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 > 第94章 你不会是脑子有病吧

第94章 你不会是脑子有病吧

    沈蔓歌却有些排斥。

    “我没什么话对你说。”

    沈蔓歌并不想搭理叶南弦,虽然他刚才讲的故事有些让人感动,但是那个人又不是他,她凭什么跟着他出去。

    叶南弦却不由分说的抓起了沈蔓歌的手,起身就走。

    “喂喂喂,叶南弦,你土匪吗?我还没吃完饭。”

    沈蔓歌的力气不如叶南弦,最主要的是她居然在这个时候想起了叶南弦身上的伤口。

    万一她用力,他的伤口会崩开吧?

    这么一犹豫的空档,沈蔓歌就被叶南弦给拽了出去。

    “叶南弦,你别太过分啊!”

    沈蔓歌虽然低吼着,不过手上的力道并没有太哎过于用力。察觉到这一点,叶南弦的唇角微微上扬。

    这女人就是嘴硬心软,谁说她不念旧来着?

    宋涛见叶南弦出来,本来打算上前去汇报工作,但是看到他拽着沈蔓歌的手出来了,而且一副面带桃花的样子,宋涛又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沈蔓歌倒是看到了宋涛,连忙说:“你不是有事儿要找叶南弦吗?赶紧把他带走。”

    宋涛就好像没听到似的,嘿嘿的笑了笑,直接隐退了。

    沈蔓歌觉得宋涛简直太可恶了,简直和叶南弦一模一样!

    叶南弦却有些高兴,一路带着沈蔓歌去了后海。

    海风有些大,叶南弦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沈蔓歌的身上。

    沈蔓歌刚想拿下来,就听到叶南弦说:“不想让我用强的,最好老实点。”

    “切,说的好像你现在有体力来强的似的,也不知道是谁不久前像个病秧子似的躺在手术台上等着两个孩子鲜血。”

    沈蔓歌毫不留情的戳着叶南弦的软肋。

    叶南弦觉得自己现在对沈蔓歌真的是没脾气了,这女人说什么都像刀子似的,可惜的是他就是喜欢听她说话。

    他觉得自己可能有点自虐倾向。

    五年前沈蔓歌对他太好,太柔顺,他反而没能察觉到自己对她的心意,如今她越是叛逆,越是冷漠,他居然越是喜欢的紧。

    叶南弦突然就笑了笑,在沈蔓歌看来有些诡异。

    “你不会是脑子有病吧?”

    叶南弦站在她的旁边,看着大海的方向,低声说:“叶睿是我弟弟的儿子,我和我弟弟是双胞胎。当年楚梦溪回来找到了我,说怀了我弟弟的孩子,而我弟弟已经牺牲了,这个孩子是遗腹子,可怜我那个弟弟到死都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孩子。当时你在医院见到我带她去做产检,其实是带着她去做羊水穿刺的。我和我弟弟的DNA基本相同,如果这孩子真的是我弟弟的,亲子鉴定一定会雷同的。”

    沈蔓歌整个人都愣住了,她就那么傻傻的看着叶南弦,一时间大脑空白一片。

    “你胡说。”

    她下意识的反驳着。

    这不是真的!

    “楚梦溪是你的前女友,怎么会和你弟弟在一起?”

    叶南弦知道这很难让沈蔓歌相信,不过却低声解释着。

    “我也好奇,所以找人去查了,当时楚梦溪离开了海城,直接去了云南那边散心,却没想到误闯入了缅甸边境,亲眼目睹了一场毒品交易,引来毒贩的追杀。她仓皇逃窜,遇到了我弟弟。当时她以为遇到了我,拼命地上前求救,甚至喊着我的名字。我弟弟知道是我的朋友,就救了楚梦溪。两个人在接触中溅生好感,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叶南弦说完这些,看着沈蔓歌说:“以前没告诉你这些,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起我弟弟的事情,毕竟从你嫁进叶家,就不知道我弟弟这个人,突然和你说起来,你也不见得相信,况且楚梦溪回来的时候是带着我弟弟的死讯回来的。我当时的心情也是非常悲痛的,自然无暇顾及你的感受。我当时的想法只是想要确定她说的是不是真的,而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我弟弟的。如果是,那是叶家的孩子,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让我弟弟的孩子流落在外。而楚梦溪当时唯一的条件就是住进叶家老宅。她说就算是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分,她好歹也得让我弟弟的孩子在叶家出生,这是我弟弟临死前唯一的愿望。所以我只能答应。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和你解释,也不知道一时之间该怎么和你解释,你却在那个时候怀孕了。”

    “你和楚梦溪的关系我是清楚地。当年虽然楚梦溪离开了海城,并且后期和我弟弟在一起了,但是我不敢保证她住进叶家之后会不会对你不利。况且你肚子里也怀了孩子,如果她想要叶家的继承权,是绝对会对你动手的。我也是考虑了很久才做出要送你出国养胎的决定的。我母亲本来就在国外,我打算把你送过去陪她,两个人好有个照应,可是我没想到的是,你会半路出事。”

    叶南弦说了这么多,沈蔓歌的脑子完全都是猛地。

    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叶南弦,可是叶南弦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和她解释呢?

    她除了是H`J集团派过来合作的设计师,叶南弦对她还能有什么企图?

    至于她回来的目的,除了唐子渊以外没人知道,她不觉得唐子渊会出卖自己,那么叶南弦到底为什么非要挽回自己呢?

    难道真的一切都是一场误会吗?

    沈蔓歌觉得自己不能接受。

    “五年前那场大火是人为的,是你派去的保镖做的,他亲口对我说,是你授意他要在半路解决掉我的。”

    沈蔓歌直直的看着叶南弦,一字一句的说着。

    叶南弦的目光中有震惊,有愤怒。

    “我怎么可能对你和我的孩子动手?就算是我当时没察觉到对你的感情,可是三年来我们同床共枕,你为我所做的一切我又不是瞎子,我难道感受不到你对我的感情吗?在你心里,我就是那么心狠手辣的人?就是那种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杀掉的男人吗?沈蔓歌,你是因为这样才爱上我的吗?还是你觉得你的眼光差到全心全意爱一个男人三年,那个男人是你所说的这样的渣男?”

    叶南弦紧紧地扣住了沈蔓歌的肩膀。

    沈蔓歌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反应。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一直以为我爱的男人是天底下最好的,可是那场大火让我经历了太多,我根本就不知道我该不该相信你。叶南弦,你别以为你说了这么一个故事,我就会相信你,再次傻傻的原谅你,被你继续欺骗。不会的!我不会的!”

    沈蔓歌一把甩开了叶南弦,惊慌失措的转身跑开了。

    她不接受这样的解释!绝不!

    叶南弦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叹息着自言自语的说:“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

    可是回应他的只有海风呼呼的刮着。

    叶南弦失魂落魄的离开了后海。

    沈梓安从一旁的暗处走了出来,若有所思的看着叶南弦离去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睿却冻得瑟瑟发抖。

    “老大,爹地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啊?你妈咪以前认识我爹地吗?我怎么好像听到了我妈咪的名字?”

    沈梓安没有说话,转身就走,叶睿没办法只好跟了上去。

    “老大,你还要继续去听墙角吗?爹地说听墙角是女人才做的事儿。”

    “闭嘴!”

    沈梓安微微皱眉,声音有些冷。

    叶睿立马闭了嘴,不过却依然亦步亦趋的跟着沈梓安。

    两个小家伙的身影不大,也没几个人察觉到他们。

    叶南弦来到宋涛面前的时候,宋涛显得特别着急,见叶南弦是一个人回来的,这才上前一步说:“叶总,海城那边有情况。”

    “说。”

    叶南弦的胸口有些疼,不知道是伤口裂开了,还是因为沈蔓歌不肯接受他的解释而心疼着,不过却被他自动忽略了。对他而言,除了沈蔓歌,没人能让他痛苦,就连他自己都做不到。

    自从失去了沈蔓歌,他诚然活成了一个没血没肉的机器人。

    宋涛见他的脸色有些苍白,想要问问是不是他不舒服,不过想到自己带来的消息,低声说:“霍家不肯放手,已经正式向有关部门提起诉讼,要沈小姐承担法律责任。”

    “承担法律责任?明明是霍家碰瓷,现在还想着倒打一耙,霍老太太是真的要和叶家杠到底了吗?”

    叶南弦的目光冰冷,犹如利剑一般。

    宋涛低声说:“他们可不是这么说的,她们说沈小姐故意推了她,并且再明知道她身体情况不好的情况下动的手,他们还有人证。”

    “认证?谁?”

    “不清楚,一个完全没任何案底的普通人,和霍家也没任何联系。”

    宋涛的话让叶南弦的眸子微眯了一下。

    “赵宁有消息了吗?”

    “没有,这个人好像从五年前开始就和太太一起失踪了,我用尽了所有的手段都没有他的消息。不过有件事儿很奇怪。”

    宋涛的话引起了叶南弦的注意。

    “什么事儿?”

    “沈小姐的父母最近好像有出国的打算。看上去不像是要出国旅游,也不像是定居,他们办签证班的十分着急,甚至多给了钱,只需要加急。”

    听到宋涛说起了沈蔓歌的父母,叶南弦的脸色顿时变了。

    “查出因为什么了吗?”

    “暂时查不到,不过好像有人在背地里帮他们,手续完全办好了,今天就要出国,班机定在下午四点半。没有叶总你的吩咐,我们不敢阻拦。”

    宋涛这么一说,叶南弦直觉有些不太对劲。

    沈蔓歌已经误会他了,他可不能再让沈蔓歌的父母出点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