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 > 第52章 你还有我

第52章 你还有我

    “喂,真不要了?”

    叶南弦见沈蔓歌赌气的样子,突然觉得好笑。婚后三年,他貌似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沈蔓歌。

    她一直都是对他小心翼翼的,甚至有些讨好,还会为了他的一个个人习惯而委屈自己,那种伏小做低,隐忍的仿佛受了气的小媳妇一般的老婆,如今不但脸换了,居然连性格都变了吗?

    还是说这原本就是她的性格?

    只不过因为曾经的爱让她迷失了自己?

    如果是这样,那么是不是说明现在的沈蔓歌心里已经不爱他了呢?

    一想到这个可能,叶南弦的心就很不是滋味。

    曾经那么深刻的爱,怎么可以说不爱就不爱了?

    况且他们现在还有了一个儿子不是吗?

    沈梓安!

    他和沈蔓歌的儿子!

    曾经以为不会存活的孩子,如今好好地出现在他的面前,而且还那么的优秀。

    叶南弦一时间无为参杂,说不出什么感觉。

    他下了床,将枕头递给了沈蔓歌,少了刚才的痞子气,仿佛又回到了五年前的那个冷漠疏离的样子,但是仔细看去,他又不太一样了。

    那双冷漠的眸子此时闪烁着别人看不懂的光芒。

    “给你,刚才闹着你玩的。你要是不喜欢我住在这里,我出去就是了。我就在走廊上,有什么事情你就叫我。你的腿是我的责任,不要觉得不好意思,不管你要怎么奴役我,我都毫无怨言,只希望你能过得随性一些就好。”

    叶南弦这些话迟了五年才说,他不知道现在和沈蔓歌说,沈蔓歌还会不会原谅他,但是总算老天爷还是给了他这个机会不是吗?

    虽然沈蔓歌的DNA检测还没有出来,但是他就是认定了她是他的妻!

    一张鉴定报告,不过是为了回头逼她回到自己身边的证据罢了。

    沈蔓歌的手紧紧地拽着床单,甚至没有动一下,好像真的睡着了,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此时她的心里是多么的不平静。

    从没想到叶南弦会妥协,更没想到他会为了顾及她而放低自己的身段,甚至委屈自己。

    难道就因为她不是以前的沈蔓歌了?

    还是说因为沈梓安是他的儿子,他对她有愧疚?

    不管是哪一样,今天的叶南弦都让沈蔓歌意外,也让她措手不及,猝不及防,甚至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情来面对他。

    曾经做好的计划,仿佛被突然打乱了,而她就像个茫然不知所措的孩子。

    身后传来叶南弦出门的声音,空气中好像也少了一丝他存在的压力。

    他真的出去了?

    沈蔓歌轻轻地掀开被子。

    房间里除了她空空如也。

    自己的枕头放在床的一边,上面好像还有叶南弦的温度。

    想起刚才的一切,沈蔓歌觉得像做梦似的。

    不对!

    一切都不对了!

    按照她的设想,叶南弦那么警惕心强的男人,五年前又对她做了那么残忍的事情,如今她回来了,虽然换了一张脸,但是沈梓安的出现,以及她留下的拿下似四而非的证据,足以让叶南弦自乱了阵脚。

    或许他彻查了自己之后应该再次对她出手。只有这样,才能掩盖五年前他对她所做的恶行不是吗?

    而对于梓安,他要么丧心病狂的除之而后快,要么就会和她抢梓安的抚养权,可是为什么他不是这个样子的呢?

    为了应付这样的局面,她甚至准备了司法机关,甚至迫不及待的期待着叶南弦对她出手,也让人暗中保护着沈梓安。

    她不信这么多的饵跑出去,叶南弦会没有动作。

    可是现在的叶南弦是怎么回事?

    明明知道了沈梓安和他的身份,为什么只字不提?

    回国前她的确是想着让叶南弦爱上她,然后让他心甘情愿的捐献出自己的肾脏来救落落,最后她要抛弃叶南弦,让他也尝一尝被心爱之人抛弃的痛苦。

    她发誓,她真的是这么想的,可是在回国的那一天,在看到叶南弦的那一天,在叶南弦对待她的态度不同于五年前的那一刻,她沈蔓歌慌了,怕了。

    是的!

    她怕了!

    她悲哀的发现她抵挡不住叶南弦的柔情,更无法看到沈梓安身份曝光之后,面对亲生母亲对亲生父亲的那种决裂,所以就在几天前,叶南弦找人开始调查她和沈梓安身份的时候,她偷偷地改变了策略。

    她想要速战速决。

    只要叶南弦对她出手,她就直接送他入狱,然后不管他同不同意,她都会拿走她想要的东西。

    可是叶南弦现在算什么呢?

    一切都乱了!

    这个男人根本不按照她设定的剧本去走。

    沈蔓歌烦躁的要命,直接将枕头放在头下,却觉得有些不妥,再次将枕头扔到一边,盖上被子捂住自己,打算什么都不想,先好好睡一觉再说,可是叶南弦过敏的样子总是她的脑海里闪现着。

    她恨!

    她怨!

    恨自己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对那个男人有些心疼。虽然一遍遍的告诉自己,她想要他健健康康的是为了落落,但是一个人静下心来的时候,心口的揪疼是怎么都骗不了人的。

    她怨自己经历了一次生死,配上了孩子的一生,居然还是无法对那个男人真正的放下。

    沈蔓歌辗转反侧,无法入眠。

    她索性坐了起来,赤着脚下了床,一跳一跳的来到门口,从门缝里看到叶南弦那么一个高高在上的人,如今蜷缩在走廊的长椅上,身上什么盖的都没有。

    沈蔓歌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他这算什么?苦肉计?

    还真看不出来,叶南弦还有这个追女孩子的伎俩。

    沈蔓歌忍着心底的不适重新回到床上,这一次索性也不强迫自己睡了,看了看时间,美国那边应该快天亮了。

    她给唐子渊发了一条微信。

    “醒了没?”

    这五年来,有什么心烦的事儿,她总喜欢和唐子渊说。她不是不知道唐子渊对她的感情,而是拖着这一子一女,心理实在腾不出地方给他,不过她不否认,唐子渊是她最好的朋友。

    本以为唐子渊不会那么快回复,没想到唐子渊的回复几乎是秒回。

    “怎么了?睡不着?那边的事儿不顺利?”

    对于沈蔓歌要回来做什么的事情,唐子渊是清楚地。

    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回来勾引曾经的男人,这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无法容忍的,可是偏偏他却无能为力。

    落落是他看着出生的,看着她这五年来一次次的从死亡边缘活下来,看着沈蔓歌和沈梓安因为这个女儿和妹妹丧失了快乐,背负着不属于他们那个年纪的沉重而艰难前行,偏偏他不是落落的亲生父亲,他和落落的配型不符合。

    如今叶南弦是落落的唯一希望了。

    就算是他再不舍,再不想,也得尊重沈蔓歌的决定。

    不过唐子渊的心是不安的,甚至是忐忑的。虽然五年前从那场大火中救了沈蔓歌,并且陪着她走了五年,但是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叶南弦在沈蔓歌心中的地位。

    她那么恨他,恨之入骨,可是如果不爱,哪里来的深恨?

    五年了,沈蔓歌都没放下这个男人,这次放她回来,无异于将她推离自己的世界,可是他能做的只能是支持她。

    沈蔓歌回到海城之后,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他唐子渊又何尝不是?

    如今能够等到沈蔓歌的微信,唐子渊还是欣慰的,起码她现在还是需要他的不是吗?

    沈蔓歌看到唐子渊的回复,烦躁的心多少有些缓和。

    “也没什么,就是有些心烦。”

    “叶南弦对你动手了?”

    “没有,这才是让我心烦的地方,我铤而走险的抛出了梓安这个筹码,可是他的表现异于平常。”

    沈蔓歌将叶南弦的表现和唐子渊说了一番。

    唐子渊看着这些,眉头紧皱,眸底滑过一丝嫉妒。

    叶南弦从来都不是一个和善的男人,商场上更是有冷阎王的称号,如今对沈蔓歌这种态度,他直觉有些危险。

    “蔓歌,你听我说,我觉得你还是先回来吧,至于你需要的东西,我可以想别的办法从叶南弦身上得到,你这样我怕……”

    “怕什么?怕我会舍不得他?怕我会再次爱上他?”

    沈蔓歌打断了唐子渊的话,有些自嘲的笑着说:“子渊,你想多了,我现在想的只有让他付出代价,也要为落落拿到她该得到的东西。其他的我不会多想的。”

    唐子渊看着这些字句,很想告诉自己要相信沈蔓歌,可是他却有一股无力感从心口蔓延开来。

    “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你要记住,你还有我。”

    最终,唐子渊只说了这句话。

    沈蔓歌的眸子有些湿润了。

    如果说这辈子遇到叶南弦是她的劫数,那么遇到唐子渊就是上天给她最好的救赎。

    像唐子渊这么好的男人,她不该辜负才对,可是她不知道,和叶南弦对决之后,她还能否全身而退?如果不能,她又怎么配得上这么好的男人呢?

    沈蔓歌紧紧地握住了手机,明知道唐子渊不乐意听,还是低声说:“子渊,你岁数也不小了,如果遇到合适的姑娘,别耽误了自己。”

    唐子渊的心猛然疼了起来。

    “早点睡吧。”

    他快速的结束了这次谈话,可是沈蔓歌知道,她还是伤害了唐子渊。

    她就是一个坏女人对不对?

    为了复仇,为了女儿已经踏入了阿鼻地狱,又何必拉着唐子渊这么好的男人一起呢?

    不舍,难受充斥着沈蔓歌的胸口,一滴晶莹的泪水顺着眼角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