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 > 第371章 怎么比得上你这个千年妖狐

第371章 怎么比得上你这个千年妖狐

    “妈,你醒了?我去找医生。”

    沈蔓歌十分激动。

    叶南弦说:“你留下来,我去叫医生。”

    说完,他转身走了出去。

    看到沈蔓歌的时候,萧爱就知道自己没有死成。再次看到自己的女儿,她觉得恍如隔世。

    “蔓歌……”

    “妈!”

    沈蔓歌直接握住了她的手,眼神中带着一丝激动和难过。

    “你怎么那么傻?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余薇薇死了不可惜,可是你为了什么?”

    “对不起,妈妈对不起你。余薇薇是我的女儿,是我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我让她变成了如今的额样子,甚至还想着继续害你,我不能看着她对你动手,我只能带着她走。下去和你爸承认错误,这样你就不会有麻烦了。”

    萧爱说的十分虚弱,但是眼泪却飚了出来。

    她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可是如今为了沈蔓歌却如此难过。

    沈蔓歌哽咽着说:“你以为带走了余薇薇,这个世界上就不会再有人害我了吗?这个世界上的风险很多,困难很多,你都能帮着我把他们一起带走吗?妈,有些时候你要不要这么偏激?我什么都不怕,我只怕我在乎的人出什么事儿,我只怕我的身边,你们这些亲人越来越少,我会越来越孤单的。人生短短几十年,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本来就不多,你现在还要提前结束我们之间的缘分,你是真的喜欢我,还是厌弃了我?”

    沈蔓歌这一番话说的萧爱泪流满面。

    “不是的,我怎么可能厌弃你?”

    “那就好好地活着,看着你女儿怎么反败为胜,看着你女儿怎么在这样的人世间好好地活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我不怕任何人,也不惧任何人,我的路我自己走,不需要任何人为我做什么。你懂吗?”

    沈蔓歌紧紧地握住了萧爱的手,生怕自己这一松手,萧爱就真的走了。

    那种感觉真的太不好了,她不想再经历一次。

    萧爱死了一回,自然不会再有死的勇气,她看着如今坚强的沈蔓歌,仿佛看到了几十年前的霍振峰。

    “你真的不愧是你爸的女儿。怎么都打不到到的。”

    “我也是您的女儿。”

    沈蔓歌这句话让萧爱再次热泪盈眶。

    “你刚才叫我什么?能不能再叫我一边?”

    “我叫你妈,妈妈!”

    沈蔓歌曾经以为很难以开口的称呼,如今就那么自然而然的喊了出来。

    “哎!”

    萧爱此时悲喜交加,情绪特别激动,身旁的呼吸机快速的闪烁着,吓的沈蔓歌脸色都白了。

    “妈,你别激动,深呼吸,对,深呼吸!”

    她教导着萧爱开始舒缓自己的心情。

    就在这时,医生赶到了,他们快速的给萧爱开始做全身检查。

    沈蔓歌被叶南弦拉进来怀里。

    有叶南弦在,沈蔓歌觉得很有主心骨。

    过了一会之后,医生对他们说:“很不错,现在一切体征恢复正常,就是血糖有点低,可以吃点流食,不过不要太多,慢慢增加就好。”

    “谢谢你,医生。”

    沈蔓歌连忙道谢。

    叶南弦将他们送了出去,并且让家里的佣人开始准备吃的。

    萧爱看着沈蔓歌为她忙前忙后的,不由得低声说:“别忙了,陪着妈妈坐会,我看着你就好了。”

    “我又不是灵丹妙药,你看着我还能好?我答应你,我留下来陪着你,我不走就是了,但是你也得配合医生指导吗?”

    沈蔓歌像是哄孩子似的哄着萧爱。

    萧爱点了点头,脸上的笑容多了很多。

    见她和萧爱这样,叶南弦也不便打扰,悄悄地除了病房,在楼梯拐角的地方遇到了听到消息赶来的霍震霆。

    “别进去了,他们母女俩正在说话。”

    叶南弦直接把霍震霆拦在了外面。

    霍震霆低声说:“我大嫂没事儿了把?”

    “医生说一切很好,就是血糖有点低,没事儿的。”

    叶南弦点燃了一支烟,把另外一只递给了霍震霆。

    霍震霆看着他说:“不是说要戒烟?不戒了?”

    “暂时有点闷,过几天吧。”

    叶南弦的动作还是顿了一下。

    最近是不是抽烟抽得真的有点频繁了?

    怎么脸霍震霆都这么说了?

    叶南弦暗暗地反思着自己。

    霍震霆却不知掉叶南弦在想什么,抽了一口烟之后问道:“难道你真的有着余薇薇在这里作妖?她要是不离开海城,霍家没有安宁,蔓歌也不会好过的。”

    “我们无所谓,等萧部长好一点,我和蔓歌就会带着孩子们出去旅游,至于余薇薇要留在霍家做什么,你们随意,我们不在乎。”

    叶南弦越是这么说,霍震霆越是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你这还不如直接给我两拳呢。”

    “我可不敢。”

    叶南弦的话多少让人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霍震霆苦笑着说:“我知道,你肯定在心里骂我,觉得我特别没用,连一个女人和一个老太太都搞不定对不对?”

    “还算有点自知之明。”

    叶南弦丝毫没有掩藏自己的看法,这让霍震霆更加尴尬了。

    “我妈岁数大了,我怕她受刺激。”

    “有些时候是你们把老人的想法看的太重要了,也想的太脆弱了,我看霍老太太那个样子,再活上个十年都没有问题。可是我们家的蔓歌,我可舍不得让她受十年的气。所以还是那句话,你们霍家不要,我们叶家收了,只是希望以后你们家老太太别端着一副是蔓歌亲奶奶的架子来教训蔓歌,她还真的教训不着。毕竟蔓歌没入你们霍家的祠堂,没随了你们霍家的姓。”

    这些话简直就像是一记响亮的巴掌,直接打在了霍震霆的脸上。

    “叶南弦,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伤了我的女人,还要我好好说话?霍震霆,你们霍家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脸?”

    叶南弦说完,深深地吸了一口香烟,然后直接熄灭了。

    “处理不好余薇薇的事儿,你们霍家人最好别出现在蔓歌面前了,包括你在内。因为我看见了,会忍不住动手的。”

    说完,叶南弦直接转身离开了。

    霍震霆看着他离去的背景,久久不能言语。

    叶南弦才不管霍震霆怎么想呢。

    沈蔓歌只是不让他插手余薇薇的事儿,有没有说不让霍震霆出面,他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霍震霆还是没有做出什么举动来,叶南弦觉得这个小叔不要也罢。

    回到病房的时候,萧爱因为身体还虚弱,已经睡着了。

    沈蔓歌给她盖好被子,见叶南弦回来了,瞬间闻到了他身上的烟味。

    “你最近的烟瘾很大?”

    这句话让叶南弦再次愣住了。

    难不成他最近抽烟抽的真的太多了?

    叶南弦连忙说道:“我慢慢戒。”

    “注意身体。”

    “嗯!”

    沈蔓歌觉得叶南弦是个有数有分寸的人,有些事儿只要自己说到了,他自然会明白的,没必要说的那么直白。

    她坐在一旁,看着萧爱虚弱的样子,低声说:“余薇薇现在恨透了我妈,你说她会不会趁着我妈刚醒来的时候对我妈下手?”

    “你打算做什么?”

    叶南弦知道沈蔓歌打算出手了。

    与其坐以待毙的等待着别人欺负我上门,不如直接先下手为强。

    这样的沈蔓歌才是他认识的沈蔓歌。

    沈蔓歌皱着眉头说道:“不知道,我只是在猜测她回不回来。”

    “你要设计她?”

    “可以试试。”

    沈蔓歌的话不多,随机又陷入了沉思。

    叶南弦倒也没有追问,既然沈蔓歌能够想到这样的手段,自然会想到后面的法子,他要做的不过就是等沈蔓歌做完之后,给沈蔓歌善后就醒了。

    他叶南弦的妻子,就算是想要天上的星星,他都会想办法摘给他的。

    沈蔓歌对叶南弦悄声说了几句话,叶南弦微笑着说:“你还是太仁慈了。”

    “我刚刚涉世未深,怎么比得上你这个千年妖狐。”

    沈蔓歌的比喻把叶南弦直接逗笑了。

    “我是千年妖狐,你是什么?”

    “我是抓狐狸的人,。”

    沈蔓歌一把揽住了他的脖子,芳香的气息瞬间扑面而来。

    叶南弦微微一动,有些动情的说道:“怎么越来越像个孩子?”

    “你不喜欢?”

    “喜欢!”

    说完,叶南弦直接吻住了她的樱唇。

    两个人缠绵了一会,沈蔓歌才气喘吁吁的靠在了他的怀里,低声说:“等余薇薇的事情处理完了,我们就离开海城,出去玩吧。”

    “好。”

    叶南弦早就开始给沈蔓歌办理出国手续了,奈何以前的身份和现在的有些重合,办理起来的时候多少有些麻烦。

    如今听到沈蔓歌也有出去的打算,他不由得开心的笑了起来。

    “其实我还是喜欢威尼斯的,那里是个水城,估计你和孩子们都会喜欢的。”

    叶南弦低声说着。

    “都听你的,只要和你和孩子们在一起,那里都可以的。就算是天涯海角,我都觉得像是在云霄宝殿上。”

    “说的好像你见过凌霄宝殿一样。”

    叶南弦伸出手刮了一下沈蔓歌的鼻子,觉得这个样子的沈蔓歌简直可爱极了。

    沈蔓歌缩在他的怀里,像一只慵懒的猫儿,低声说:“我睡一会,就这样靠着你睡好不好?”

    “好。”

    叶南弦直接拉过一旁的薄毯,盖在了沈蔓歌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