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 > 第145章 我成全了你的报复和怒火

第145章 我成全了你的报复和怒火

    宋涛冷的直打哆嗦,连忙穿上了大衣,并且不由得说道:“这里面是冬天嘛?”

    “这里面是利用生物原理仿造的冬天。”

    沈蔓歌淡淡的说着,已经抬脚朝里面走去了。

    宋涛不太明白沈蔓歌的意思,但是也没有多问,直接跟着进去了。

    这里的梅花园品种很多,甚至连绿梅都有,看的出来叶南弦是真的花了心思的。

    梅花的香味沁人心脾。

    沈蔓歌漫步在梅花林里,心却一点点的融化了。

    走到尽头是一个画舍。

    沈蔓歌漫步前行,轻轻地推开了画舍的门,一阵芳香扑鼻而来。

    这里也摆放着梅花的盆栽,比外面的天然梅花更加的精致。

    沈蔓歌看着画舍里面挂着的画,多少觉得眼熟。

    突然她的眸子红了起来。

    那是一副她四岁时刚学画画时的作品,其实也算不上作品,只是涂鸦罢了,可是叶南弦怎么会有?

    沈蔓歌来到面前,看着上面自己留下来的痕迹,确定这就是自己当年那一副。

    顺着这一副往北一路看去,有她五岁时的作品,七岁时的,八岁时的,还有十二岁得奖的画作。一直到沈蔓歌大学毕业,这里面几乎网络了她这一生所有的作品。

    没一幅作品,叶南弦都让人裱了起来,上面一丝灰烬都没有。

    沈蔓歌的眼泪快收不住了。

    这个傻男人啊,为什么从来都不让她知道这些?

    “这五年来叶南弦经常来吗?”

    沈蔓歌的声音有些低沉。

    宋涛点了点头说:“是,刚开始那段时间,叶总经常一个人待在这里,谁都不让陪着,后来是一个星期来一次,雷打不动的。不过每次过来,叶总都是自己一个人,连我都不许跟随。他说这是他的私人空间,不许任何人踏足。今天我带着太太你来了,不知道回头叶总会不会不高兴呢。”

    “不会。”

    沈蔓歌淡笑着,眉目含情。

    她浏览了整个画舍,仿佛看遍了自己的一生。

    叶南弦虽然没有给她设立坟墓,但是却以这种方式来想念她,思念她。这样深厚的感情如果都不是爱的话,那还有什么是爱情呢?

    沈蔓歌慢慢的观察着,细细的打量着。

    穿过画舍,后面是一间卧室。

    这里挂着一套婚纱和中国式的礼服。

    沈蔓歌看的出来,那是她结婚的时候穿的,当初这件婚纱是叶南弦从国外空运来的。虽然婚礼办得十分仓促,但是该给她沈蔓歌的一切,叶南弦从没有将就过。

    据说这件婚纱是法国巴黎著名的设计师设计的,叶南弦很久之前就订好了。

    或许是当年不是为了她沈蔓歌准备的,但是最终穿在了她的身上,成了她的婚纱,她的结婚礼服。

    而那间中国式的礼服则是沈蔓歌自己挑中喜欢的,双领开襟,很复古,也很端庄大气。

    她来到礼服面前,轻轻地摸着,仿佛还能感觉到上面的温度。

    在礼服后面挂着一套白色的燕尾服,那是叶南弦当年穿的,是沈蔓歌亲手为他买的。

    如今这一套礼服挂在这里,身后的正中央庭堂上挂着一块匾额,上面写着四个烫金大字。

    “百年好合!”

    沈蔓歌的鼻子一酸,再也忍不住的落下泪来。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是她当初嫁给叶南弦时唯一的想法。五年前她以为叶南弦背弃了她,从而开始恨着这个男人,却没想到这五年来,他却以这种方式缅怀他们之间的婚姻和情感。

    沈蔓歌看到正堂桌子上放着两枚戒指,正是他们结婚时的戒指。

    当时沈蔓歌是把戒指留下来的,没想到叶南弦还保留着。

    戒指下面是他们的结婚证。

    结婚证已经不新了,甚至边角有些磨损,看得出来被人经常抚摸翻看。

    沈蔓歌拿出来看了一眼,曾经熟悉的样貌让她热泪盈眶。

    突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沈蔓歌拿出了袖口里的照片。

    那是从霍家带出来的,是霍振峰画架上的女人,是一张泛黄的照片,可是诡异的是,她居然和以前的沈蔓歌长得一模一样!

    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如此相似之人?

    关键是哪个女人如果和霍振峰有什么关系的话,现在也差不多和沈妈妈的年纪相仿了吧?

    沈蔓歌心理有些不安。

    这个女人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怎么会那么像?

    如果说他们是一个人,估计也没人会怀疑的,可是她却偏偏和这个女人没有任何的关系。

    沈蔓歌心理闪过疑虑。

    她从来没有听说过自己不是沈家的孩子,更没有听说过沈家和霍家有什么来往,甚至有什么亲戚关系,那么这相似的照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沈蔓歌百思不得其解。

    她再次将照片收了起来。

    这里到处都是她的气息,即便是她人不在,这里的一花一草,一树一木都是按照她的喜好来装扮的。

    与其说这里是叶南弦的私人墓地,不如说是给她沈蔓歌专门打造的私人空间。

    沈蔓歌坐在屋子里,虽然寒冷无比,可是心却是热的,血是沸腾的。

    宋涛冻得有些受不了了,不得不提醒沈蔓歌说:“太太,我们该回去了,叶总也不知道午饭吃了没有。”

    被他这么一说,沈蔓歌这才想起自己也还没来得及吃午饭,更别提叶南弦了。

    “好,回去吧。”

    沈蔓歌现在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叶南弦。

    这个男人简直太闷骚了。

    他对她的好为什么不早点告诉她呢?

    这五年来对她的思念为什么不让她知道吗?

    沈蔓歌迫不及待的往外走,甚至在门口摔了一跤,吓得宋涛连忙搀扶,沈蔓歌却笑着说:“没事儿,不疼。”

    宋涛觉得沈蔓歌的情绪有了变化,高兴地有些莫名。

    他不知所以,却还是搀扶起了沈蔓歌。

    沈蔓歌的膝盖有些淤青,不过却不怎么在意。

    两个人出了私家园林之后,一路往医院赶去。路过御食园的时候,沈蔓歌让宋涛停下了。

    她进去给叶南弦买了一份鸽子汤。

    听说鸽子汤对伤口愈合很有好处。

    沈蔓歌一路小心的拿着鸽子汤回到了病房。

    “叶南弦,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回来?”

    沈蔓歌的声音清扬,带着一丝开心和欣喜。

    叶南弦却淡淡的看着她,无悲无喜。

    “怎么了?”

    沈蔓歌这才察觉到病房里的气氛好像不太对劲。

    宋涛连忙想到了什么,刚要开口,却被叶南弦给呵斥住了。

    “出去!”

    这一声呵斥带着一丝压抑和隐忍,更有一丝说不出来的愤怒。

    沈蔓歌有些讶异,将手里的鸽子汤放在了桌子上,快速的倒了一晚出来递给了叶南弦,笑着说:“你快趁热喝,我听老人说,身上有刀口的话,喝鸽子汤愈合的快,今天没时间了,明天我亲自买了鸽子给你煮。”

    叶南弦看着眼前热气腾腾的鸽子汤,脑海里却不断的浮现出赵宁询问沈蔓歌的话。

    他突然开了口。

    “你这次回来是为了复仇和报复回来的是吗?你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虚情假意,都是为了利用我是吗?”

    沈蔓歌突然就愣住了。

    她仿佛明白了什么,手臂多少有些僵硬。

    “你让宋涛跟着我是为了监视我?”

    “告诉我是不是?你以前对我的好,对我的感情都在那场大火中被燃烧掉了是吗?现在你对我是什么感情?是恨?还是报复?你想知道我叶南弦爱上你沈蔓歌之后是什么样子是吗?现在满意了吗?有没有很有成就感?你是不是也得让我去大火里体验一回你当年的绝望?你说啊,只要你说,我就去。我成全了你的报复和怒火。”

    叶南弦的眸子有些猩红,甚至有些晶莹的东西在眼眶中徘徊着。

    心好痛!

    原来爱上一个人不单单是有甜蜜的,还有彻骨的疼痛。

    他以为这五年来他已经经历了世界上最煎熬的岁月,没想到五年的时光还不如现在赵宁反问沈蔓歌的一句话。

    她没有回答,那就是默认!

    一想到沈蔓歌是带着复仇的心思回来靠近自己的,一想到从这次见面到现在,沈蔓歌的欲擒故纵,叶南弦就有些承受不了。

    他像个傻子似的被耍的团团转。

    如果沈蔓歌回来就告诉他,她是为了当年的复仇而来的,哪怕是要他这条命他都不在乎。

    可是现在他心痛的无以复加。

    依然可以为了她付出一切,乃至生命,只是心口的位置好像被人撕开了一个大洞,鲜血淋漓的,痛不欲生。

    沈蔓歌从没见过这样的叶南弦,他好像随时随地都会哭出来似的。

    这不是叶南弦。

    叶南弦是坚强的,是冷漠的,怎么会哭呢?

    可是为什么心口莫名的有些发酸?

    “叶南弦,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你敢说你回来不是为了报复我?不是为了回来利用我?”

    叶南弦的声音颤抖着。

    沈蔓歌却无言以对。

    她回来的初衷确实是为了报复,更是为了回来拿走叶南弦身上的一个东西,可是现在她要怎么解释?

    沈蔓歌着急的说:“以前都是因为误会,现在我对你是真的。叶南弦,我承认我这次回来对你确实另有所图,但是那不是为了我自己,是为了我们的……”

    “够了!”

    叶南弦猛然打断了她的话,甚至一把掀翻了她手里的鸽子汤。

    鸽子汤很热,泼洒在沈蔓歌手背上的时候,她的手背立马红了。

    叶南弦想要伸手却看一下,最终还是忍住了。

    他紧紧地握着自己的双手,冷冷的说:“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