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 > 第453章 我要留下来

第453章 我要留下来

    “怎么了?”

    宋文棋现在是出气的冷静。

    在看到沈蔓歌的时候,他浑身颤抖,在送沈蔓歌进手术室的时候,他更是六神无主,但是这一刻,他仿佛恢复了所有的冷静,冷的想一块冰似的。

    霍震霆微微一顿,说道:“余薇薇跑了。”

    “霍家那么多高手,居然会让一个女人跑了,而且沈蔓歌还是在霍家的会所里找到的,霍少,你要说霍家和这件事儿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觉得我会信?”

    宋文棋这话很有针对性,甚至带着一丝火药味了。

    苏南连忙开口,“这件事儿可能另有隐情,霍家不管怎么说,和沈蔓歌之间的关系也不会这样做的。”

    “那可说不定,先前霍家老太太怎么对沈蔓歌的,大家都有目共睹。现在出现这样的事儿,和你们霍家说没关系,我不信。我今天就把话撂在这里,沈蔓歌没事儿还好,沈蔓歌要是有什么事儿,我会让所有的人不得安生!不信大家就走着瞧!”

    宋文棋的话让所有的人顿了一下。

    宋涛更是眉头紧皱,觉得宋文棋说这种话有些不太好。

    “宋少,太太是我们叶家的人,宋少对我们叶家有恩,我自然会冰糕老太太,叶家会记着宋家的恩情。只不过这以后的事儿还请宋少回避一些。”

    “回避?你们凭什么让我回避?人是你们叶家找到的?你们也知道她是你们叶家的太太是么?可是你们弄丢了她!如今四天了,她经历了什么,你们谁知道?你家叶总人呢?人呢?”

    宋文棋一说到这里就火冒三丈的。

    如果是别人也就罢了,偏偏沈蔓歌最在乎的叶南弦,直到现在还不在这里,甚至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

    他是死人么?

    自己的妻子被绑架了四天,他就不相信没有人通知他。

    既然通知了,为什么人不在?

    为什么什么消息都没有?

    什么深爱一生,什么一辈子都不会让沈蔓歌受苦了,这都是些屁话!

    宋文棋只看到沈蔓歌一个人孤单的躺在地板上,像被全世界遗弃了一般。

    那种绝望,那种孤独,谁能体会?

    在沈蔓歌最需要叶南弦的时候,他在哪里?

    宋文棋的问题问的宋涛哑口无言的。

    蓝灵儿现在也不为叶南弦说话了。

    她也期待了四天,希望叶南弦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希望叶南弦能够找到沈蔓歌,能够把沈蔓歌带回来了。

    可是现在依然没有叶南弦的任何消息,带沈蔓歌回来的反而是宋文棋这个人渣。

    苏南见宋文棋这样咄咄逼人,不由得说道:“南弦不是你说的那种无情无义的人,他一定是被什么事情绊住了,回不来,况且很有可能他并不知道沈蔓歌被绑架这件事儿,所以宋少,还请口下留情。”

    “口下留情?你苏医生的医术我是佩服的,但是我也知道你和叶南弦的关系,现在你为他说话我不怪你,但是你也别想着来管我的事情,我还是那句话,从现在开始,沈蔓歌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以后她的一切我接手了!既然叶家那么没用,保护不了自己的妻子,那么从现在开始,换我宋文棋来!”

    宋文棋如此的说法,完全没有了任何顾虑。

    以前他是为了沈蔓歌着想,看着沈蔓歌喜欢叶南弦喜欢的不要不要的,他自然会把自己心里的那份喜欢给隐藏下来。

    但是现在他的退让,他的隐忍并没有换来沈蔓歌的平安和快乐,那么他还有什么可顾虑的。

    “宋少,你这样说话,考虑过蔓歌的感受吗?”

    叶老太太得到消息赶了过来,正好听到宋文棋这样的话,不由得开了口。

    如果说别人会有什么看法的话,宋文棋是丝毫不在乎的,可是现在叶老太太说到了沈蔓歌的想法,宋文棋的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

    “叶老太太,你以为经过这件事儿,一个女人在最绝望的时候等待自己的丈夫来救援,却等不到的情况下,还会继续痴心一片的对你家儿子一往情深吗?”

    宋文棋这句话倒是问的叶老太太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叶南弦去了哪里,她也是不清楚,也是联系不上的。

    叶老太太身后的沈梓安钻了出来,看到宋文棋的时候,对着宋文棋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说道:“宋叔叔,谢谢你救了我妈咪。”

    从救回沈蔓歌开始,宋文棋就一肚子的火气没地方发,现在没想到被沈梓安这么一个小孩子给安抚了。

    “没事儿。”

    他摸了摸沈梓安的脑袋,眼眶有些红润了。

    沈梓安看着宋文棋身上的血液,多少有些害怕,却依然问道:“这是我妈咪的血么?”

    “你妈咪会没事儿的。”

    宋文棋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一个小孩子。

    这可是沈蔓歌的儿子啊!

    沈梓安不在说话,静静地站在宋文棋的身边,看着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老太太还想说什么,终究是说不出口的,只能焦急的等待着。

    手术室的门开了,白梓潼从里面出来,看到这么多人在的时候,不由得犹豫了一下。

    “怎么样了?”

    苏南比任何人都紧张。

    白梓潼看着丈夫,又看了看叶老太太,在看了看这里面没有叶南弦的身影,便知道叶南弦还不知道沈蔓歌的情况。

    “到底怎么了?”

    宋文棋最是按捺不住。

    沈梓安紧紧地拽住了宋文棋的衣摆,看得出来这个孩子在强壮镇定。

    宋文棋下意识的握住了沈梓安的手,这一次沈梓安没有甩开,任由着宋文棋握着,手心里却全部都是汗水。

    白梓潼看到沈梓安在眼前,不由得说:“情况不太好,我觉得需要和病患家属单独说几句。”

    叶老太太立马往前站了站说:“我是她婆婆,她母亲那边我没有通知,有什么事情和我说吧。”

    “这件事儿我也得知道是怎么回事。”

    宋文棋的话十分强硬,大有一种谁不让他知道,他就要和谁拼命地架势。

    白梓潼没办法,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霍震霆也开了口。

    “不管怎么说,蔓歌使我们霍家的孩子,这件事儿我们霍家也有权知道。”

    见所有人都不肯退让,白梓潼十分为难。

    苏南叹了一口气说:“梓安,我们出去一下好不好?”

    他只想着把孩子带出去,毕竟沈梓安的年纪还小。

    沈梓安看着宋文棋,多少有些依赖。

    叶老太太其实是难过的。

    自己的亲孙子,这个时候最依赖的人居然是宋文棋,虽然是宋文棋把沈蔓歌送进来的,但是此时此景还是让人有些说不出的难受。

    霍震霆也不好受。

    沈梓安是个有注意的孩子,当初对霍家也是很好的,如果不是霍老太太做出这些事情伤透了沈蔓歌的心,估计现在沈梓安会在自己身边把?

    霍震霆看着沈梓安,想要说什么,却说不出来。

    蓝灵儿想要把沈梓安带过来,却听到宋文棋说道:“你是男孩子,不管听到什么,发生什么,都要像个男人的样子知道吗?你爹地现在不在你妈咪身边,你是她儿子,可不能怯场!”

    “嗯!我要留下来!”

    沈梓安坚定地说着。

    白梓潼看了看苏南。

    到了这个份上了,即便是苏南不说什么,白梓潼也知道,这些人是一个人都不会退出了。

    她咳嗽了一声说:“沈蔓歌的情况很不好,现在一直高烧不退,而且她先前身体就不好,气血两虚,如今子宫大出血,需要止血,我们已经在抢救了,但是高烧不退的原因是因为这几天身体没有得到控制,手凉受寒所致,能不能止得住,我们真的没把握。如果真的到了最后一步,恐怕需要摘除子宫,到时候是需要家属签字的!所以我还是希望,能够让她的丈夫到场。”

    最后这句话,白梓潼是说给苏南听得。

    苏南的眉头简直皱到了一起。

    他如何不知道白梓潼的意思?

    可是现在真的要惊动叶南弦么?

    沈蔓歌已经这样了。

    即便叶南弦赶回来,她还能怎么样?无非就是让叶南弦的治疗终止,成为一个一辈子的瘾君子,然后沈蔓歌还是有可能就不回来,摘除子宫,甚至面对着更加可怕的事情。

    所以叶南弦回来与否,其实对沈蔓歌来说作用并不大,反而会赔上叶南弦的一辈子。

    苏南是叶南弦的兄弟,自然不想叶南弦一辈子被那种东西控制着,成为一个废人。

    所以他即便知道现在沈蔓歌需要叶南弦在她的身边,但是依然坚守着叶南弦的秘密和所在地,死咬着牙关没有吱声。

    白梓潼见苏南这样,就知道他的决定了。

    两个人很少因为这样的事情发生分歧,但是这一刻,白梓潼多少有些生气了。

    她是女人,自然知道女人在什么时候最需要男人的关怀,可是如今苏南却断了叶南弦和沈蔓歌之间的联系,她明知道他这样做是为了他们好,但是白梓潼依然很是生气。

    所有人听到白梓潼的话都愣住了,特别是蓝灵儿。

    “怎么会这样?摘除子宫?白医生,一个女人失去了子宫会有什么的后遗症和并发症,你我都知道的,蔓歌绝对不能摘除子宫的!“

    “我知道,我也在尽力抢救,可是如果不行的话,我只能做出这样的手术方案。所以请你们尽快的联系患者家属吧。”

    白梓潼说完转身进了手术室,而外面所有的人齐刷刷的看向了叶老太太。

    仿佛这个时候只有叶老太太才能找到叶南弦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