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 > 第72章 对我没什么影响

第72章 对我没什么影响

    “张妈!”

    沈蔓歌想要和张妈解释什么,可是张妈只留给她一个决绝的背影。

    看来张妈是真的被得罪了。

    沈蔓歌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为叶南弦的自作主张该报什么样的态度。

    她一个人来到了厨房,打算自己一个人弄点吃的,可是厨房里什么都没有,冰箱更是空空如也。

    偌大的叶家怎么可能没有备用的食材?

    唯一的解释就是张妈开始针对她,真的不让她在这个家里立足了。

    沈蔓歌觉得有些无语。

    她拿出手机,在美团上点了一份外卖。

    等外卖来的时间里,沈蔓歌在客厅继续构思设计图。

    叶南弦的理念其实和她的还蛮接近的,起码都是以安全性能,外表美观为主的。如今跑车市场竞争十分强烈,而且随着人均水平的提高,人们对车的需求量也增大了,不单单是以前的代步工具了,还要舒适,拉风的那种。

    沈蔓歌知道叶家的汽车行业针对的都是年轻人,自然在外观上也要华丽和时尚一些,可是现在汽车的元素就那么多,想要创新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她冥思苦想,随手画了几幅手稿放在一旁,等要拿起来看的时候,那些手稿居然不见了。

    不见了?

    沈蔓歌微微皱眉。

    这里是叶宅,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宵小之辈进来偷画稿。

    沈蔓歌看了看周围,发现张妈在不远处浇花,她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张妈,你看到我的画稿了吗?”

    沈蔓歌推着轮椅走了过去,问的十分平和。

    可是张妈就好像没听到沈蔓歌的话一般,该怎么浇花就怎么浇花,根本就不搭理沈蔓歌。

    这还是沈蔓歌在叶家第一次受到张妈的冷待。

    想一想以前的张妈,那么的慈祥温和,现在是她变了?还是张妈变了?或者是一开始两个人的立场就不同?

    沈蔓歌深深地看了张妈一眼说:“你可以看不顺眼我,也可以给我下绊子,但是那是叶南弦需要的设计图纸,你如果觉得这样可以让我在叶南弦面前失去面子的话,我想你可能错了。离开了叶南弦,失去了恒宇集团,我还可以回到美国做我的H`J集团设计师,对我没什么影响,可是如果叶南弦这一单损失了,恒宇集团要损失多少钱你自己算吧。”

    说完,沈蔓歌也不管张妈什么反应,推着轮椅回到了房间。

    张妈的脸色很难看,却也在沉思着。

    送外卖的人到了,沈蔓歌推着轮椅出来接外卖,看到自己的画稿安然的放在原先的位置上。

    她看了一眼张妈,张妈依然还在忙碌着,好像对此毫不知情,但是沈蔓歌知道,张妈在维护叶南弦这一点上始终没变。

    沈蔓歌将画稿收拾好,也将这么一个小插曲给抛之脑后了。

    张妈看着沈蔓歌将画稿收拾好拿回了房间,眸子微闪,也不知道她会不会把这事儿告诉叶南弦。

    如果这事儿由沈蔓歌和叶南弦说了,那么叶南弦会不会再次怪她?

    张妈的眉头紧紧地皱到了一起。

    她快速的打电话给了叶南弦。

    “叶总,凯瑟琳小姐在客厅画设计图,可能被风吹到了椅子下面,我们得清扫人员不知道,给当垃圾扔掉了。刚才看到凯瑟琳小姐在找,我才知道了这件事儿,连忙叫人帮忙找回来了,不过不知道凯瑟琳小姐会不会生气。你说不让我插手她的事情,所以我只能和叶总禀告了。”

    张妈说的小心翼翼的。

    叶南弦是何等聪明之人,立马知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过看在张妈这么多年辛苦的面子上,他也没有点破。

    “知道了,回头下班了我给她买点礼物赔个礼道个歉就好了。”

    叶南弦淡淡的说着。

    张妈不好意思的说:“先生,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还好,张妈,别用有色眼光去看凯瑟琳,她人不错的。”

    “哦。”

    张妈应承着,随即挂了电话。

    叶南弦没有说她什么,应该是还是在乎她这个奶妈的,张妈心理立马有了一丝安慰。

    只要叶南弦不因为这件事儿怪她,那么她就安心了,至于凯瑟琳,她才懒得去管她呢。

    沈蔓歌本来打算出来上个拿点东西的,没想到不小心听到了张妈打电话的声音。

    她多少有些好笑。

    这么着急去和叶南弦打报告,就为了尽早的撇清自己,也是没谁了。

    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张妈是这样两面三刀的人呢?

    或许在维护叶南弦这一点上,张妈做的是不错,可是对待别人的态度,沈蔓歌有些不敢苟同。

    她觉得自己过去三年的时间在叶家白活了。

    或许是因为她的眼里心里都是叶南弦,所以才忽视了周围其他人的习性和本身的性格吧。

    沈蔓歌多少有些失望,也不想出去见张妈了,退回桌子前又投入到了工作当中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知不觉的到了晚上。

    沈蔓歌听到房门有人敲门,她顿了一下,这才发现已经傍晚了,夕阳的余晖照射进来,居然有一种别样的美丽。

    外面的敲门声依然还在继续。

    沈蔓歌叹了一口气,推着轮椅过去打开了房门,不意外的看到了叶南弦站在门外,而张妈正在不远处观望着。

    她笑了笑说:“叶总有事儿?”

    “听说你今天一天都在屋子里,也用不着那么拼命,设计图的时间来得及。”

    叶南弦有些心疼。

    沈蔓歌自动忽略掉了他眼底的心疼,笑着说:“无所谓,反正这是我的工作。早一点做完我早点休息。”

    “你出来,我和你说点事儿。”

    叶南弦推着沈蔓歌出了房间。

    张妈本来还在不远处观望,见沈蔓歌出来了,连忙转过头去,那心虚的样子不要太明显。

    沈蔓歌也不在意,只是看到客厅里站着一个清秀的女孩,多少有些意外。

    “这是谁?”

    “我给你找的保姆加保镖,身手很不错,从今天开始会贴身保护你。你有什么需要尽管找她就好,她叫小紫。”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楞了一下。

    中午张妈才说叶南弦要给她找个贴身的保姆,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好了。

    “我能拒绝吗?”

    沈蔓歌问了一句。

    “不能!”

    叶南弦的回答在沈蔓歌的意料之中。

    她耸了耸肩,对小紫说:“你好,我叫凯瑟琳,以后请多多关照了。”

    “太太好。”

    小紫直接的称呼让沈蔓歌楞了一下。

    “我想你可能想错了,我不是叶南弦的妻子,所以你没必要叫我太太,叫我沈小姐就好了。”

    听到沈蔓歌急于撇清和自己的关系,叶南弦的眸子深邃了很多。

    小紫看向叶南弦。

    叶南弦淡淡的说:“就按照沈小姐说的做吧。”

    “是,叶总。沈小姐好。”

    小紫很是听话,但是沈蔓歌也看的出来,小紫是叶南弦的人。

    这算是在她身边安插了一个间谍吗?而且还是二十四小时的?

    沈蔓歌讽刺的笑了笑,然后低声说:“我现在可以进去了吗?”

    她的声音很轻,但是带着疏远。

    叶南弦看着她,低声说:“我晚上有个宴会,不在家里吃饭,你不许要避开我。小紫会给我准备晚饭,她学的是营养师,怎么搭配营养她最了解。你放心把一切交给她就好了。”

    “放心么?她真的是我的人?叶总就别开玩笑了。”

    沈蔓歌这次连敷衍的笑容都省了。

    叶南弦的眉头微皱。

    “小紫,从现在开始,你只听沈小姐的。不用什么事儿都向我汇报,你是她的人,她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好的,叶总。”

    小紫点头应下了。

    叶南弦希望沈蔓歌能够挽留自己,可是沈蔓歌却好像没看到叶南弦的目光似的,对小紫说:“去准备饭吧,我有点饿了。”

    “好的,沈小姐。”

    小紫脱了外套,转身去了厨房。

    沈蔓歌一个人推着轮椅来到了饮水机面前,接了一杯子凉白开,一回头见叶南弦还在,不由得问了一句。

    “叶总还不走?不是说晚上有宴会吗?”

    叶南弦这个心啊,简直被扎的不要不要的。

    她就那么巴不得他离开是么?

    可是他也只是叹息一声,就转身离开了。

    张妈看着叶南弦落寞的样子,心疼的不得了。

    “先生,你等等,我给你做点吃的你路上吃。你胃不好,宴会上全是喝酒,你会受不了的。”

    张妈追了出去,叶南弦却摆了摆手。

    “不用了,我不饿。”

    说完他便上了车。

    汽车的引擎声渐渐远去,张妈还站在门口看着,心理很不是滋味。

    直到再也看不到叶南弦了,张妈才转身往回走,在和沈蔓歌的视线碰到一起的时候,张妈恶狠狠地说:“你就那么巴不得先生在外面是不是?你这个女人简直蛇蝎心肠!”

    沈蔓歌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可是却从张妈那里得到了蛇蝎心肠的封号,她也觉得蛮可笑的。

    本来没打算和张妈计较什么,谁知道小紫从厨房出来了,听到张妈的话后说:“你是张妈吧?叶总和我说过了,你是这个家的管家,但是管家再大,大得过主人吗?我们沈小姐是叶总亲自接回来的贵客,还希望以后张妈说话客气点。”

    张妈直接被气蒙了。

    “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在叶家二三十年了,还轮得到你一个刚进门的小保姆对我说三道四的?我告诉你,在叶家,除了老夫人和先生,其他人都得听我的。你们要是觉得不如意,带着你的沈小姐滚出叶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