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 > 第299章 她是故意诬陷我的

第299章 她是故意诬陷我的

    叶老太太也不敢耽搁,连忙跟着叶南弦的脚步进去了。

    小诗还在被医生重新包扎伤口。

    沈梓安这手指头也够毒,直接戳破了刀口,疼的小诗爹妈的喊,如今也不能上麻药,自然得生忍者。

    越是疼,小诗越是生气。

    她居然阴沟里翻船,被一个臭小子给欺负了。

    简直岂有此理!

    “那个臭小子呢?小屁孩呢?把他给我带过来,我要剁了他!”

    小诗疼的开始大喊起来。

    护工一点都不把他的话当话,甚至主动忽略了,不过却被刚进门的叶南弦听了一个正着。

    “你要剁了谁?”

    叶南弦的突然出现让小诗楞了一下,医护人员也愣住了,不过随即有些紧张。

    小诗可是叶家的贵客,现在除了这种事情,医护人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和叶南弦解释,特别是现在叶南弦的脸色简直可以用黑锅底来形容了。

    看到叶南弦进来的那一刻,小诗的眸子有一瞬间的惊喜,不过马上装作楚楚可怜的样子说:“叶总,我被人欺负了。、”

    “是么?谁欺负的你啊?谁敢欺负我们叶家的贵客?”

    叶南弦冷笑着,说话带着一丝讽刺,可惜小诗并没有听出来。

    医护人员和护工想要上前说些什么,却被叶南弦的冷眼给冻住了,一个个的站在一旁不敢吭声。

    叶南弦要是怒了,跺跺脚,这家医院的医生和护士都得失业。

    他们不仅在心里暗骂小诗,没事儿招惹一个小屁孩做什么?现在连累了他们不说,叶南弦这低气压简直能让人冻死。

    小诗却以为叶南弦是为了她生气的,多少有些暗喜,却更加进了卖弄。

    “叶总,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小屁孩,跑进来就戳我的刀口,你看我都感染了。那个小屁孩还说海城他爹地的势力最大,让我别招惹他。你说现在的孩子,都被惯成什么样子了?那家的家长也是,不好好地看着孩子,还让孩子出来胡作非为的,简直就该扔到派出所让警察好好教育教育。”

    “是吗?”

    叶老太太的声音也随即传了进来。

    小诗见到叶老太太也来了,多少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不过却依然点着头说:“是啊,叶老太太,这家小孩子和这家大人都太嚣张了。这不摆明了来打叶家的脸么?”

    “不是的,叶老太太,叶总,事情不是这样的!”

    护工再也听不下去了,也不管会不会丢了自己的工作,连忙上前说道。

    小诗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这里哪里有你说话的份儿?”

    “她怎么就不能说话了?她可是我们叶家请来的护工。”

    叶老太太此话一出,小诗就不敢说什么了。

    护工确实是叶老太太轻的。

    见叶老太太发了话,护工这才把一切都说了一遍。

    “老太太,那孩子就是房间里没人,来这边上个厕所,小诗小姐就让我把他赶出去,我没听她的,她就拿水杯砸我,却也因此牵扯到了伤口,我这着急去喊一声,就让那孩子在卫生家、你上厕所,心想着小诗小姐不能下床,应该伤不到那个孩子,谁知道我们回来的时候……”

    后面的话护工没有说下去,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可是不管是叶南弦还是叶老太太都已经知道了后面的发展。

    原来沈梓安是来这边上厕所的。

    他们因为心疼孙子和儿子,也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小孩子嘛,喜欢串门也没什么,但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狂扇一个四岁的孩子,这事儿怎么都说不过去。

    小诗见护工把一切都说出来了,不免有些着急。

    “不是的,老太太,是按个小屁孩故意来找事儿的,他根本就不是来上厕所的,他就是来找我麻烦的。你看我这刀口,就是他用手指戳的。”

    “小诗小姐,说话要凭良心,那个小孩子和你无冤无仇的,他为什么要来欺负你?”

    护工气呼呼的反问着,却让小诗答不上来了。

    叶老太太的脸色十分难看,她冷冷的说:“去把那个孩子给我带过来。”

    医护人员连忙去照办了。

    被多久沈梓安就被呆了进来。

    沈梓安一看到叶南弦和叶老太太的时候,立马就哭着扑进了老太太的怀里。

    “奶奶,有人欺负我。”

    他的这一声奶奶,直接把小诗给叫蒙了。

    “你叫她什么?”

    小诗的话沈梓安脸理都没理,直接抬起了自己的脸,委屈吧啦的说:“我毁容了,怎么办呀?将来找不到媳妇可怎么办呀?”

    如果是平时,叶南弦听到这话肯定要讽刺沈梓安几句的,一个小屁孩知道什么是媳妇?

    可是现在看到儿子这张红肿的脸,叶南弦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疼么?”

    他淡淡的开口,却带着一丝心疼。

    沈梓安连忙点头。

    “爹地,这个坏女人打我!呜呜,她打我!好疼哦!我都不敢说话了,牙也疼!”

    说着他伸出了小舌头,嘴角上带着一丝血迹。

    叶老太太这下可心疼坏了。

    “小诗,你太过分了!不管我孙子怎么胡闹,他还只是个四岁的孩子!你怎么可以对一个小孩子下这么毒的手?你救了我孙女我感激你,但是不代表着你可以随便殴打我们叶家的孙子!”

    叶老太太这话简直就像是一道晴天霹雳似的,直接砸在了小诗的头顶上。

    “什么?他,他是叶家的孙子?”

    她直接蒙掉了!

    怎么会这样?

    沈梓安却还不嫌事儿大的说:“我告诉过你我爹地是海城最有实力的人,可是你说我爹地来了你也不怕的。你这个坏女人!我妈咪不在,不然她肯定不能让我被你欺负的。你还说你连我妈咪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我。”

    这话一出,小诗就急了。

    “我什么时候说你妈咪呢?”

    “你说过了,你和护工阿姨说的,你说你练沈蔓歌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我这么一个小屁孩。护工阿姨也在的,对不对?阿姨?”

    沈梓安直接将目光转向了护工。

    护工多少有些尴尬,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说:“是,小诗小姐确实说过这话。”

    她并不知道眼前的小少爷是叶家的孙子,这要是知道了,她估计要下厨心脏病来。

    天啊!

    叶家的孙子居然被小诗给打了!而她这个护工居然护主不利。

    护工越想越害怕。

    叶南弦的脸色几乎可以用冷若冰霜来形容了。

    “你不把沈蔓歌放在眼里是什么意思?”

    他冷冷的问着。

    小诗突然有些害怕了。

    “没,没什么意思,我就是那么随口一说。”

    “你胡说,你肯定不是那么随口一说,我妈咪的脸都肿了,你说是不是你打的?你肯定也像打我一样的打我妈咪的!”

    沈梓安声音特别响亮的指控者小诗。

    小诗立马就慌了。

    “我没有!我没打沈蔓歌,真的没有!况且我也不知道他是叶家的孩子,我要是知道的话,我肯定……”

    “你肯定不会打我对不对?因为你怕得罪了叶家。可是你就是个坏女人,我妈咪从不化妆,连上台领奖都不化妆,怎么可能化妆品过敏?我不过就是过来看看你,你就这样欺负我。你这个女人简直太坏了!”

    沈梓安越说越来劲儿,但是叶南弦和叶老太太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老太太突然想起来,当时护工应该在这里的。她的目光不由得看向了护工。

    护工打了一个哆嗦,连忙说:“是小诗小姐让叶太太给她倒杯水,叶太太倒了水,递给她的时候,小诗小姐直接把热水泼在了叶太太的脸上。我当时吓坏了,连忙跑出去给叶太太那冰块和毛巾过来冷敷,结果回来的时候老太太你就来了。”

    听护工说完,叶南弦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恨不得将小诗给直接凑了。

    他老婆居然被一个十八岁的小女孩泼了一连热水?

    他的老婆孩子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接二连三的被人欺负,而沈蔓歌居然没有和他说,这一点让叶南弦怒火中烧。

    叶老太太的脸色也十分不好看了。

    原来这才是事实的真相。

    她还说沈蔓歌小家子气,因为吃醋过意针对小诗,没想到居然是沈蔓歌受了委屈。

    她甚至还批评沈蔓歌。

    她这个婆婆到底是怎么当得?

    叶老太太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小诗突然就慌了。

    “不是的,老太太,叶总,这个护工拿了沈蔓歌的钱,故意诬陷我的!”

    “那么我儿子被打也是诬陷你的吗?”

    叶南弦冷冷的看着小诗,那目光居然让小诗有些不敢直视。

    她的伤口疼的厉害冷汗直冒,可是现在却顾不上了。她突然发现,自己捐献了一颗肾脏所得到的一切,可能就这样毁了。

    不!

    不可以!

    她拼着下半辈子的幸福才换的这么一个机会,她怎么可以就这样毁掉呢?

    小诗的脑子快速的运转着。

    她突然就哭了,哭的特别伤心,特别可怜。

    “对不起,是我做的不好,可是那也是沈蔓歌逼我的。她让我离开海城,离开叶家,不许再靠近叶总,我也是气急了才动手的。至于小少爷,我并不知道他是叶家的孩子,但是真的是他来戳我伤口,我才动手的。”

    小诗的话让沈梓安立马哭了起来。

    “我要找妈咪!我要找妈咪!呜呜,我的脸好疼,我要找妈咪!”

    沈梓安不用反驳什么,只要这么一哭,不管是叶老太太还是叶南弦,心都要碎了。

    就在这时,一串脚步声快速的朝这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