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 > 第220章 你有我来爱

第220章 你有我来爱

    “不知道,没看清,人一闪而过,然后就是你出现了。”

    沈蔓歌幽幽叹息。

    如果没有这么个事儿,她至于把叶南弦当成贼来打么。

    叶南弦没再说话,低声说:“快睡吧,有我在,不会有事儿的。”

    “嗯。”

    沈蔓歌今天的活动量比较大,特别是追余薇薇的时候,更是让她有些疲惫,如今一番折腾下来,闻着叶南弦的气息,听着他的心跳声,沈蔓歌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均匀的呼吸声传来,沈蔓歌已经睡着了,可是叶南弦却了无睡意。

    这样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到底是谁在搞鬼?

    而对方这样吊着沈蔓歌到底是什么意思?

    叶南弦的想法和沈蔓歌是一样的,这个人肯定还在疗养院里,但是能够悄无声息的潜藏进来,并且监视着沈蔓歌,这个人绝对不简单。

    会是谁呢?

    叶南弦想不明白。

    他抬起头看向了天花板,因为把灯给关了,所有一处忽明忽暗的闪烁引起了叶南弦的注意。

    叶南弦将沈蔓歌从什么怀里轻轻地移开,然后将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自己却直接起身,朝着忽明忽暗的闪光点快速的抓了过去。

    可能是因为他动作过快,闪光点顿时被他抓在了手里。

    叶南弦看到是个摄像头的时候,顿时明白了什么。

    或许不是人在暗处监视着,而是利用电子眼在监视着沈蔓歌,故意引起沈蔓歌的恐慌。

    叶南弦快速的将摄像头连接上了电脑,可惜对方十分警觉,已经切断了电源,叶南弦只能望而兴叹。

    到底是谁呢?

    他看着摄像头陷入了沉思。

    其实他不是没有怀疑的对象,只是觉得不太可能。

    会是唐子渊么?

    可是他绑架了沈家父母是为了什么呢?

    叶南弦想不明白,难道是为了让沈蔓歌回到他的身边去吗?还是说另有目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外面的保镖已经回来了。

    叶南弦出去询问了一下情况,果不其然没有什么收获。

    这个人既然能够悄无声息的潜进疗养院,必然对这里的地形十分熟悉,或者说隐藏在这个疗养院里,而余薇薇这个人引起了叶南弦的注意。

    或许该从这个女人入手。

    “给我查一下余薇薇这个人。”

    叶南弦的话让保镖微微点头,然后低声说:“叶总,余薇薇的脸部受伤了,说是做实验的时候伤到的,目前正在疗养院养伤,不过不知道和原先的脸有没有太大的却区别。”

    “这么巧?”

    叶南弦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偏偏这个时候,这个敏感的时期,余薇薇的脸毁容了。

    叶南弦挥了挥手,让保镖出去了,自己一个人打开电脑开始调查余薇薇的具体情况。

    余薇薇是院长的女儿,母亲是个有名的画家,家庭背景十分简单,而且余薇薇和麦克的关系很不错。

    看到这里,叶南弦给麦克打了电话。

    麦克接到叶南弦电话的时候,多少有些郁闷。

    “我说叶子,你能不能白天找我?晚上我要睡觉的好吗?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啊?”

    麦克打着哈欠嘟囔着。

    叶南弦自动忽略了他的话,低声问道:“你认识余薇薇?”

    “认识啊,微微怎么了?”

    麦克听到叶南弦提起了余薇薇,多少有些惊讶。

    “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怎么?你对她感兴趣啊?我可告诉你啊,微微这女人泼辣着呢,你可驾驭不了。她不像嫂子那样温柔,是个十足十的小辣椒。”

    麦克打趣的说着,为了让自己能够清醒一些,他起身倒了一杯咖啡喝了一口,稍微提了提神。

    叶南弦对麦克的口无遮拦已经免疫了。

    他咳嗽了医生说:“余薇薇学什么专业?”

    “医学啊,还能学什么?不过这丫头喜欢鼓捣一些试验品,好几次都把实验室给炸了,我听说不久前又炸了一间实验室,还让自己的脸被毁容了,我这还没来得及去看她呢。怎么了?到底给你惹什么麻烦了?我告诉你,叶子,微微虽然有些泼辣,不过人还是不错的,和我从小一起长大,你可别针对她啊。”

    麦克有些关心的话让叶南弦微微一愣,下意识的问道:“你喜欢她?”

    “胡说什么呢。”

    麦克反应很大,回复的也很快,却恰恰表明了自己的身份。

    叶南弦靠在了沙发上,笑着说:“男子汉大丈夫,喜欢就去追啊,这么畏畏缩缩的,可不像我认识的麦克。”

    “你不知道,微微喜欢的类型不是我这样的。”

    麦克有些郁闷,被人察觉了心意,却又发泄不出去,这感觉真不是普通的难受。

    叶南弦鼓励他说:“甭管是不是喜欢的类型,只要你喜欢就去追,你什么时候这么没自信了?”

    “那是你没见过微微真实的样子,她长得很漂亮的,和嫂子不分上下。”

    “我眼中只有蔓歌最漂亮。”

    叶南弦说着,眼神不由自主的飘向了沈蔓歌。

    她依然睡得很熟,好像忘去了一切烦恼,像个孩子似的,让人心情也能莫名的安宁下来。

    麦克生生的被塞了一把狗粮。

    “我说咱大半夜的不发狗粮行么?”

    麦克有些郁闷了。

    叶南弦这才将心思收了回去,低声说:“给我余薇薇的所有资料,我要所有的。”

    “你到底要干嘛?我可警告你,叶子,你要是伤害了微微,我和你没完。”

    麦克的警告叶南弦并没有放在心上,对他而言,只要余薇薇不是他要找的人,其他的他干涉不着。

    两个人又说了会话,叶南弦就把电话给挂了。

    目前来说最有嫌疑的人就是余薇薇了。

    等回头麦克吧余薇薇的资料发过来,叶南弦就能排除医院里的一些隐患了。

    做好了这一切,他起身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这才重新回到床上。

    沈蔓歌下意识的寻找到了叶南弦的位置,然后双手轻轻地揽住了他的腰,把脑袋靠在了他胸口的位置上,再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是她下意识的举动,却也让叶南弦觉得温暖。

    曾经婚后三年,她也是这么无意识的寻找他的位置。

    如今这习惯让他再次重温,仿佛回到了过去。

    叶南弦将她拥入怀中,含笑入眠。

    一夜好梦。

    沈蔓歌第二天睁开眼睛的时候,叶南弦已经不在了。

    两个孩子还没醒来,看样子睡得比较香甜。

    沈蔓歌伸了一个懒腰,感觉这一觉睡得真舒服。

    她起身收拾了一下自己,房门就被人打开了。

    “醒了?”

    叶南弦端着早餐进来了,那香味扑鼻,刺激着沈蔓歌的味蕾,让她不由自主的感觉到饿了。

    “你这一大清早的去做饭了?”

    “嗯,叫他们起来一起吃点。”

    叶南弦将饭菜放在了桌子上,起身去吧叶睿给拎了起来。

    叶睿揉着惺忪的眼睛看着叶南弦,“爹地,我好困啊!”

    “起来吃饭了。吃完饭陪我出去跑步。”

    叶南弦的话让叶睿再次哀嚎起来。

    “我不要跑步,我要睡觉!”

    “三个数,你要是还不清醒,我不介意帮着你清醒。”

    叶南弦说完就把叶睿给放下了。

    “一!”

    叶睿打折哈欠,怎么都抬不起头来。

    “二!”

    叶睿勉强的睁开了眼睛,使劲的摇了摇头,希望自己能够清醒一些。

    “三!”

    “醒了!”

    叶睿简直快要哭了。

    他心不甘情不愿的起床,打着哈欠去了卫生间刷牙洗脸。

    叶南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来到了沈落落的窗前。

    “宝贝,起床吃饭了。”

    叶南弦的声音十分温柔,简直和对待叶睿的样子判若两人。

    沈落落揉着自己的小鼻子,打着哈欠,看到是叶南弦,双手立刻还上了他的脖子,奶声奶气的说:“爹地,早。”

    “早!亲爱的宝贝,爹地做了好吃的早餐,我们起来吃饭好不好?”

    “好。”

    沈落落虽然很困,但是能够和爹地在一起吃饭真的很不错哦。

    她爬了起来。

    叶南弦开始帮她穿衣服。

    沈蔓歌在一旁看着叶南弦和孩子们的互动,突然觉得岁月静好。

    如果梓安也在就好了。

    她觉得必须去问问杨帆,什么时候能够让她见到梓安,可是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太允许她出去。

    沈蔓歌有些郁闷了。

    叶南弦伺候完沈落落穿好衣服之后,沈落落这才发现沈蔓歌也在。

    “妈咪,早。”

    她朝着沈蔓歌笑了笑,然后就朝着卫生间走去。

    沈蔓歌觉得自己被忽视了。

    这小丫头平时最喜欢粘着她的,如今心理眼里却好像只有叶南弦,简直让她很不平衡。

    “落落,我要一个早安吻。”

    沈蔓歌闷闷的说着。

    沈落落转过身来,看着沈蔓歌,有些为难的说:“可是我没刷牙耶。”

    “妈咪不在乎。”

    “可是我还没给爹地早安吻呢。”

    说话间,沈落落连忙走了回来,在叶南弦的脸上吧唧一声,那清脆的声音简直让沈蔓歌嫉妒的不行。

    沈落落亲完了叶南弦之后,这才来到沈蔓歌面前。

    沈蔓歌俯下身子,沈落落只是象征性的亲了她一口,然后转身就朝卫生间走去。

    这么敷衍的动作沈蔓歌简直愣住了。

    这还是她那个贴心贴意的小棉袄吗?

    “落落不爱我了!”

    沈蔓歌郁闷的有些难受。

    叶南弦将她的情绪收入眼底,从身后抱住了她,低声说:“你有我来爱呢,不就是一个早安吻么?我给你!”

    说话间,他已经低下头,在沈蔓歌的唇齿间辗转反侧,欲罢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