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 > 第66章 不怕死尽管放马过来

第66章 不怕死尽管放马过来

    “叶睿真不是我儿子,不过他是叶家的孩子,我不能让他流落在外。”

    叶南弦再次解释了一遍。

    沈蔓歌是懵的。

    叶家不就是叶南弦一个孩子么?

    他告诉自己叶睿不是他的儿子,却又说叶睿是叶家的孩子,难不成是他老子的儿子?他老子早就入土了,这解释也解释不通吧?

    沈蔓歌冷笑一声说:“叶总,你真用不着和我解释,我又不是你的谁。”

    “你!”

    叶南弦一口气堵在了胸口,上不去下不来了。

    这个女人是想要诚心气死他是不是?

    “我和你说,叶睿是……”

    叶南弦的话还没说完,他的电话突然响了。他不得不先停下来接电话。

    沈蔓歌却没怎么在意。

    不管叶南弦说什么,她都不会信的。这世界上没有谁比自己最在乎的女人怀了孩子更重要的了。

    五年前谁都看的出来叶南弦对楚梦溪的在乎,况且他们还是初恋情人,要不是因为她在宴会上被人下了药,和叶南弦发生了关系被媒体捕捉到,可能他们八年前都在一起了不是吗?

    想到这里,沈蔓歌苦涩的笑了笑,把脸转到了外面,却听到叶南弦说:“楚梦溪醒了?医生怎么说?”

    电话应该是宋涛打过来的。

    楚梦溪抢救了一晚上都没醒,叶南弦才离开一会就醒了,也真是会掐时间。

    她总是明里暗里的和自己争夺叶南弦。

    五年前她在乎,但是现在她一点都不在乎。

    沈蔓歌打开车门想要跳下车,却被叶南弦一把抓住了胳膊。

    “嗯,告诉她好好养着吧,我有时间回去看她的。”

    叶南弦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你要上哪儿?”

    叶南弦的眼神带着一丝怒气。

    沈蔓歌觉得自己满无辜的,耸了耸肩说:“作为完美的情人,不该是你在和女朋友谈电话的时候自动避开吗?不该是女朋友需要你的时候不缠着你,好好地让你离开吗?你放心好了,怎么做好一个合格的情人,我懂得!”

    这句话直接刺激到了叶南弦。

    “你懂?看来你懂得还真不少。那你知不知道,作为一个完美的情人,还有一样需要你做好?”

    “什么?”

    沈蔓歌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下一刻就觉得自己的身子猛然被拉了进去,因为单腿站立不稳,整个人跌倒在座位上。与此同时,叶南弦关闭了车门,并且上了锁,下一刻,结实的胸膛已经靠了过来。

    她迷糊的脑子瞬间想通了什么。

    “叶南弦,这是在车上!”

    “没关系,车上更有情趣不是吗?还是说你怕宋文棋看到?也对,宋文棋还没走呢。不过对于车震这事儿,我还是想尝试一下的,你不是懂怎么做一个完美的情人吗?难道顺从不知道?”

    叶南弦是恨死了她此时的态度和贬低自己的口气。

    明明就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明明有权利质问一切,明明她可以和以前一样吃醋在乎他的,可是为什么一切都变了?

    难道人换了一张脸之后,连感情和性格都可以改变吗?

    他可以忍受她不说实话,可以等着她慢慢的敞开心扉,可是他发现沈蔓歌越来越排斥自己。

    叶南弦猛然吻住了沈蔓歌的唇。

    沈蔓歌下意识的躲闪。

    叶南弦的薄唇擦着她的脸颊而过。

    这一下,叶南弦更怒了。

    “不是说要做完美情人?我还以为你有经验呢,结果接个吻都不会?用不用我教你?”

    这句话说得沈蔓歌怒气横生,猛然抬头,就看到叶南弦眼底的隐忍和猩红,他就好像是一头被踩住了尾巴的野兽,正在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愤怒。

    她做了什么值得他这个样子?

    沈蔓歌微微皱眉,想要推开他,却又临时改变了主意。

    她猛然圈住了叶南弦的脖子,笑得有些妩媚,柔声说:“人家不喜欢在这里行不行?”

    “你喜欢在哪儿?今天我陪你!”

    叶南弦那个架势好像今天不上了她是怎么都不能平息的了。

    回来之前沈蔓歌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不可能和叶南弦没有任何的肢体接触,不过没想到来的这么快,这么突然,她心理很是排斥,不过为了沈梓安,为了沈落落,她还是决定妥协。

    她也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了,和叶南弦也不是第一次上床,大不了就当被狗咬了,只要能够达成她的目的,这幅身子给他又如何?

    想通这一点,沈蔓歌低声说:“去酒店吧。”

    她的眼神带着一丝认命的飘忽和怨气,不过口气却很平淡,平淡到好像说今天早晨吃什么一样的自然,可恰恰是因为这样的态度,却让叶南弦更加堵得难受。

    “我给你反悔的机会,沈蔓歌,你知道我要听的是什么。”

    “叶总你好奇怪,说要的是你,现在又说什么给我反悔的机会。我是怎么样成为你情人的,你不清楚?要不是你拿我儿子威胁我,你以为我会委身于你?真以为你自己貌若潘安呢。”

    沈蔓歌冷笑着说着。

    曾经多么深的爱意,现在就有多么深的恨意,那种种的恨意恨不得化成刀子,一片片的把叶南弦给凌迟了,偏偏她还得用着他。

    叶南弦的心在疼着。

    认识她八年,婚后三年,分别五年,前三年他没觉得什么,这五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心痛心疼,如今她回来了,他以为自己的心可以归位,没想到依然疼着,甚至比以前更厉害更难受。

    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他想要她!

    可是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理智又告诉他,放过她才是上策。

    叶南弦心里矛盾着,纠结着,猛然放开沈蔓歌,直起身子下了车,顺便把车门关上了。那关门声大的让沈蔓歌微微皱眉。

    只见叶南弦站在外面点燃了一支烟,靠在车身上慢慢的吸着,不知道在想什么,身影看上去有些孤寂和落寞。

    沈蔓歌不知道叶南弦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快速的拉好自己的衣服,重新坐好,拿出手机开始刷微信,刷微博,对刚才的事情好像一切都不在意似的,只不过那双手轻微的有些颤抖。

    宋文棋出来的时候看到叶南弦还在,一时间有些微楞。

    “叶总,还没走呢?用不用我再次做个护花使者,把凯瑟琳小姐给送回去?”

    叶南弦一肚子的火没处发,此时看到宋文棋那张扬的样子,眸子猛然沉了下去。

    “你最好离她远一点!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哎呀呀,吓死人家了!”

    宋文棋猛然尖着嗓子笑闹得说着,眼神却有些冷。

    “圣经不是说了吗,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像凯瑟琳这么优秀的女人,谁都有追求的权利不是吗?别以为你让她住进了叶家她就是你的女人,叶南弦,我宋文棋看上的东西和人,就没有放手的打算!况且她还是你叶南弦看上的,是吧?”

    宋文棋的话让叶南弦的眸子更冷了。

    从小到大,这个男人一直都喜欢和他最对,只要是他喜欢的,他都要抢过去,从小时候的一个玩具,到现在的一个项目,他都不知道宋文棋为什么这么执着。

    什么他都可以不在乎,但是沈蔓歌他不会让!

    叶南弦猛然扔掉了烟,冷冷的说:“你要是不怕死尽管放马过来!别以为我会看在战友的情分上让着你。”

    “谁用你让!”

    宋文棋冷笑一声转身离开。

    战友?

    当年谁稀罕和他做战友?

    要不是叶南弦脑残的要去不对历练,他至于被自家爷爷给送去军营历练么?

    那三年他可是恨透了叶南弦。

    他对他根本没有战友情!有的只是敌人之间的情绪!

    宋文棋气呼呼的走了,叶南弦也上了车。

    他身上还有香烟的味道没有飘散,随着他的进入刺激到了沈蔓歌的鼻子。她猛然咳嗽了几声。

    叶南弦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她手里的手机正在刷着娱乐新闻,一双眸子再次沉了几分。

    这个女人现在到底是多么的没心没肺?

    既然这样,他不介意让她知道到底谁才是她的男人。

    自己的女人只有真正属于自己,他才会觉得踏实。

    叶南弦收敛了目光,将车子的车窗打开,让外面的空气进来,也缓冲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烟草味。

    他踩下油门,直接去了最近的酒店,好像怕自己会反悔似的。

    沈蔓歌以为他抽了一支烟冷静了一下,现在该带她回去了,谁曾想车子居然停在了希尔顿酒店的门口。

    她多少有些微楞。

    记忆中叶南弦不是个热衷于床事的人,更何况是大白天的做这事,可是现在这是怎么了?

    叶南弦直接下了车,打开车门将沈蔓歌抱了下来。

    沈蔓歌下意识的环住了他的脖子,还处于呆愣阶段,叶南弦已经把车钥匙扔给了泊车小弟,抬脚朝酒店大厅走去。

    “叶总,欢迎光临,您是要?”

    “开间房!”

    叶南弦说的十分坦然,好像大白天出来和女人开个房没什么大不了似的。

    酒店大堂经理下意识的看了沈蔓歌一眼。

    沈蔓歌下意识的把脸埋进了叶南弦的怀里。

    长了这么大,都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她还真没和男人出来众目睽睽的开个房间的。

    如今她感觉脸上火烧火燎的,仿佛周围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她似的。

    天啊!

    丢死人了!

    她到底是哪根神经搭错了?居然会和叶南弦说来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