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 > 第131章 我这里这辈子只为你一个女人跳动

第131章 我这里这辈子只为你一个女人跳动

    “你想干嘛?”

    沈蔓歌有些紧张起来。

    “你觉得呢?叶太太!”

    叶南弦的嗓音再次嘶哑了。

    沈蔓歌觉得自己在叶南弦面前简直就像是个小白兔一样的无助,她猛然推开了叶南弦说:“我饿了,我要吃东西。”

    “我也饿了。”

    叶南弦及时的拉住了她的手。

    沈蔓歌却觉得他的手心带着火热的温度,让她有些无力适从。

    “拜托,请记住你自己是个病人行吗?”

    沈蔓歌不能拒绝的太过分,但是她真的很在乎叶南弦的身体。

    见沈蔓歌是真的心疼,叶南弦也不逗她了,牵着她的手来到了桌子前,两个人安安静静的吃完了一顿早饭。

    “你如果不累的话,我们说说汽车设计图的事情?”

    这几天琐碎的事情太多,以至于沈蔓歌都荒废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如今想到自己来海城的目的,她想着趁着受伤,把设计图赶紧弄出来为好。

    叶南弦这才想起还有这么一件事儿。

    “你这个时候还能想起来工作,看来是我没努力好。”

    叶南弦有些郁闷的说着,他觉得自己的魅力不如以前了,不然沈蔓歌怎么还有心思想设计图的事情呢?

    以前沈蔓歌可是一看到他就什么都不想的呀。

    看着叶南弦这么孩子气的样子,沈蔓歌笑着说:“叶大总裁,你可想好了,我是你请回来参加合作的汽车设计师,现在眼看着合作签约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设计图纸还一点头绪都没有,到时候子渊那边我没法交代的。”

    再次听到沈蔓歌说起唐子渊,叶南弦这次再也不忍了。

    他再次靠近了沈蔓歌,一字一句的问道:“唐子渊对你和孩子是有恩,但是蔓歌,我也是个男人,我会嫉妒。我感激他对你和孩子的付出,但是也只是感激。你对他是什么样的情感我不管,但是我绝对不会对你和孩子放手的。绝不!”

    沈蔓歌见他如此认真,突然笑着说:“子渊只是我的好朋友,或者说哥哥更确切一些,这五年来,他就像是亲人一般的守护着我和孩子,我欠他的一辈子都换不清。你如果真的为我好,就别让我为难。我是H`J集团的设计师,是派过来和你合作的,公事上我还是希望我们能够达成共识,可以吗?”

    叶南弦从没见过这样的沈蔓歌。

    她说起工作的时候,眼底好像有火光闪烁着,那种对这种行业的热爱和对工作的热忱让叶南弦一时之间有些着迷。

    “你很喜欢汽车设计?”

    “算是吧,刚开始接触的时候还是因为你。你喜欢汽车设计,总是回家就鼓捣那些设计图,当时我虽然看不懂,可是依然觉得你画出来的东西是最好看的。后来在国外的时候,子渊说我需要有个一技之长傍身,这样才会让我自己和孩子将来能够在这个社会上站得住脚。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脑子里就突然出现了你的那些图纸。我发现我居然是真的喜欢那些线条,所以我就去报考了汽车设计这个专业。说实话,只有真正的接触到了,才知道这门行业里面不是外表看起来的那么风光。”

    说起这些,沈蔓歌侃侃畅谈。

    看着沈蔓歌谈笑风生的自信样子,叶南弦才发现她就是一块璞玉,五年前她还没有被打磨,所以没有太多耀眼的光彩,五年后的今天,她就像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足以吸引住所有男人的注意力。

    他突然有了一丝危机感。

    “蔓歌,答应我,不管谁要追求你,你都要拒绝掉。你要记得,梓安只有跟着我们两个才会幸福。”

    叶南弦自己都瞧不起自己,居然那孩子当当键盘,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只要能够留住沈蔓歌,他现在就是化身无赖他都乐意之极。

    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变成这个样子,简直连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不过心口处那股甜蜜确实无法忽视掉的。

    沈蔓歌无奈的看着他说:“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喜欢一个带孩子的女人?”

    “带孩子的女人自然有带孩子的女人的好处和魅力。况且你一回来我就知道是你,不然你以为随便一个女人就能打动我么?”

    叶南弦将沈蔓歌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处。

    那里热热的,带着一丝湿漉。

    沈蔓歌连忙想要抽回手,却听到叶南弦说:“我这里这辈子只为你一个女人跳动。你要是不要我了,我就是行尸走肉了。”

    他说的无比认真,那双好看的丹凤眼好想带着一丝魔力,居然让沈蔓歌突然间心疼起来。

    她想起宋涛说着五年来叶南弦把自己活成了一个工作机器的时候,她的心更加柔软和酸疼了。

    “只要你不丢下我,我也不会扔下你的。这辈子的余生不长,我很希望能和你一起走下去。”

    “蔓歌!”

    叶南弦紧紧地抱住了她。

    沈蔓歌这次没有推开他,聆听着他的心跳声,突然脑子里有了一丝灵感。

    “叶南弦,我有想法了。”

    她高兴地抬起头,眼底的欣喜简直藏都藏不住。

    “有什么想法?想和我双修了?”

    叶南弦痞痞的说着,却惹来沈蔓歌娇嗔的瞪了一眼。

    “别没正经的,我说设计图,我对新车有了新的想法了。你等我一会!”

    她像个兴奋的孩子,猛然间推开了叶南弦,快速的拿出了纸笔,趴在桌子上就画了起来。

    怀抱中失去了温度,叶南弦一时间怅然若失的。

    他突然觉得有这么一个有才情有能力的老婆,或许不是件好事。

    她居然因为一个想法就把他给推开了?

    不过叶南弦也没打扰沈蔓歌。

    他随意的靠在了床头上,目不转睛的看着沈蔓歌认真画图的样子,突然觉得岁月静好。

    宋涛再次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他不忍心打断叶南弦的柔情,但是有些事儿却又不得不禀告。

    正在宋涛犹豫着要不要叫叶南弦的时候,叶南弦的眸子扫了他一眼,显然很不高兴。

    宋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己的工作越来越不好干了。

    叶南弦终究还是轻声下了床,示意宋涛出去说。

    房门缓缓地关上了,沈蔓歌却什么都没发现,她沉浸在自己的构思李,完全进入了忘我的状态。

    叶南弦见沈蔓歌一点都没关心自己,不免得有些失望和落寞,连带着看宋涛的眼神也有些不友善了。

    “什么事儿还得让你亲自跑一趟?”

    宋涛也知道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来打扰叶南弦无异于是找死,不过他也有他的难处。

    “叶总,张妈病了。”

    叶南弦的眉头微微皱起。

    “什么病?不行的话就送医院。”

    对张妈,叶南弦是有气的,但是她毕竟跟了他那么多年,叶南弦对她的感情还是比较特殊的,只是在她对待沈蔓歌这件事情上,叶南弦很不赞同。

    宋涛却低声说:“张妈死活不去医院,浑身烫的吓人,而且不让身边的人靠近,也不吃药打针的,只说要见你。”

    叶南弦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他知道这是张妈逼着自己现身的筹码。

    但是知道归知道,叶南弦还是明白,自己总要面对张妈的,这么一直躲着也不是办法。

    看了看房间里正在埋头苦干的沈蔓歌,叶南弦低声说:“你留下来保护太太,我去见见张妈。”

    “叶总,你一个人?”

    宋涛多少有些担心。

    叶南弦却无所谓的说:“你觉得张妈会伤害我吗?她或许对太太不喜欢,但是对我却是真心实意的,放心吧,我没事儿,再说了,就算是她要对我做什么,你觉得我一个大男人能吃亏?”

    这句话说的倒是让宋涛无法反驳。

    “不过你身上有伤,医生说了需要静养。”

    “现在外面这么多事儿,能够静养才怪,而且我的尽快的把蔓歌和梓安身边的危险拔除掉,不然我不放心。”

    叶南弦这话说完,再次看了一眼沈蔓歌。

    宋涛还想说什么,却被叶南弦阻止了。

    “你要是真为我好,就好好地保护好太太,她现在不能再出任何差错了。”

    “是!”

    宋涛不再说甚了,叶南弦换了一身衣服,本来打算和沈蔓歌说一句的,但是看她画的认真,他也没好意思打扰她,就那么轻轻地走了出去。

    叶南弦离开后不久,霍震霆来了。

    宋涛微微皱眉,将他挡在了外面。

    “霍少,沈小姐现在忙,不见客,叶总有事儿出去了,你如果是找叶总,请改天再来。”

    宋涛的阻拦让霍震霆多少有些不太愉快。

    “我有事找沈小姐。”

    “我说了,沈小姐忙,现在不见客。”

    宋涛官方似的回答终于惹怒了霍震霆。

    “宋涛,你真以为我不敢对你怎么样是吧?”

    “不敢,霍少在海城谁敢得罪?我只是尽我的职责而已,还请霍少体谅。”

    这几年宋涛跟着叶南弦也是见过了大风大浪的人,怎么圆滑的把人给挡回去,他多少还是可以的。

    霍震霆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就听到一阵脚步声朝这边走来。

    “是这家医院吧?”

    “应该是,找个人打听一下试试。”

    来人一边走着一边说着。

    霍震霆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任由什么人都往这层来?护士呢?”

    霍震霆想要让护士把人驱赶出去,宋涛却一反常态的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