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 > 第222章 这就是你报答我的方式

第222章 这就是你报答我的方式

    余薇薇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

    沈蔓歌的脸色很不好看。

    叶南弦是她的丈夫,如今却被别人当着自己的面宣布要追求叶南弦,沈蔓歌的脸顿时沉了下来。

    “余小姐,我想你可能搞错了。”

    “我有没有搞错你就别管了,沈蔓歌,真想不到,你还能有这个艳福。不过这个男人我看上了,我不管你和他什么关系,从现在开始,我就要追他!”

    余薇薇说的十分强势。

    沈落落一听就哭了。

    “你这个坏女人,爹地是我的!你不许和我抢爹地!”

    她紧紧地抱住了叶南弦,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余薇薇很没有好感。

    余薇薇冷冷的看着她说:“我又不抢你,你紧张什么?你放心,我对你没兴趣。”

    沈落落“哇”的一声就哭了。

    “爹地,我不喜欢这个坏女人,你让她走!”

    沈落落抱着叶南弦就是哭。

    叶南弦的脸色很难看。

    “余小姐,请你出去!”

    “我还没和沈蔓歌说完话呢,我……”

    “滚!”

    叶南弦的声音猛然沉了下来,那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低气压瞬间充斥着整个屋子,就连叶睿都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哆嗦。

    好可怕!

    原先的爹地又回来了!

    他下意识的拉住了沈蔓歌的手。

    沈蔓歌也有些被吓到了。

    叶南弦很少这么没有风度,不过余薇薇确实触碰到了他们的底线。

    沈落落是他们的宝贝,而余薇薇不但如此对待沈落落,现在还要对沈蔓歌宣战,要抢走叶南弦,这简直孰可忍孰不可忍。

    余薇薇自然也是吓了一跳。

    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这样对她说话呢,不过她也只是微楞了一下,然后特别兴奋的说:“哇,你好MAN哦!我喜欢!”

    沈蔓歌的脸色再次难看起来。

    “余小姐,你要和我说什么,可以出来说了。”

    她拉着余薇薇的手,几乎半强迫的将余薇薇给拉了出来。

    叶睿怕她出事,想要跟着,却被沈蔓歌推进了房间里。

    沈落落哭的十分伤心,叶南弦即便现在想出去帮助沈蔓歌也不能,他连忙蹲下身子安慰沈落落。

    余薇薇被沈蔓歌给拽出来之后,一把甩开了她的手。

    “别碰我!你这个虚伪的女人!”

    沈蔓歌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好心赚了个驴肝肺。

    如果不是因为同情余薇薇毁容了,她是不会吧颜大师的地址告诉余薇薇的,谁知道余薇薇居然是这个样子,一时间也觉得自己有点多事了。

    “不管你怎么看,我给你的地址和电话都是真的,至于颜大师为什么不给你治脸,那是颜大师的事情。我和你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了,从现在开始,你我没必要联系和牵扯了。”

    说完,沈蔓歌转身就走。

    余薇薇却一把拦住了她。

    “你什么意思?你把我追了半个疗养院,把我当成什么狗屁嫌疑人,这一切都是你故意的把?说,你是不是很早就注意我了?故意害我出丑呢?”

    对余薇薇的话,沈蔓歌觉得莫名其妙的。

    “余薇薇,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我刚才说过了,颜大师的事情我是真心想帮你的,至于颜大师为什么不帮你,我怎么会知道?”

    “少来,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你现在给颜大师打电话,如果她说认识你,那我绝对不找你麻烦了。”

    余薇薇的话让沈蔓歌有些郁闷,不过想一想自己也没什么可怕的,这才拿出电话打给了颜大师。

    可是以往熟悉的号码现在拨过去,那边却一直占线,最后直接没人接听,乃至再后来,沈蔓歌刚打过去,对方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这样的颜大师简直不是沈蔓歌所熟悉的!

    怎么会这样?

    余薇薇冷笑的看着她说:“怎么样?还装吗?装不下去了吧?原先我还以为你是个好人,现在看来也不过就是个白莲花。叶南弦会和你在一起,简直就是他眼瞎,或者被你迷惑了。别以为你给他生了个孩子就有把握了,我告诉你,我余薇薇想要的男人,还没有要不到的,等我恢复了这张脸,咱们走着瞧!”

    说完余薇薇转身就走,只是在经过沈蔓歌身边的身后,用肩膀狠狠地撞击了她一下。

    沈蔓歌差点跌倒,余薇薇却冷笑着离开。

    对余薇薇的挑衅,沈蔓歌很是气愤,不过脑子里却觉得奇怪。

    颜大师为什么不接她电话呢?

    是不是颜大师发生了什么意外?

    想到这个可能,沈蔓歌有些紧张起来。

    颜大师这五年来和她亦师亦友,还帮她恢复了容貌,她对自己的恩德沈蔓歌怎么都不可能忘却。

    如今颜大师不可能不接他的电话,除非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她能发生什么事情呢?

    沈蔓歌突然想起了唐子渊。

    颜大师是唐子渊介绍给她的,这五年来虽然她和颜大师的关系很好,但是颜大师和唐子渊的关系也不错。

    如今颜大师的手机没人接听,她第一时间想给唐子渊打电话问问,可是拿在手里的手机却又千金重。

    和唐子渊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她还没想好怎么去面对唐子渊。

    叶南弦和唐子渊之间的战争她也是知道的,可是她宁愿做个鸵鸟,什么都不管不顾,不闻不问,任由着他们两个去争斗。

    毕竟唐子渊确实对沈落落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叶南弦又权利对他做些什么。但是对于她沈蔓歌来说,唐子渊对她有救命之恩,这一点她也没办法抹杀。

    这种矛盾的心情让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给唐子渊打电话。

    纠结的时间里,沈蔓歌再次给颜大师打了几个电话,可是依然没有人接听。

    她的不安越来越大了。

    想起沈家父母的失踪,沈蔓歌终究是有些抵不过心里的忐忑,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当电话响了两声之后,那边的电话就被人接听了。

    “我是唐子渊。”

    唐子渊熟悉的声音在沈蔓歌的耳边响起。

    他依然那么低沉,可是却带着一丝落寞。

    沈蔓歌的心里挺不是滋味的,低声说:“我是沈蔓歌。”

    “终于想起给我打电话了?还是说你是替叶南弦来对我说,让我放弃的?”

    唐子渊听到沈蔓歌的声音并没有太大的意外,好像知道这个号码就是她的一般。

    沈蔓歌的心理很不好受,如今被唐子渊这么一问,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她是落落的母亲,唐子渊对落落的所作所为沈蔓歌十分气愤,其实她又是被唐子渊所救,虽然说一码归一码,可是这样复杂的情感让她如何抉择?

    沈蔓歌深吸了一口气说:“唐子渊,颜大师好像不太对劲。我给她打电话,没人接听,你可不可以去看看她有事儿没事儿?”

    “你现在还有时间担心颜大师?怎么?被我囚禁完了,还要被叶南弦继续囚禁么?你现在连出门的资格都没有吗?还是说颜大师在你心目中也不过就是一个过客而已?也是,在你心里还有谁比得上叶南弦呢?为了叶南弦,哪怕付出一切都无所谓是么?”

    唐子渊说话句句带刺,刺的沈蔓歌浑身难受。

    “你何必说话如此难听呢?”

    “难听么?我虽然囚禁了你,但是蔓歌,是我把你从堕落天使救出来的吧?没有我,你的下场会是什么你不知道?五年前如果没有我,你现在还能和叶南弦一起联起手来算计我?”

    “我没有!”

    沈蔓歌被唐子渊的质问问的有些着急。

    “我没有和叶南弦一起算计你!”

    “没有吗?没有的话,叶南弦明明把你救出去了,却非要说我囚禁了你,来我们唐家要人,这难道不是你默认的?叶南弦对我们唐家的事业开始打击收购,难道你不知道?你都知道,可是你做了什么?沈蔓歌,你什么也没做不是吗?你眼睁睁的看着叶南弦对付我,对付唐家。这就是你报答我的方式?嗯?”

    唐子渊的情绪显然十分激动。

    沈蔓歌本来不想说的,但是现在听到唐子渊这么说的时候,她低声说:“我为什么会这么做你不清楚吗?五年前你救了我,我以为你是我的恩人,我把你当朋友,我觉得你是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可是你为什么要对落落做那样的事情?她还是个孩子!怎么可能承受吗啡的折磨?如果没有你的暗中授意,落落或许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你对我有情,怎么就不能对我的女儿好一点?”

    “我对她还不好吗?沈蔓歌,这五年来难道不是我出钱在给她治病么?可是你明知道她是先天性的肾衰竭,她就算治疗也活不了多久的。3我为什么要让她死?那是以为我知道,她的存在会让你再一次的投入叶南弦的怀抱!我对你的感情你一直都是知道的,可是为了落落,你还是回国了不是吗?我只是想把你留在身边而已。如果落落和梓安一样健康,我怎么会那样对她?我也不过是为了减轻她的痛苦罢了。”

    “够了!”

    沈蔓歌觉得这样的唐子渊简直太陌生了。

    他怎么可以说的这么理所当然?

    怎么可以把事情做得这么狠绝之后还说是为了她好?

    “如果我的幸福是要考牺牲掉我女儿的生命来成全的话,那我宁可不要!唐子渊,是我配不上你,我早就说过,你值得更好的女人,你又何必……””付出的心能收回来吗?如果能的话,你教教我。教教我怎么变得像你一样狼心狗肺,薄情寡义!”

    唐子渊这句话直接让沈蔓歌愣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