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 > 第224章 他才是最重要的

第224章 他才是最重要的

    沈蔓歌本来心情就不好,如今被余薇薇这么一搅和,心情更加郁闷了。

    “余薇薇,天底下的男人那么多,你干嘛非要和我抢?”

    “因为叶南弦这个男人好啊!好东西都要抢才能得到的,你不知道吗?还是你觉得叶南弦就该天生对你好?你凭什么呀?”

    余薇薇的话让沈蔓歌有些回答不上来。

    是啊!

    凭什么呀?

    不就凭着叶南弦对她的感情么?

    不就觉得不管她做了什么,叶南弦都能原谅她包容她么?

    可是她又凭什么这么理所当然的自以为然呢?

    沈蔓歌仿佛想通了什么,想要去找叶南弦说个明白。她对唐子渊是有感激,但是绝对不是他想的那个样子。

    她抬起脚想要离开,却被余薇薇给拦住了。

    “让开!”

    “要我让开也可以,把叶南弦让给我呗!”

    余薇薇笑了起来,虽然很恐怖,但是也没吓到沈蔓歌。、

    “叶南弦不是物件,不是我说让就让的,你要是有本事让他喜欢上你,那你就抢。”

    “你倒是蛮自信的,是不是以为我这张毁容的脸抢不过来叶南弦?我告诉你,就算没有颜大师,我也一样会恢复容貌的。不信咱们走着瞧!”

    余薇薇的挑衅并没有让沈蔓歌往心里去。

    叶南弦是个什么样的人她最清楚,他一旦对什么人动了情就会至死不渝的,虽然她刚才让他生气了,失望了,但也不至于让叶南弦做出什么错误的决定。

    所以对余薇薇的叫嚣沈蔓歌并没有放在心上。

    她快速的离开了,去找叶南弦的时候才发现叶南弦出去了。

    宋涛有些欲言欲止。

    “有什么话就说吧。”

    沈蔓歌见他难受的样子,索性率先开了口。

    宋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后脑勺说:“太太,你是不是和叶总闹别扭了呀?”

    “你看出来了?”

    沈蔓歌有些哭笑。

    如果连宋涛都看出来了,还有谁看不出来叶南弦生气了吗?

    宋涛摇着头说:“我不是看出来了,我是感觉出来的。叶总先前让我去请一个珠宝设计师设计婚戒,如今那设计师有点忙,让我问问叶总能不能改期愉悦,叶总居然说随便。”

    这句话让沈蔓歌有些微楞。

    “婚戒?叶南弦让你找设计师设计婚戒?”

    “对啊,叶总没和你说嘛?叶总把你的尺寸和他的尺寸都告诉我了呢。他还说要给你一场盛大的婚礼,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是他叶南弦的妻子。“

    听宋涛这么一说,沈蔓歌的心理愈发的不是滋味了。

    叶南弦一心一意的要和她结婚,要给她一个名分,甚至想要给她一个意外和惊喜,可是她做了什么呢?

    就因为颜如玉的失踪,就因为唐子渊的几句话,就让她那样对待叶南弦,质问与他。

    她到底怎么了?

    难道真的像叶南弦说的,她心理有唐子渊?

    是以为唐子渊话的影响?

    沈蔓歌觉得自己简直太混蛋了。

    她怎么可以这样呢?

    叶南弦针对唐子渊到底是为了什么,别人不知道,难道她还不清楚吗?

    在被唐子渊囚禁的日子里,叶南弦肯定不好过,在叶南弦前去解救她的时候,她的狼狈,她的不堪,甚至回来后她的心理障碍,无时无刻的不在折磨着叶南弦。

    叶南弦爱她,把她当成手心里的宝儿,见她被唐子渊还成这个样子,他怎么可能不生气?

    而沈落落是他的女儿,被唐子渊以爱的名义下了吗啡,致使沈落落现在的身体比预计的还要糟糕,作为一个父亲,他不该找唐子渊拼命吗?’

    不管是对她还是对落落,叶南弦都是放在心尖上的。可是他针对唐子渊的时候,她没有出声,作为妻子,她这是对丈夫的不尊重,作为母亲,她是对落落的不负责任。

    可是她却始终顾念着唐子渊五年前对她的救命之恩。

    难道唐子渊后面所做的这些抵不过他对她的救命之恩吗?

    那么她到底还在犹豫什么?

    沈蔓歌觉得自己可能真的病了,还是说她对唐子渊不仅仅是恩情?

    她自己也糊涂了。

    宋涛见沈蔓歌整个人站在那里不知所云,一时间有些着急。

    “太太,你没事儿吧?叶总就是一时气愤,你放心好了,他出去转转就会回来了。叶总本身就很别扭,你也知道的,你别和他一般见识。”

    宋涛越是这么说,沈蔓歌越觉得自己不是东西。

    什么叫别和叶南弦一般见识?

    好像从头到尾都是叶南弦在宠着她,不和她一般见识。

    刚才的话也不知道伤没伤到叶南弦。

    沈蔓歌十分懊恼。

    “你看到他往哪个方向去了吗?”

    “没有,不过太太,你最好还是别处去了,外面比较乱,而且叶总和唐家之间的战争现在才刚开始,你现在出去恐怕不太好。”

    宋涛说的十分隐晦,不过沈蔓歌还是听明白了。

    是啊,唐子渊为什么要让自己出去呢?

    他明知道叶南弦在保护她,却还是希望她出去,这意思简直显而易见了。

    虽然不想用小人的心思去揣测唐子渊,但是沈蔓歌知道,如今的唐子渊和以前的唐子渊不一样了。

    况且这疗养院中肯定还有其他的人在监视着她。

    那个监视着她的人是谁?

    会和唐子渊有关吗?

    以前沈蔓歌从来没往唐子渊身上想,如今仔细想想自己和唐子渊通电话的情景。

    唐子渊丝毫不惊讶她的电话号码,她记得唐子渊有个习惯,就是陌生号码一律不接的,况且她打的还是唐子渊的私人号码。

    也就是说唐子渊是知道这个号码的。

    可是他怎么会知道?

    叶南弦想要隐藏一个人的号码是绝对可以做得到的,但是唐子渊却知道了,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事情发生?

    沈蔓歌的心情有些沉重。

    “我先回去了,叶南弦如果回来,你记得和我说一声。”

    “好的,太太。”

    宋涛见沈蔓歌不是非要出去,这才松了一口气。

    虽然叶南弦走的十分气愤,但是宋涛知道,叶南弦还是担心沈蔓歌的。

    沈蔓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手机还是被拆开来放在床上,没有任何的改动。

    沈蔓歌坐在床边,将手机重新组装起来。

    她不相信父母的失踪和颜如玉有关,但是颜如玉为什么要跑呢?

    叶南弦也不是洪水猛兽,就算是过去五年她对叶南弦误会很深,但是那个时候颜如玉还是很气愤的,说什么都要亲手教训一下叶南弦才肯罢休的。

    但是如今她居然逃了。

    在知道叶南弦来找她的时候,她逃了!

    这是什么道理?

    而且颜如玉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父母的电话号码,她又怎么会给父母打电话呢?打电话又是因为什么事情呢?

    难道父母的失踪真的和颜如玉有关?

    沈蔓歌的脑子很乱。

    叶南弦虽然气愤,但是绝对不可能骗沈蔓歌的。

    她刚才是被猪油蒙了心,才会那样对待叶南弦,如今想起来真是后悔不已。

    现在想想叶南弦的话,如果叶南弦说的都是真的,难么颜如玉到底在父母失踪的这件事情上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呢?

    她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沈蔓歌想不明白,她现在真的非常希望知道颜如玉的消息,或许知道了颜如玉的消息之后就会知道一切真相,到时候父母也会找到的。

    想到父母,沈蔓歌心急如焚,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她打开了电视机,希望用电视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却被里面的新闻给镇住了。

    前不久才听说叶南弦和唐子渊开战了,在商场上引起了很大的动荡,而唐子渊为了南部郊区那块地,向某个风投公司借了钱,抽回了一些资金,表面看上去唐家就算是和叶家打官司,也不会让自己损失多少。

    可是今天的新闻上居然曝出,唐子渊借钱的那家风投公司是叶南弦的!

    叶南弦作为风投公司的负责人,现在要撤回对唐氏集团的融资,一时间在整个商业圈子扎起了一层水浪。

    唐家是百年家族,在美国更是根深蒂固,叶南弦是海城过来的,单枪匹马,所有人都不看好叶南弦,但是这场仗显然的是叶南弦占据了主导地位。

    沈蔓歌看着电视上的叶南弦冷漠的样子,知道他是被自己刚才的话给刺激了,所以才向唐子渊出手了。

    意外吗?

    心疼吗?

    觉得对不起唐子渊吗?

    沈蔓歌并没有这样的感受,甚至觉得心静如波。

    显然的,在她的心里,叶南弦和孩子才是最重要的。以前纠结在心头的矛盾点现在终于想开了、。

    唐子渊五年前是救了她,但是五年后对沈落落和对她所做的一切,足以抵消了五年前的救命之恩不是吗?

    沈蔓歌看着唐子渊狼狈的样子,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唐子渊如此狼狈。

    不得不说,叶南弦真的很有手段,而这个男人居然是她的丈夫!

    沈蔓歌突然升起了一丝自豪的感觉。

    她怎么看都觉得叶南弦很帅。

    他生气的时候很帅,他冷漠的样子很帅,甚至现在他不屑一顾,鄙视唐子渊的样子也是那么的帅。

    沈蔓歌觉得自己中毒太深了。这样的自己怎么可能不爱叶南弦呢?

    她迫不及待的想要给叶南弦打一个电话,告诉他在她的心里,唐子渊并没有那么重要,而他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当沈蔓歌拿出手机的时候,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手机上那熟悉的电话号码让沈蔓歌微微一愣,心里却有些不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