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 > 第292章 这个理由够吗?

第292章 这个理由够吗?

    “怎么?要恼羞成怒了?利用你的身份地位对我打击报复了吗?还是说要杀我灭口了?你最好能够让我一次性死绝了,不然的话,我光脚不怕穿鞋的,我就怕你承受不起我的报复。”

    小诗此时的样子十分狰狞。

    沈蔓歌突然有些无语了。

    “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按照我们的约定,我要叶南弦陪我三个月。至于叶南弦答应了我什么,那就是我和他之间的事儿了不是么?所以说他让我做你干妹妹,做沈家的二小姐,我就做。这反正不是你答应我的。而你答应我的也必须实现。”

    小诗的话让沈蔓歌觉得特别无耻。

    “我和叶南弦是夫妻,我们是一体的,他说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你凭什么把我们分开来说?”

    “凭我是女儿的救命恩人,是叶家的功臣。这个理由够吗?”

    小诗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弄得沈蔓歌不知道在说什么好了。

    “看来我们是说不通了是么?”

    “没什么好说的。对了,我要喝水,给我倒杯水,我要热的!”

    小诗这句话是对沈蔓歌说的。

    沈蔓歌气愤难当,却还是忍了忍,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递了过来。

    小诗冷笑一声,直接当着沈蔓歌的面把这杯热水泼到了沈蔓歌的脸上。

    “啊!”

    沈蔓歌惊叫一声,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着。

    护工吓坏了,连忙去拿湿毛巾给沈蔓歌。

    小诗却冷冷的说:“这是对你毁约的惩罚!记住了,下一次我可不会这么心慈手软。”

    “你……”

    沈蔓歌气的浑身发抖,但是抬起胳膊之后看到小诗那张苍白的脸,她的手怎么都落不下来了。

    “蔓歌,你在干什么?”

    叶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看到沈蔓歌抬手要打小诗的时候,快速的跑了过来,直接推开了沈蔓歌。

    “小诗是落落的救命恩人,我让你过来好好感谢一下人家,你就这么感谢的?”

    叶老太太的话让沈蔓歌有些微楞,然后想要解释,却听到小诗哭着抱着叶老太太的腰说:“叶老夫人,你别怪姐姐,是我的错,我就该做完手术离开这里,消失在你们面前的。是我不懂事,是我碍着姐姐的眼了。呜呜,都是我不好,我现在就走。”

    说着,小诗当真想要掀开被子下床,吓得叶老太太连忙阻止起来。

    “你别动!你猜刚动完手术,怎么能这么折腾呢?有我老婆在的一天,我看谁敢动你!”

    叶老太太气呼呼的说着,然后转头狠狠地瞪了沈蔓歌一眼说:“本以为你是个善良的,怎么这么不知好歹?”

    “不是的,妈,是她……”

    “滚出去!”

    叶老太太根本不听沈蔓歌的解释,一声低吼直接打断了沈蔓歌的话。

    沈蔓歌的脸上火辣辣的疼着,身后的水渍还没有干涸,她这么狼狈的样子居然抵不过小诗的完美表演。

    小诗躲在叶老太太身后,朝着沈蔓歌冷笑起来。

    她在社会上混迹了那么久,怎么可能会斗不过一个沈蔓歌?

    她想要的东西从来都没有得不到的,即便是得不到,她也不会让沈蔓歌拥有的开心了就是了。

    沈蔓歌气的牙根痒痒,却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她快速的转身出去,叶老太太却被小诗一把拽了过去。

    “叶老太太,你别这样,她毕竟是叶家的少夫人。”

    小诗说的十分委屈,也有点胆怯的样子。

    叶老太太被小诗及时的拽了过去,并没有看到沈蔓歌身后的水渍,更觉得沈蔓歌脸上的红晕是沈蔓歌气急充血造成的,根本没往别的地方想。

    “没事儿,我还是叶家的老太太呢。你就安心的在这里养伤,以后什么事儿找我就好了。”

    叶老太太看着小诗这么小的年纪就为了救她的孙女失去了一颗肾,心理特别心疼小诗。

    小诗却低垂着头,委屈吧啦的说:“叶总来看过我了,还给了我一些钱和一张卡,可是蔓歌姐姐看到了不太舒服,把银行卡扔了。对不起,我真的不该要叶总的钱的。”

    说着,她又挣扎着想要下地去捡那张银行卡还给叶老太太。

    叶老太太看着银行卡被扔在地上,一时之间脸色很不好看。

    这个沈蔓歌到底是怎么回事?

    先前还挺好的,怎么遇到了小诗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难道以前都是装的吗?

    叶老太太疑惑丛生,却没有说话,只是阻止了小诗之后,将银行卡捡了起来,重新放回了小诗的手里。

    “既然南弦给了你,那就是你的东西。你别怕,有我给你撑腰呢。我已经通知了媒体,我要认你当干女儿,以后你就是我叶家的千金小姐,我看谁敢欺负你。”

    听叶老太太这么一说,小诗连忙摇头。

    “不不不!我不能做您的干女儿的!”

    “你怕什么?只要我说话,沈蔓歌不敢说什么的。”

    叶老太太以为她是害怕沈蔓歌,不由得抬高了嗓音。

    小诗却摇着头说:“叶总说蔓歌姐姐救过我,说和我沈家有缘分,让我做沈家的干女儿,并且给我起名叫沈诗诗。姐姐也是因为这件事儿才生气的吧。”

    听小诗这么一说,叶老太太楞了一下。

    “蔓歌救过你?”

    “是啊,不然我为什么要捐献一颗肾脏给落落小姐呢?先前在基地,我被张妈的人绑架了,要卖到国外去,是蔓歌姐姐救了我和那些姐妹。我为了还姐姐这个恩情,才决定吧我的肾脏捐献出来的。”

    小诗的话让叶老太太楞了一下,她不知道这中间还有这样的插曲。

    “既然是你回来报恩的,沈蔓歌又为什么要打你?”

    小诗听到叶老太太这么问,顿时委屈的要命。

    “也没什么,就是因为叶总刚出手术室,就过来看我了,而且还给了我一张金卡和一些钱,姐姐误会了,说我勾引叶总,所以才……”

    叶老太太一听,顿时叹息了一声。

    “这个沈蔓歌,什么都好,就是心眼太小了。你才对大?对南弦来说就是个孩子,况且南弦也只是为了感谢你救了落落才这样对你的。她真是什么醋都吃。好了,她也没什么坏心肠,你都说了,她既然能够救下不认识的你,自然不是什么坏人。这事儿我和她说说去,你就安心的在这里养伤。至于沈家认干女儿的事儿,我会和南弦商量一下的。”

    叶老太太摸了摸小诗的头发,显得特别的慈祥。

    小诗没想到自己说的话让叶老太太一下子就不怪罪沈蔓歌了。

    她原本以为自己那么一说,叶老太太肯定会觉得沈蔓歌太小心眼,难堪大任,没想到老太太反而是这个样子。

    小诗有些郁闷了,不过却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说:“我知道的,谢谢叶老夫人。您还是别太怪罪姐姐了,她只是太在乎叶总了。”

    “知道了,你多休息,我先出去了。”

    叶老太太刚想问雇的护工哪里去了,没想到护工就拿着冷毛巾跑了进来,看到叶老太太在的时候微微一愣。

    “去拿毛巾给小诗了?”

    叶老太太以为护工拿毛巾是为了给小诗擦脸用的,小诗连忙朝着护工眨了一下眼睛,并且含着一丝警告。

    护工见沈蔓歌不在这里,只能点了点头。

    “下次不用跑出去,卫生间有现成的。”

    叶老太太以为护工不知道,嘱咐了两句,这才离开了病房。

    小诗在叶老太太离开之后,恶狠狠地说:“你如果还想再这座城市待下去的话,最好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护工瑟缩了一下,想起小诗连沈蔓歌都能泼热水,别说是自己了,她连忙点了点头,回到了小诗的身边呆着了。

    叶老太太离开了病房之后,就回到了沈落落的病房,但是却没有看到沈蔓歌。

    她不免有些纳闷。

    “落落,妈咪呢?”

    “妈咪不是出去了吗?奶奶你没碰到妈咪么?妈咪还没回来呢。”

    沈落落有些疑惑的看着叶老太太。

    叶老太太的脸色有些微沉。

    这个沈蔓歌离开了小诗的病房居然没回来,她去哪儿了?

    这是对她刚才的呵斥不满意,所以耍小性子了吗?

    以前怎么没觉得沈蔓歌这么矫情呢?

    难道就因为她现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是霍家的人,所以持宠而娇了?

    叶老太太的脑子快速的闪过这些问题,不过却没有说什么。

    她笑着对沈落落说:“妈咪可能出去给你买好吃的去了,等会就回来了。”

    “奶奶,你说我多久才能好啊?我都着急坏了,我想出去玩。”

    沈落落现在真的是一刻都等不了的感觉。

    叶老太太看着孙女开心的样子,笑着说:“快了,只要落落好好地配合医生治疗,我们就能很快的出去玩了。”

    “真的吗?”

    “当然,奶奶什么时候骗过你?”

    叶老太太的话让沈落落开心的再次笑了起来。

    房间里都是沈落落开心的笑声。

    叶老太太再次感激小诗,要不是小诗,她的孙女怎么可能拥有这么美好的明天?

    正和沈落落玩闹着,沈蔓歌就推门进来了。

    叶老太太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居然换了一套衣服,甚至脸上也花了一丝淡妆。

    想起小诗说过的话,叶老太太微微的叹息着。

    这个沈蔓歌,也太不自信了。

    就小时那么一个黄毛丫头子,就让她忐忑不安了?居然还换了衣服化了妆,真以为叶南弦是靠着这种外表才对她好的吗?

    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肤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