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 > 第84章 这辈子我非她不可

第84章 这辈子我非她不可

    对于霍老太太的不反驳,叶南弦倒是有些意外,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叶南弦也更加的慎重了。

    “霍老太太,有事儿你可以明说,这件事儿确实不太像霍家人的风格。”

    叶南弦敬重霍家,更觉得霍家人不会做出这么没品格的事情来。

    这句话倒是说的霍老太太有些羞赧了。

    她的老脸一红,叹息了一声说:“霍家现在还有什么品格?要不是走投无路,我老太太也不会不要脸面的做出这一步来。这件事儿霍震霆什么都不知道,都是我老太婆一个人的主意,还希望叶总不要牵连到霍震霆才好。霍家也就剩下这一个香火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霍老太太唏嘘不已。

    叶南弦听到这里,也是心生惋惜。

    “霍老太太,您请说。”

    霍老太太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其实不是霍家要找上你,只是有些事儿碰到一块去了。”

    “什么事儿?”

    叶南弦想不通。

    叶家和霍家一直都没什么来往,虽然都是为国出力,可是霍家的分区和他不同,退役之后更是没什么来往,叶南弦实在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和霍家扯上关系。

    霍老太太低声说:“我记得叶总五年前有个妻子是吗?”

    “是。”

    叶南弦不意外霍老太太这么问,毕竟当年谁都知道叶南弦的妻子要和人私奔,结果葬身火海的事情。那件事情当初被闹得沸沸扬扬的,只要是海城的人,就没有不知道的。

    霍老太太叹息了一声说:“叶总找到令夫人的尸体了吗?”

    “霍老太太,这件事儿和你们霍家有什么关系?”

    叶南弦微微皱眉,显然不想去说这件事情。

    霍老太太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了叶南弦,低声说:“这上面的男人你可认识?”

    叶南弦的眉头微皱。

    这上面的人他自然认识!

    那是他的保镖,也是五年前跟着沈蔓歌一起失踪的保镖。

    “这是我们家的保镖,不过五年前和我妻子一起失踪了,据说葬身于火海之中了。”

    “他没有葬身火海,而是失踪了。”

    霍老太太看着叶南弦,一字一句的说:“这个孩子是我们霍家的孩子,是我大儿子的孩子,从小因为老大要当兵,和当时的女朋友分手了,可是他没想到的是,那个女朋友怀孕了,却没告诉他。那女人生下这个孩子之后就去世了。这个孩子被送去了孤儿院,在那里长大。后来又被你挑走了,成了你们叶家的保镖。本来我是不知道有这么一个霍家的子孙存在的,但是五年前他给我来了一封信,说是有人告诉他他是我们霍家的孩子,想要找我问个清楚明白。我当时也是很激动的,想着约个时间好好见见这孩子,可惜的是他被你派出去保护你夫人,结果在那场大火中失踪了。”

    说到这里,霍老太太多少有些气喘。

    叶南弦十分震惊,没想到自己在孤儿院挑选出来的孩子居然和霍家有关。

    他连忙给霍老太太倒了一杯水递了过去。

    霍老太太喝了一口水,这才缓和了一些激动地情绪。

    叶南弦自然能够了解霍老太太的心情,霍家本来就人丁单薄,能够找到大儿子的遗腹子,对老太太来说简直是一件大事儿,可惜他当时一无所知。

    “霍老太太,我不明白,既然他五年前和我妻子一起失踪了,那么你为什么现在才来找我说这事儿?而且这又和凯瑟琳有什么关系?我可是听说,你故意去碰瓷的,目标就是凯瑟琳!”

    说道这个,叶南弦十分不解,倒也不是针对,只是想问个明白。

    霍老太太叹了一口气说:“本来那孩子失踪以后,我也以为他葬身火海,和你太太一起去了。结果没想到就在不久前我接到了一封信。”

    说着,霍老太太把这封信拿了出来,递给了叶南弦。

    叶南弦看到那字迹的时候,整个人楞了一下。

    这字迹他太熟悉了!

    是那个保镖的!

    这字还是他教着他写的!

    而信上说他还活着,只不过现在不方便出来,因为有人威胁到了他的安全,希望霍老太太能够帮他解决掉这个威胁。

    这上面所谓的威胁指的就是凯瑟琳!

    叶南弦的眸子瞬间眯了起来。

    “霍老太太,你就凭着这一封信就那么设计凯瑟琳,是不是不太理智?”

    被叶南弦如此询问,霍老太太有些羞愧。

    “叶总啊,我知道我这个老婆子做事儿太掉价了,可是我也没办法呀。这是我们霍家的子孙,我不能让他流落在外。”

    叶南弦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怒火。

    他有过很多猜想,唯独没想到是这样一条。

    “我很奇怪,霍老太太你不认识凯瑟琳,怎么会那么准确的找到她?而且时间都掐的那么准?”

    叶南弦锐利的眸子猛然射向了霍老太太。

    霍老太太自然之道叶南弦的厉害之处,到了这个时候,她也没什么隐瞒得了。

    “你拍出去保护凯瑟琳的保镖阿紫,她是我的人。五年前我那个孙子失踪之后,我就派了人进了叶家,就为了寻找我孙子的下落。这件事儿我老太婆做的不太光彩,我承认。不管叶总想要霍家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老太婆认了。可是对于霍家的子孙,我是一定要找到的。”

    听到霍老太太这么说,虽然叶南弦有些怀疑,不过当他亲耳听到叶家有霍家的人之时,他特别生气。

    他最容不得的就是背叛!

    难怪沈蔓歌一出叶家老宅就出事了,原来她身边早就安排了人了。

    叶南弦强自隐忍着自己的怒气问道:“霍老太太现在是什么意思?”

    霍老太太不是普通人,自然听得出叶南弦话里的怒气,她多少有些意外。

    都说叶南弦对亡妻感情深厚,五年来从来没有任何绯闻,而这个凯瑟琳也不过刚到海城不久,她以为叶南弦不会为了一个女人和她动气,没想到凯瑟琳对叶南弦的影响很大,那感觉让她有一种自己动了他心上人的错觉。

    “叶总,我可不可以问一句,凯瑟琳对于你来说算什么?”

    霍老太太决定先问清楚。

    万一真的和叶家结仇了,她还真的没有那个底气能够和叶家同归于尽。

    叶南弦看着霍老太太,一字一句的说:“她将会是我的妻子,我孩子的母亲,将来叶家的当家夫人!”

    霍老太太顿时就愣住了。

    虽然猜到叶南弦对凯瑟琳的感情不一般,可是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就已经确定好对方将来的身份,这着实让霍老太太意外,也让她有些后悔。

    “我听说你把凯瑟琳送走了?”

    “难不成留下来被霍老太太算计吗?她就是一个汽车设计师,对这些阴谋诡计什么都不懂,霍老太太要是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别吓坏了她。还有,虽然我不知道那个保镖是不是你的孙子,是不是霍家的人,但是只凭着这些你就想着让我交出叶家未来的女主人,我叶南弦办不到!”

    叶南弦现在说的可算是相当不客气了。

    对面坐着的人是霍老太太,这要是别人,恐怕现在早不能安然无恙的坐在这里了。

    想到沈蔓歌无缘无故的承受了这么一波冤枉,叶南弦就气的受不了。

    霍老太太连忙陪着笑脸说:“我知道这事儿做的欠缺了,可是现在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去寻找我那个孙子。不管做亲子鉴定还是寻找其他证据,我总得见到人吧?而如今能够让我见到人的唯一条件就是赖上凯瑟琳,找她的麻烦,然后引出那个小子。叶总,我知道我这么做有些不要这张老脸了,但是我求你看在我霍家人丁单薄的份上,帮帮我吧。”

    叶南弦却直接站了起来,冷冷的说:“如果需要我叶南弦,我自然义不容辞,但是如果扯上凯瑟琳,对不起,恕我办不到!这件事儿我希望霍老太太给我一个完美的答案,我不希望看到我的女人受到一丝一毫的委屈和冤枉。对于你说的孙子,我会竭尽全力去帮着你追查,毕竟五年前有些事情我也要问他。可是如果霍老太太非要一意孤行的扯上凯瑟琳,我叶南弦绝不妥协。到时候还希望霍家能够承受得起我的怒火!”

    说完,叶南弦转身就走。

    他不敢留下来了,怕再多留一会,他会不顾霍老太太的身份直接爆发。

    就因为一个模棱两可的孙子,她居然会攀咬上沈蔓歌!

    可是那个保镖为什么要对付沈蔓歌呢?

    难道他也知道沈蔓歌就是当年的叶太太?

    还是说这其中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不清楚的?

    叶南弦想不明白。

    他刚走出病房,霍正霆就拦住了他的去路。

    “我妈和你说什么了?”

    叶南弦看着霍正霆,冷冷的说:“你可以自己进去问你妈。”

    说完他不顾霍震霆的阻拦,直接离开了医院。

    宋涛很少见叶南弦发这么大的火,也不知道叶南弦在病房里和霍老太太说了什么,只能紧跟其后,低声说:“叶总,这事儿是不是很难解决?还是说霍家提什么条件了?如果只是因为一个凯瑟琳设计师,我觉得还是交出去算了,毕竟这个女人从来了海城就一直惹事儿,我们也不是非她不可。”

    他的话还没说完,叶南弦猛然顿下了脚步,转身冷冷的看着宋涛说:“你给我记住了,这辈子我非她不可!不管她有什么麻烦,都是叶家的麻烦,都是我叶南弦的麻烦!你如果觉得她碍事儿,明天交份辞呈上来,连同我一起炒了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