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 > 第356章 被叶南弦威胁了

第356章 被叶南弦威胁了

    尽管沈蔓歌想要配合,可是叶南弦还是强忍着没碰她,而是自己一个人去洗凉水澡去了。

    沈蔓歌觉得身边没有个人,突然冷冷清清的。

    偌大的床好像特别孤单似的。

    她卷着被子,有些哀怨的看着刚从浴室出来的叶南弦,那眼神简直让叶南弦觉得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似的。

    “你就那么想啊?”

    “你才想!”

    沈蔓歌顿时觉得自己脸上火烧火燎的。

    即便是真的想要,真的觉得空虚寂寞冷,此时也绝对不能承认。

    叶南弦闷笑着,上床连人带被子的将她搂在怀里。

    “再等几天,你的身子太虚弱了,我不能折腾你。咱们的余生还很长,不差这几天对不对?我想让你健健康康的,回头和我一起白头到老呢。等我们白发苍苍了,我还能牵着你的手看夕阳,那才是我最想要的生活。”

    沈蔓歌突然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有这么一个老公为她着想,她还能说什么呢?

    “赶紧进来暖和一下,别着凉了。”

    沈蔓歌连忙掀开了被子,有一种请君入瓮的感觉。

    当她察觉到这一刻的时候,脸色再次红了起来。

    “算了,你去睡书房把。”

    “好。”

    沈蔓歌本来是说个玩笑话,没想到叶南弦居然真的答应了,让她不由得愣了一下。

    “你还真去啊?”

    说完沈蔓歌就觉得自己矫情了。

    叶南弦笑着说:“我去书房处理点事儿,况且刚洗完澡,我身上凉着呢,别冻着你。乖,你先睡,回头我就回来了。”

    说完,他把空调给调高了几度,这才离开了卧室。

    沈蔓歌突然间觉得空唠唠的。

    那感觉好像一夕之间被人抛弃了似的。

    这种感觉让她有些啼笑皆非。

    怎么就突然间这么患得患失了呢?

    难不成最近太迷恋叶南弦了?

    沈蔓歌摇头叹息,随机抱着被子躺下。

    空气中好像还有叶南弦的气息,她再次笑了笑,抱着被子躺下了,没多久就睡着了。

    叶南弦却久久不能入眠。

    身体强烈的需要,可是他却不能。

    他还记得医生说过沈蔓歌的身体状况,而且当时她那种惨状,让他怎么都忘却不了。

    宋涛敲了敲门进来了。

    “叶总。”

    “媒体那边怎么样?有什么动静没有?”

    “没有,风平浪静的。”

    听到宋涛这么说,叶南弦的眸子更加深邃了。

    “或许宋文棋不敢把这件事儿透露出去。”

    宋涛想到宋文棋和沈蔓歌以前的关系,不由得说了一句。

    叶南弦的眸子微冷,淡淡的说:“余薇薇那边怎么样?”

    “哭天喊地的喊了一下午,没人搭理她,这会没力气了,直哼哼呢。”

    “霍家那边没人去找?”

    叶南弦点燃了一支烟。

    他的头发还没擦干,滴答着水滴,平添了一股邪魅的气息。

    宋涛笑着说:“司机回去说余薇薇让他在商场外面等,结果一直等到晚上都没见她出来,进去找人的时候不知道人去哪儿了,这才回去和霍家老太太汇报的。”

    “这个司机倒也是个会办事的。”

    “嗯,是霍少的人。”

    宋涛这么一说叶南弦就知道了。

    估计霍震霆现在也巴不得余薇薇不出现,能够就此失踪是最好的。

    “继续饿她一晚上,明天扔到海里去,是死是活看她自己的造化吧。”

    “是。”

    宋涛看着叶南弦抽烟的样子,不由得说了一句。

    “你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况且如果让太太察觉出来你情绪不对,难免会多心。”

    “知道了,这件事儿你和蓝灵儿说一下,最好别和蔓歌说。如果可以,这照片的事儿我宁愿隐藏一辈子。蓝灵儿是因为蔓歌的事儿卷进来的,回头我自然会给她一个公道。”

    “叶总,灵儿的事儿不劳烦你了,我自己的女人我自己来。”

    宋涛的话让也安县楞了一下,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你如果要会宋家,我不会拦你,你知道的。”

    “我对宋家没兴趣。你也是知道的。”

    宋涛和叶南弦相视一笑,两个大男人之间的友情不言而喻。

    知道叶南弦还有些私事要办,宋涛很是识时务的离开了书房。

    当书房里只剩下叶南弦一个人的时候,他再次拿出了手机,看着上面的照片,眉头紧皱在一起。

    终究是忍不住的给宋文棋打了电话。

    宋文棋看到是叶南弦的电话的时候,整个人气的火冒三丈的,直接给掐断了,不过叶南弦的电话锲而不舍,让他十分无语。

    “你想干嘛?还没打够是么?来!小爷不怕你!”

    宋文棋一说话浑身都疼。

    叶南弦下手太重了,简直把他往死里打。

    “御海居308房间,半个小时以后见,一个人来,不然我揍死你。”

    叶南弦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宋文棋听着电话的忙音,感觉自己被威胁了。

    不!

    不是感觉!

    他是真的被叶南弦给威胁了!

    特么的!

    即便如此,他还不能不去,怎么着也得知道今天自己为啥挨打吧?

    宋文棋一肚子憋屈,还是换好了衣服出门。

    叶南弦挂断电话之后,回到卧室见沈蔓歌睡着了,这才换了衣服下楼,却遇到了半夜起来喝水的沈梓安。

    “你这大半夜的穿的这么整齐,要去哪儿啊?”

    沈梓安睡眼朦胧,打着哈欠的问着叶南弦。

    叶南弦摸了摸他的头说:“喝完水早点回去睡觉。大人的事儿你少管。”

    “和你今天白天打架有关么?”

    沈梓安的这句话顿时让叶南弦楞了一下。

    “还问?”

    “不是我要问,是你现在可出名了,网上都传开了,原来你和宋叔叔在打架啊。”

    沈梓安直接拿出了手机递给了叶南弦。

    叶南弦看到在社区论坛上和一些朋友圈里,大肆的传递着他和宋文棋动手的视频。

    这不是媒体发出来的,可能是某个人拍了视频之后直接发了朋友圈,朋友圈一传十,十传百的扩散开来了。

    不过没有出现沈蔓歌,只有他和宋文棋两个人在打架,旁边有人备注说海城两个名人当街干架,究竟为何?

    下面的人猜测纷纭,却也没有敢说的太过分的,毕竟不管是叶南弦还是宋文棋,他们都得罪不起。

    见只是这样的新闻,叶南弦也没怎么往心里去。

    他有本事压制媒体不让媒体说什么,但是没办法让当时那么多的观众都把视频给删除了,况且两个男人打架也没什么,无非就是传到叶老太太耳朵里,自己被训斥一顿罢了。

    想到这里,叶南弦才微微放下心来。

    “别问了,早点休息。”

    “老叶,你自己小心点。”

    沈梓安打着哈欠,见叶南弦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这才放下心来。

    知道儿子是关心自己,叶南弦的心理暖暖的。

    “知道了,你赶紧去睡吧,睡多了才长个。”

    “知道了,你赶快处理完这些破事,回头带着我们出去玩。我们都快闷死了。”

    沈梓安还记得叶南弦曾经的承诺。

    “好。”

    叶南弦淡淡的应承着,这才离开了家门。

    到了御海居的时候,宋文棋已经到了,他要了一瓶八二年的拉菲,正在喝酒。

    这些日子,他仿佛就想把自己泡在酒缸里。

    叶南弦也不管他,直接将包间的房门给关了,然后到处看了看,发现没有监控设备之后才放下心来。

    看到他这一连串的举动,宋文棋讽刺的说到:“你还真把我当成小人了是么?对你我还不至于用那么卑劣的手段。”

    “是啊,对我你招惹不起,却敢对蔓歌用卑劣的手段。宋文棋,你那龌龊的心思我一直都知道,但是没想到你能做出那么下作的事儿!”

    一想到那张照片,叶南弦就忍不住的怒火中烧。

    宋文棋被叶南弦讽刺的很不是滋味,火气也毛了出来。

    “你什么意思啊?我做什么了?就算我对蓝灵儿做出了那种事儿,貌似蓝灵儿不是你的女人吧?还轮不到你来这里对我指桑骂槐的!”

    “蓝灵儿的事儿自然有宋涛和你理论,我要和你说的是蔓歌的事儿。把照片底片交出来,不然的话我真的对你,对宋家不客气。”

    叶南弦这才来,主要就是为了照片底片的事儿。

    宋文棋却有些发懵。

    “什么照片底片?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

    “少给我装疯卖傻的!你不给蓝灵儿发那样的照片,蓝灵儿怎么可能大半夜的过去伊人居找你?宋文棋,挡着我的面,就别装了。”

    叶南弦的话让宋文棋再次疑惑起来。

    “不是,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呢?蓝灵儿来伊人居找我,管我什么事儿啊?她那个疯婆娘一进来就拿着酒泼我的脸,还骂我。我那么多兄弟在呢,她这么不给我面子,我自然要教训教训她。至于后面怎么会失控,我自己也有点不太清楚。这件事儿我还在调查着呢。怎么你现在和我要照片?什么照片啊?”

    宋文棋觉得自己简直快要冤枉死了。

    这一个两个的都把他当成靶子了,他到底做错什么了这是?

    叶南弦看着宋文棋,想要从他脸上看出来什么,可惜的是宋文棋一脸的懵逼状态,特别是那双眼睛,没有任何的保留。

    这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宋文棋真的不知道沈蔓歌那张照片的事儿?

    可是蓝灵儿也说过了,那张照片是宋文棋的手机发给她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