈瑜珊连忙说是不敢当,秦放歌却要她不要客气,只把陈瑜珊慌得不行,徐新怡说她在歌手方面是前辈,需要跟她多学学。陈瑜珊毕竟是正儿八的科班出身,这功底,比徐新怡这个玩票的强太多了。

然后,几个女人聊在一起。

秦放歌则过去和张志文打过招呼,张志文还笑着跟他说,“新怡这小丫头也是缠人得很,多方面发动关系,逼我出山,让我重拾多年的老本行。”

秦放歌笑道,“老将出马,一个顶俩。这次新怡的mv,拍出来肯定特别有感觉。”

张志文却说,“就简简单单拍了下,还是看后期的制作处理。”

秦放歌说,“简简单单,以情感人就是最好的。”

张志文点头说他也是这样的想法,《甜蜜蜜》这首歌曲的mv,想拍出太多的新意和东西来并不容易,而且观众不见得肯买账,把其中的情感把握好,拍出甜蜜唯美的画面感来,就是最大的成功。

闲话几句之后,张志文又帮忙介绍了另外几个给秦放歌认识。

席晚晴就不用多说,老相识了,和秦放歌点头笑笑就是了。mv的男主角也是个帅哥,见到秦放歌也热情和他打招呼,“你好,久仰大名,就是没机会得见庐山真面,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秦放歌笑,“都知道我是火星来的了。”

那帅哥做了自我介绍,“我叫曹晶华,新怡的大学同学,也是她强拉我来拍这部mv,要你做主角,拍的话就更好了。”

秦放歌道,“你们更有默契,我也不会演戏。”

徐新怡转过来听了他们的对话,还问曹晶华,“怎么,你不乐意帮我?”

曹晶华笑着说,“怎么可能,只是感叹一下罢了!”

徐新怡瞥了眼秦放歌,“也是怪我自己没本事,请不到他,要不然的话也不会劳你大驾……”

“这是我的荣幸……”曹晶华呵呵笑,脾气挺不错,徐新怡和他说话也比较随意。

然后,张志文又帮着介绍了摄影灯光给秦放歌认识,一个个过来都表示久仰,最近段秦放歌实在火但又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让大家越发好奇,向他打听一下想要知道的事情。

左书琴和潘琳娜几个也不管秦放歌,凑一起聊天。

席晚晴坐过去到她们那边,跟左书琴说要借秦放歌用段时间。

左书琴很大气地笑着说,“行啊!到时候完璧归还就行。”

席晚晴笑得也很灿烂,“少不了他身上一块肉,保证完璧归赵。”

潘琳娜则八卦起,问张志文导演是不是还给三国杀拍了广告片。

席晚晴说是的,要不然她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光是徐新怡的mv,想请张志文导演还是有点难度的。

潘琳娜猜测请张志文出山,肯定席晚晴也出力不少。

然后,席晚晴还关心起她们接下来几天的安排来。

左书琴说是除了排练音乐就是玩了,也没什么事情好做的。

“那还好!”席晚晴笑着说,“我们是真的要借秦放歌两天的,新怡还要多学学这首歌才行。这丫头好胜心强,什么事情都想做到最好,偏偏秦放歌也是个要求高的。”

陈瑜珊点头说秦放歌要求高她最有体会,她还偷偷望了他那边,发现他们男人聊得也挺起劲的。“这首歌曲其实也还好,演唱难度不算太高,主要还是看感觉,要把甜蜜的味道唱出来并不容易。秦放歌肯定有研究,到时候听他的就好。”

左书琴她们也有自己的看法,徐新怡却是让大家点菜,张志文说随便,秦放歌无所谓,陈玉墨随便点了两个,其他男人都很谦虚,女士们倒是叽叽喳喳地讨论吃什么,席晚晴能给出很中肯的建议。

然后几个女人围坐一边,徐新怡因为要找秦放歌商量事情,就坐他旁边,席晚晴挨着她坐下来。秦放歌另外一边则是张志文,不过这会就没聊工作的事情,而是闲谈一些事情。

比如燕京最近一些动向什么的啊,主要还是艺术娱乐相关的。现在提倡节俭,反对铺张浪费,一些晚会节目会被削减费,或者干脆就是被停办了,对文艺工作者来说,当然不会是什么太好的事情。

秦放歌对此并不感冒,反正他也不爱出席什么晚会之类的。但他还是表示关心,好歹他也是搞艺术的嘛!

徐新怡也说,原本好几个安排好的,邀请她去参加的节目,有的取消了,有的要降价,还有的要求个别人一起合演什么的。徐新怡自己觉得特没意思,干脆就不去了,反正她不差那点钱和影响力。

然后,徐新怡还问起,几台重要的晚会,比如中秋晚会,国庆晚会,春节晚会什么的,会不会也要缩小规模。

张志文说应该也是要的,不过这些晚会本来报酬就不多,歌手明星上去主要还是考虑影响力的。

张志文还说,秦放歌这样年纪轻轻就无欲无求的,也是少见得很。他也用不着操心这些事情,哪怕是其他人挤破脑袋想要得到的东西。

徐新怡就说他是没时间去操心这些,光搞创作就需要耗费太多的精力,还有,她还想请秦放歌帮她提高一下演唱水平,“我自己唱得自己都听不下去,你就做做好人好事,救救我吧!”

席晚晴也证实,“新怡已很努力了,可能是因为没有找到正确的方法,你就帮个忙,指导她一下好啦!也是你自己的歌曲,她要唱得不好,你也多没面子不是?”

徐新怡听得在旁边直点头,“就是就是,应该不会太耽误你的正事吧!”

张志文也说,“这回电视剧背景音乐这边,交稿时间比较长,你应该抽得出时间来的。帮帮她好了,她拍mv和广告片的时候,都一直在念叨这事情,生怕你不答应。我当时就说,秦放歌肯定不是那么小气的人!我没看错你吧!”

秦放歌呵呵笑,“我答应还不行吗?”

徐新怡连忙谢过他,“就知道你最好了!”

“这还用说吗?”席晚晴也乐,“不过新怡的基础在你看来,跟不会唱歌的没什么区别,对她得多点耐心,不许发火哦!我们也会好好照看她的。”

秦放歌笑,“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孩子,谁会舍得发火?”

徐新怡扮可爱,“可是我很笨的,基础又不好!”

秦放歌说,“肯听话就好!”

席晚晴呵呵笑,“新怡还不快谢过秦老师,听秦老师的话,保管你变高手。”

徐新怡点头保证道,“我肯定会用心听,用心唱的,绝不让秦老师失望。”

秦放歌笑,“感谢你们帮我过了老师的瘾。”

席晚晴却当面拆穿他,“你不是也教小雨和陈瑜珊的吗?还有那个不肯去柯蒂斯音乐学院,一心要跟着你学钢琴的女孩子?”

“教你们责任更重大!”秦放歌依旧谈笑春风。

席晚晴就叹,“看来我们还是太笨了。”

徐新怡替他说好话,“她们都是专业的,我们不能比。晚晴姐也跟着他学东西呀!”

席晚晴笑道,“我就觉得他弹钢琴特别好听,以前也学过,想要重新捡起来,还不知道他肯不肯教呢!我老了,可没你魅力大。”

徐新怡连忙拉住她的手说,“晚晴姐一点都不老,不知道多少男人为你倾心呢!秦放歌,也教教晚晴姐好不好?”

秦放歌点头说,“没问题,这可是值得鼓励的大好事!音乐能陶冶人的情操,弹钢琴也能让人沉静下来,晚晴姐你平时忙忙碌碌的,晚上回去之后,有时候就坐下来,安静地弹会钢琴也是相当不错的,能让你远离世俗烦恼。”

席晚晴点头,“就怕我钢琴基础太差,入不得你法眼!”

秦放歌笑,“自己弹钢琴,重要是心境,又不是和谁比赛谁弹得好。”

张志文在旁边夸秦放歌说得好,“不管是欣赏音乐还是自己演奏音乐,最主要的,还是契合自己的心境。”

说了没几句,菜就上来了,徐新怡也招呼大家开动,还笑着说,“都饿坏了吧!别客气,随便点。张叔叔曹晶华你们大家这些天都辛苦了,多吃点。”

张志文笑着让他照顾好秦放歌就好,其他人就不用她操心。

秦放歌还笑,“看来我这吃货的名头已远近闻名了。”

徐新怡还真放下明星的架子,给他夹了块排骨,让他多吃点。

席晚晴就笑她是在提前讨好老师,徐新怡说是尊师重道,大家都笑,就秦放歌脸皮厚,吃得心安理得。

曹晶华也笑着说羡慕秦放歌,“跟新怡吃这么多次饭,没见她主动帮谁夹过菜!”徐新怡拿眼瞪他,“我该夹菜把你嘴堵上的。”

曹晶华仗着自己距离她比较远,依然不惧,“堵上我也这么说!还有,注意下你的淑女形象。”

大伙笑更开心了,秦放歌还乐呵呵的,“看来我这老师当得真值,看在你这么有诚意的份上,就不收你学费了,免费传授你几招绝世武功。”

徐新怡也乐滋滋的,又伸筷子帮他夹菜,甜甜的说,“秦老师真好,来,再多吃块!”

席晚晴呵呵笑,“我是不是也该表示一下,好把我的学费也免了。”

秦放歌说,“心意到了就好。”

张志文开玩笑说徐新怡亏大了,徐新怡说这样才能表达她的诚意。

秦放歌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要将来成绩不好,你就真的亏大了。”

徐新怡说,“才不会呢!市场的事情太难讲,我只做喜欢的事情,唱喜欢的歌曲就好,其他结果什么的都不重要。”

秦放歌就笑,“只有你这种有底气的人才说得出这种威武霸气的话。”

徐新怡一副很委屈的样子,“没底气我也这样想的。”

秦放歌笑,“瞧,我看出来了,这就是你的底气,自信!”

徐新怡又不由得笑了出来,“还好啦,其实是比较自我,好在身边家人朋友都支持我。”

席晚晴笑着说也是因为她性子温柔可爱,惹人喜欢的结果。

一顿饭吃下来,就徐新怡秦放歌席晚晴几个这边最为热闹,左书琴和潘琳娜几个悄声说话,主要还是看热闹为主,看秦放歌这家伙左右逢源,享受得不行。张志文就没这样的待遇,看起来,他也没太在意。

至于曹晶华几个人,秦放歌的事迹已听得够多,在片场的时候,也不时听到徐新怡提起秦放歌,说他的好话。现在,他们则更多地惊叹于秦放歌那异于常人的食量,好像他就不知道饱似的,偏偏徐新怡这丫头,还乐得屁颠屁颠的给他盛饭添菜的,忙得不亦乐乎。

一顿饭吃下来,徐新怡根本就没叫什么酒,曹晶华和张志文陈玉墨他们也就乐得不喝酒,默契地不提这回事。他们出席的酒席实在太多,绝大部分时候,喝酒都是迫不得已,现在自然不会自找罪受。

等秦放歌吃好的时候,大家差不多都放下碗筷了。

徐新怡这个做东的还问,要不要加菜什么的。左书琴开玩笑说可以叫几个打包回去给秦放歌当夜宵,秦放歌无语,“左师姐你当我饭桶啊!又吃又拿的。”

徐新怡倒是认真考虑这个提议,席晚晴劝住她,“秦放歌自己晚上也没见饿着,倒是明天的伙食要提前联系好。”

徐新怡还问秦放歌,“要不要打包几分回去?”

秦放歌连忙摇头,还问左书琴,“还能不能一起快乐地做音乐了。”

左书琴和潘琳娜几个乐得不行,一个个都说可以的,必须的。

吃好饭之后,就准备散场,张志文他们那边忙碌一整天,秦放歌几个也差不多。

徐新怡说送秦放歌回去,席晚晴则跟左书琴说她们今天也辛苦了老接送秦放歌给他当司机也不容易,让她们这些新进学生表达一下对秦老师的敬意。

左书琴从善如流,还笑着跟秦放歌讲,“秦老师辛苦了,祝你早日桃李满天下!”

秦放歌笑,“我也希望如此!我小时候的理想就是像父母一样,当一名光荣而伟大的老师!”

潘琳娜奇怪,“不该是伟大的音乐家吗?”

“那时候哪懂那么多,都没开始学音乐就觉得老师好威风,也受人尊敬。”秦放歌说。

左书琴则说,“老师和音乐家并不冲突,很多伟大的音乐家都桃李满天下的。”

她还跟秦放歌讲,“秦老师,我看好你哦!”

大家都笑,潘琳娜还细数,其实她们姐妹从他这里,也学到不少东西,不知道将来会不会跟吴泓芹肖雨然一样,被她们的教授强迫写上师从秦放歌的履历。

想想倒是蛮有意思的,而大家也一致认定,秦放歌这个老气横秋的家伙,确实是当老师的料,而且是那种最不讨人喜欢的那种。

秦放歌也故意板起脸来,让她们早点回去休息,可惜没人怕他。

左书琴还是和徐新怡她们慢慢打过招呼之后,才开车载潘琳娜回去。

张志文他们那边自己回去就好,曹晶华临走前还过来跟秦放歌握手道别,说有机会下次一起合作,秦放歌笑笑就算。

最后离去的几个则是由席晚晴开车,载陈瑜珊秦放歌徐新怡几个去秦放歌的音乐工作室。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