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 > 第601章 让你受委屈了

第601章 让你受委屈了

    “出什么事儿?”

    沈蔓歌和叶老太太第一时间跑了上去,打开房门的那一刻,两个人都愣住了。

    叶睿挣脱了叶南弦的怀抱,一个人撞到了一旁的花架。花架上的花跌落在地上,碎成了两半。而叶睿蜷缩在墙角坐着,双臂还膝,将头埋进了膝盖里,像个鹌鹑一般的没有安全感。

    沈蔓歌的鼻子猛然一酸。

    “睿睿。”

    叶老太太看到这一幕,也心碎了。

    “睿睿,来,到奶奶这边来。奶奶最喜欢睿睿了。”

    可是不管谁说什么,叶睿始终没有反应。

    他就像个雕塑一般坐在那里,不哭不笑不闹,安静地让人心揪着疼。

    叶南弦走上前去,不顾花盆的玻璃碎片,直接来到了叶睿的面前蹲下。

    “大伯知道你难受,难受就哭出来,你还是个孩子,没什么不可以的。地上凉,跟大伯起来好不好?”

    叶南弦的声音轻轻地,很是温柔,可是对叶睿来说,就好像没听到一般。

    沈蔓歌忍不住了,上前一步来到叶睿面前。

    “睿睿,妈咪带你回去休息好不好?地板上真的很凉。不然我让梓安回来陪你好不好?”

    沈蔓歌的话让叶老太太楞了一下。

    “对哦,梓安呢?梓安去哪儿了?”

    手下人说道:“梓安少爷去了A市,一直没有消息穿回来。”

    “什么?”

    沈蔓歌的心顿时乱了。

    他们在A市那么的乱,梓安都没有出现,他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他什么时候走的?赶紧联系人去找!”

    “是!”

    手下人离开了,沈蔓歌看着眼前的叶睿,心里再次难受起来。

    “睿睿,来妈咪这里好不好?”

    叶睿很是抗拒。

    他在抗拒每一个人,嘴里低声的念叨着什么。

    沈蔓歌靠近了才听清。

    他说:“我要爹地,我要自己的爹地!”

    沈蔓歌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

    每个人做事都可以有千万个理由,可是唯独有一个理由伤害了稚嫩的孩子,那就简直不可原谅。

    沈蔓歌忍不住的直接上前抱住了他,哽咽着说:“对不起,妈咪没有保护好爹地,是妈咪不好。你给妈咪个机会,让妈咪好好地疼爱你好不好?睿睿乖,睿睿是世界上最好的宝宝。我们先去睡一觉,然后妈咪带着睿睿去买好吃的好玩的好不好?”

    “我要爹地。”

    叶睿反反复复的就说这一句话。

    叶老太太看到这一幕简直心碎了。

    “睿睿,是奶奶不好,奶奶和你道歉好不好?其实那个人他不是你……”

    “妈,够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叶南弦连忙打断了叶老太太的话。

    事情已经这样了,伤害已经造成,再和叶睿说那个人不是他的爹地,他的爹地在五年前就死了,难道对叶睿而言不是另外一种伤害吗?

    叶老太太突然愣住了。

    她发现自己可能真的是老了,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

    五年前的几乎自认为天衣无缝的,只为了引出霍振轩,如今引出来了霍振轩,她们得到了什么?

    死去的儿子不能再回来了,方言也死了,如今就连自己的孙子都成了这个模样,而霍振轩还不知道生死,这件事儿怎么看都那么的不划算,当初她是怎么鬼迷了心窍,非要如此执着呢?

    叶老太太仿佛突然间老了十岁。

    她浑身颤抖了一下,想要让管家扶一下,才发现管家已经不在了。

    是啊,她还失去了管家,甚至更失去了叶南弦对她的爱。

    叶老太太难受的捂住心口,一步一步的转身离开,那背影落寞的让人觉得难受。

    叶睿对这一切都没有太大的反应,他好像把自己关在了一个空间里,谁都不搭理,谁都不说话。

    沈蔓歌心疼的不知所措,无助的看着叶南弦。

    “怎么办?”

    “先带他休息吧。”

    叶南弦强行把叶睿给抱了起来。

    这一次,叶睿没有挣扎,任由着叶南弦把他抱到了床上,不过他很快的蜷缩成一团,靠在床边,背对着所有人躺着。

    偌大的床凸显出他的弱小,孤独,无助和脆弱。

    沈蔓歌坐在床边,柔声说道:“睿睿,你先睡一觉,想吃什么告诉妈咪,妈咪去给你做好不好?你不是最喜欢妈咪做的饭菜吗?”

    叶睿没有任何的反应。

    叶南弦轻叹一声,让人把房间给收拾了,然后看着沈蔓歌说:“让他自己休息会吧。你的胳膊怎么样?要不要再找白梓潼过来看看?”

    “不用,我没事了。”

    沈蔓歌还有些担心,不过现在叶睿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般。

    小孩子收到这样的刺激,沈蔓歌总觉得他现在看起来太过于安静了。不过现在叶睿拒绝和他们交流,她也没办法,只希望叶睿能够慢慢的从失去爹地的阴影里走出来。

    两个人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整个叶家因为叶睿的事儿而变得有些压抑。

    “对了,赛阎王给了我一个地址和电话,说这个人催眠手段很高超,让你去找他看看,或许能帮助你把你脑海里的催眠指令给解除了。”

    沈蔓歌连忙拿出了纸条。

    叶南弦却皱着眉头说:“先等等吧,等等看叶睿怎么样再说。况且梓安还没消息。他走了多久了?”

    手下人听到叶南弦这么问,连忙说:“走了有一阵子了,是坐着直升机去的。”

    “那他早就该到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派人去查查看,梓安的路线去了哪里。”

    “是!”

    沈蔓歌想了想,低声说:“睿睿最喜欢落落,我们要不要把落落接回来?或许落落能够开导睿睿走出来。”

    “也好,这些日子发生了太多事情了,我们都家不成家了。从今以后,不管发生任何事儿,我们一家人都要在一起,永远在一起。叶睿从今以后就是我们的儿子,好吗?”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眼底压抑着痛苦。‘

    没有人比他更难受了吧?

    刚刚得知叶南方是假的,而自己的亲弟弟在五年前就去世了,还没反应出什么,就接着发生了叶睿这样的事情。

    叶睿是叶南弦疼了四年的孩子,是从小把他当亲身儿子的,如今这样的叶睿可谓是紧紧地揪住了叶南弦的心,凌迟一般。

    “好,他一直都是我们的孩子。以后我会更加爱他,疼她的。”

    沈蔓歌总觉得鼻子酸酸的。

    “谢谢你,蔓歌,谢谢。”

    叶南弦紧紧地抱住了沈蔓歌,低声说:“借我抱一会,就一会。”

    他此时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的让人难过。

    沈蔓歌紧紧地抱住她,柔声说:“会过去的,一切都会过去的。霍振轩的错,我不会放过他的。”

    “我也不会,但是现在还不是追究他的时候。我的心好像快要炸开了一样,我想杀人,我想呐喊,我想发泄,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行。我是叶家的主心骨,我是叶睿的父亲,我得撑着。可是老婆,我怕真的快撑不住了。”

    叶南弦从没和沈蔓歌说过这些,如今他像个孩子似的在她面前展现出自己的脆弱,让沈蔓歌难受的要命。

    “没事儿,你还有我。我会帮你。我帮你撑过去,我帮你撑起叶家。从此以后不管风风雨雨,我都不会站在你身后让你保护了。南弦,我想保护你,我像呵护你,真的。”

    叶南弦紧紧地抱住了沈蔓歌,温热的液体一滴一滴的滴落在沈蔓歌的肩膀上,那么的灼人,那么的滚烫。

    他哭了!

    沈蔓歌很少看到叶南弦哭,如今是因为叶南方的死讯,还是因为叶睿的悲伤,沈蔓歌不知道,只知道现在的叶南弦是最脆弱的时候,也是最牵动她心的时候。

    大约过了五分钟,叶南弦的情绪才算稳定下来。

    他松开了沈蔓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是不是特别逊?”

    “不会,这样的你才有血有肉,才让我觉得不是那么高不可攀。谢谢你让我看到你的脆弱。南弦,我们一起努力,一切都会好的。”

    “嗯!”

    叶南弦握住了沈蔓歌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一下说:“家里拜托你了,外面还有很多事等着我。设计图和授权合同送出去了,身后的人会有什么样的举动我还不知道。这件事儿关系重大,我不能不管,可是睿睿和梓安他们……”

    “你放心,有我呢,我会好好地照顾他们的。”

    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放下心来。

    “还有妈……”

    叶南弦终究还是看了看叶老太太的房间,眸子闪过一丝难过,低声说:“我虽然很生气,但是她毕竟岁数大了,给你造成的伤害我知道一句抱歉无法抹杀。虽然说她是为了南方的仇,可是拿你的生命做代价,这件事儿怎么说都是她错。你要怎么做我不干预,你出气就好。”

    沈蔓歌顿了一下。

    说实话,叶老太太和方言的做法虽然情有可原,但是她还是有些不能过去那个坎儿。

    曾经那么对她好的叶老太太,在最后的关头居然可以拿她的命冒险,这一点让沈蔓歌觉得有点寒心。

    曾经真的想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母亲,可是如今心里这疙瘩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消除。

    “你就不怕我真的对她不利?到时候你落个不孝子的名声怎么办?”

    叶南弦摇了摇头说:“不用管我,我没办法让我妈对你好,也阻止不了你对她的心结。我只能说你嫁到我们家,让你受委屈了。”

    沈蔓歌的鼻子再次酸了起来。

    为了爱叶南弦,为了嫁给他,她承受太多太多了,如今居然被叶南弦这一句让你受委屈了,居然勾出了自己的心酸。

    她猛地扑进了叶南弦的怀里,低声说:“有你这一句话,我就知足了。”

    “傻瓜!”

    叶南弦摸着她的头发安慰着。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沈梓安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