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 > 第134章 这么多年你都忘了自己是谁了是么

第134章 这么多年你都忘了自己是谁了是么

    这话说得简直太重了。

    如果是以前,不管对方是谁,叶南弦都会相信张妈的话,觉得张妈是叶家的老人了,不可能和一个孩子计较,可是现在这个孩子是谁?

    那是他叶南弦的亲生儿子!

    张妈虽然说是他的奶妈,但是终究是叶家的佣人,是靠拿着叶家给的工资过活的。如今一个佣人居然欺负到了主子头上,叶南弦的怒气丝毫没有平息,反而更加燃烧的炽烈了。

    他站起身来,直接将沈梓安抱在了怀里,这才发现本该在家里保护沈梓安的闫震和叶睿都不见了踪影。

    “闫震和叶睿呢?”

    叶南弦冷冷的看着张妈,丝毫没有任何的情谊可言。

    张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少爷有点发烧,我让闫震带着少爷去医院看看去了。少爷金枝玉叶的,可耽误不得。”

    “叶睿金枝玉叶的,梓安就可以被你随意欺负是吗?张妈,你虽然是我的奶妈,这些年我也对你礼让有加,但是你是不是忘了,你也不过是叶家的一个佣人!而梓安是我的儿子!我叶南弦的亲生儿子!这件事儿我已经在整个海城人民面前说过了。你一个佣人居然这样对待叶家的主子,怎么?这么多年你都忘了自己是谁了是么?”

    叶南弦这些话说的毫不留情,就像是一把尖锐的刀子,深深地刺进了张妈的胸口。

    她有些惊讶的看着叶南弦,似乎不相信叶南弦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随机更是委屈的不要不要的。

    “先生,你说我是佣人不假,可是这二十多年来,我早就把叶家当成自己的家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先生,为了这个家好!”

    “是吗?不经我允许,就向我母亲随便胡说八道,也叫为我好?明知道我喜欢凯瑟琳,明知道我说梓安是我的儿子,你却依然可以一口一个野小子的叫着他。他还只是一个四岁的孩子!你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怎么能够如此无礼?还有这个花瓶,你说是梓安撞碎的,我倒是想问一下,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他?先别说你别调出任何的监控来调查事情的真相,就算真的是梓安撞碎的又怎么样?整个叶家我都打算留给他的,他砸碎一个花瓶还轮得到你一个佣人来说三道四的教训?你还真以为你是叶家的女主人了吗?是不是我也要把恒宇集团的总裁位子也让给你坐坐?”

    这话说得愈发冷冽了。

    张妈简直应付不过来了。

    她想过叶南弦会动怒,也想过叶南弦会不高兴,但是却绝对没想到叶南弦说话这么不留情面。

    家里还有很多佣人在,本来为了羞辱沈梓安的,她没让佣人离开客厅,没想到如今被叶南弦教训的画面完全的被所有用人看到了。

    张妈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这些话简直比叶南弦当众打了她巴掌都让她难以接受。

    “先生,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我只是……”

    “只是什么?我让你离开叶家老宅,让宋涛安排你住在了郊区的别墅,并且让人伺候你,甚至把你当成长辈一样的伺候着,对你来说,这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如今我同意你回来了吗?谁给你的权利可以随便的进出叶家老宅?”

    叶南弦咄咄相逼。

    张妈有些挂不住了。

    “是老夫人让我回来的,她说……”

    “这里是我当家,不是我妈!你那么喜欢听我妈的,怎么不去国外伺候我妈去?”

    叶南弦猛然打断了她的话。

    张妈睁大了眼睛,直直的看着叶南弦,从他的眼神里,她深深地看到了叶南弦的嫌弃和愤怒。

    他居然嫌弃她了!

    张妈突然心酸不已,老泪不由得流的更凶了。

    “先生,我养育了你二十多年啊,你就这样对我?为了一个女人,一个野孩子……”

    “够了!我再说一遍,沈梓安是我和沈蔓歌的亲生儿子!是五年前那场大火中侥幸活下来的叶家子孙。以你的地位,还不足以让我拿出亲子鉴定给你看,但是你给我听清楚了,沈梓安是我叶南弦的种!这件事儿走到天边我都不怕任何人来查。他是叶家堂堂正正的少爷!以后谁再敢欺负我儿子,别怪我叶南弦不留情面!”

    叶南弦说完,直接抱着沈梓安上了楼。

    张妈完全蒙掉了。

    叶南弦刚才说了什么?

    沈梓安居然是太太和先生的儿子?

    怎么可能呢?

    太太不是在五年前已经死于那场大火了吗?

    可是沈梓安姓沈,沈蔓歌也姓沈,那个凯瑟琳也姓沈,这难道都是巧合?

    难道那个凯瑟琳是太太的姐妹什么的?

    可是也没听说太太有什么姐妹啊。

    张妈完全的愣住了,甚至忘记了腰上的疼痛,她被叶南弦这则消息砸的晕头转向的。

    叶南弦却不搭理她,抱着沈梓安进了卧室,看着沈梓安头上的淤青,心疼的不得了。

    “疼不疼?我给你吹吹?”

    叶南弦不会哄孩子。

    叶睿从小就是楚梦溪带着的,他只是偶尔逗一逗叶睿,如今看到沈梓安这么娇弱的肌肤,他居然有些心慌。

    沈梓安刚才还是很委屈的,但是见到叶南弦这么霸气的为他出气,沈梓安摇了摇头说:“不疼了,真的不疼了。我是男子汉,一点伤不算什么的。”

    “臭小子!”

    叶南弦虽然这么说着,但是眼眶却红了。

    他一把将沈梓安抱紧了怀里,低声说:“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叶南弦是个不会轻易对任何人说对不起的人,偏偏对自己的老婆孩子他没有任何的免疫力。

    见到沈梓安受伤,比他自己受伤都让人难受。而沈梓安越是说不疼,他越是心疼。

    沈梓安觉得自己快要被叶南弦勒的喘不过气来了,可是他能感觉到这个男人对他的心疼和爱护。

    他伸出小胳膊,轻轻地拍打着叶南弦的后背说:“好了好了,没事儿了,都过去了。”

    明明该是躲在他怀里委屈的小屁孩,现在居然反过来安慰他这么一个大人,叶南弦的心怎么都受不了了。

    这孩子到底从小经历了什么,居然能让他如此的懂事和体贴?

    叶南弦咬着下唇,尽可能的忍着眼底的酸涩,却忍不了心底的心疼,犹如燎原之火一般,快速的扩散到四肢百骸。

    见叶南弦完全没有放开自己的意思,沈梓安叹了一口气说:“其实我知道花瓶是谁打碎的,只是我不想说,那个张妈是不是对你很重要啊?如果你真的很喜欢她的话,我可以不和她一般计较的。其实她也没说什么话,野孩子这三个字我在美国的时候也有小孩子说过我,不过被我打趴下了。这个张妈是你很重要的人,我不能对她动手,你放心好了,以后我尽可能躲着她,我乖乖地,让她抓不到我的把柄,你就不会这么为难了。”

    叶南弦的心再次揪了起来、

    这是他的儿子!

    本应该是含着金汤匙出生,在整个海城横着走都没人敢管的太子爷,如今居然为了叶家的一个佣人如此的委曲求全。而他说被人骂做野孩子也不是第一次了,说的很是平静,却让叶南弦听得更加心酸。

    “不!你不用对她避讳,你是我叶南弦的儿子,是我和你妈咪的骄傲,你是叶家名正言顺的太子爷,你没有必要对任何人弯下你的脊梁。梓安,从现在开始,你有爹地护着。你不是野孩子!不管谁对你做了什么,冤枉了你,或者诬陷了你,狠狠地反击回去,不要管对方是什么人。就算你把天捅出一个窟窿来,爹地帮你顶着。不要委屈自己,爹地心理难受。”

    叶南弦的眼泪终究是没能忍住。

    他不是一个轻易落泪的人,可是眼前的儿子却让他负罪感沉重,更是心疼的快要窒息了。

    如果孩子大哭大闹也就罢了,偏偏他这么的懂事,这么的体贴,甚至能够察觉到他的为难。

    可是他作为沈梓安的父亲,他又为孩子做了什么?

    沈梓安有些震惊的看着叶南弦,仿佛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唐子渊对他很好,好的让他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哪个男人对他那样纵容和宠爱了,但是就算这样,唐子渊也从来没有说过,就断他把天捅出一个窟窿来,还有人给他顶着。

    而现在说这个话的人,是他的亲生父亲!

    沈梓安突然觉得有一种难以诉说的情感在心底流动起来,满满的扩散着,让他整个人都觉得温暖如春了一般。

    “老叶,谢谢你!”

    沈梓安开心的笑着,刚才的委屈好像突然间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叶南弦揉了揉沈梓安的头说:“走,咱们下去把这件事儿给解决了,爹地不能让你蒙受不白之冤。”

    “其实那个张妈在诬陷我之前把视频给关掉了,我利用网络又给打开了,你现在去看视频的话,有所有画面的。”

    沈梓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

    他本来没打算说的,如果叶南弦听了张妈的话,信了张妈的话,他就权当那段视频不存在,但是对叶南弦会很失望的。

    但是叶南弦不但信了他,还这么维护他,沈梓安就觉得自己的那点小心思不该存在着。

    听沈梓安这么一说,叶南弦就知道了这臭小子的心思,暗自赞叹这孩子很有心机,将来如果引导得当,会是一块好玉。

    他刮了刮沈梓安的鼻子,抱着他起身朝楼下走去,不过眼神却冷了几分。

    视频上是怎么回事其实他已经能够猜到了,现在他只想知道张妈会是什么样的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