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 > 第617章 我会行孝的

第617章 我会行孝的

    “南弦回来了?”

    叶老太太得知叶南弦回来的消息之后,还没来得及准备,叶南弦已经进了屋子。

    “蔓歌呢?”

    叶南弦一张口就是沈蔓歌。

    叶老太太的眼底划过一丝不悦。

    “出去了两天,一回来就找沈蔓歌,果真是儿大不由娘,娶了媳妇忘了娘了。”

    对叶老太太的抱怨,叶南弦就当没听见,他快速的跑上楼梯去了卧室,里里外外的找了一个遍,也没有找到沈蔓歌的影子。

    心,不断的往下沉。

    他不止一次的告诉自己,一切都是假的,沈蔓歌还在家里高高兴兴的瞪着他回来呢,可是现实却给了他狠狠地一巴掌。

    黄嫂看到叶南弦的时候想要说什么,却瞟见叶老太太的眼神朝这边看来,连忙闭了嘴离开了。

    叶南弦到处也找不到沈蔓歌,最后来到了大厅。

    叶老太太坐在沙发上喝着茶,看到叶南弦失魂落魄的样子,目光再次不悦起来。

    “一个男人被一个女人牵着鼻子走,你也真有出息。”

    “她在哪儿?你对她做了什么?”

    叶南弦单刀直入的问道。

    叶老太太的手顿了一下,然后说道:“你什么意思?这是你和妈说话的态度吗?自从有了那个女人,你是不是连我这个母亲都不要了?”

    “我问你,沈蔓歌在哪儿?你把她怎么了?”

    叶南弦的声音不由得大了一些。

    或许是这么多年来,叶老太太从来没见过叶南弦这样,不由得愣了。

    “你们说,大少奶奶去哪儿了?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叶南弦的脸色阴沉的可怕,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一般,浑身散发着肃杀的气息。

    周围的手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叶老太太。

    叶老太太总算反应过来了,不过更加愤怒了。

    “叶南弦,你什么态度!沈蔓歌跟野男人跑了,我和你说过了!你是要欺骗自己到什么时候?那个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你爱!况且她三叔还杀了你弟弟,这些你都不在乎,你都忘了吗?”

    “沈蔓歌去哪儿了?”

    叶南弦根本就听不到叶老太太说什么,直接掐住了一个手下的脖子怒气腾腾的问道,“不想死的话就老老实实告诉我,不然的话等我了解了事情的真相,我会让你们这些人全部付出代价!”

    这句话说得仿佛魔咒一样,吓得所有人的脸色都白了。

    叶老太太连忙说道:“叶南弦,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母亲吗?”

    叶南弦的手顿了一下,他慢慢的转过头来,看着叶老太太,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有些不敢相信短信上所说的一切。

    曾经,叶老太太为了孩子们不顾一切,差点被唐子渊的人给枪杀,曾经她为了沈蔓歌,不惜和霍家为敌,曾经她是多么好的母亲。

    那么多的曾经,真的让叶南弦难以相信对沈蔓歌下此毒手的人居然会是她!

    但是不久前,叶老太太协助方言劫持走沈蔓歌的事情也历历在目。

    叶南弦看着叶老太太,一字一句的问道:“母亲?到底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你?对孩子们慈祥有加,对沈蔓歌呵护备至的才是我的母亲,现在的你还是我的母亲吗?”

    “你什么意思?叶南弦,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谣言?我从小把你和南方养大,我把你们当成我的亲生儿子,我甚至为了你们做出了很大的牺牲,到头来你居然这样说我。我为了你,为了叶家,我殚精竭虑,你现在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这样质疑我?”

    叶老太太这是在道德绑架。

    叶南弦没有听她的,对一旁的手下说:“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大少奶奶去哪了?只要你说,我保证你全家平安,没人能够动得了他们分毫。包括我的母亲、1”

    “叶南弦!”

    叶老太太蹭的一下站起来了。

    她知道,叶南弦说话算话,他算是真的和自己杠上了。

    就为了沈蔓歌那个女人?

    想到这里,叶老太太更恨沈蔓歌了。

    她庆幸自己吧沈蔓歌给送走了,不然的话,以叶南弦现在的状态,用不了多久,她在叶家就完全没有地位了。

    她劳碌了一辈子,整个叶家都是她的心血,怎么可以落入沈蔓歌那样的外人手里?怎么可以让自己从小养大的儿子这样对待自己?

    越想叶老太太越生气,越生气就越不甘。

    “叶南弦,你这是打算做什么?”

    叶南弦却对叶老太太的话置若罔闻,眼神冷冷的看着那个手下。

    手下的双腿哆嗦着,心里尽想着天人交战,最终还是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说:“叶总,我们也是听命行事,我们也是迫不得已的。”

    “说!”

    叶南弦的脸色更冷了。

    叶老太太却上前一步,直接踹了那个手下一脚,恶狠狠地说:“你要是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让你……”

    “整个叶家是我说了算,妈,你别忘了,现在是我当家做主!”

    叶南弦这句话一出,顿时让叶老太太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所以呢?你想干什么?”

    “我只想知道真相!”

    叶南弦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的。

    叶老太太突然有些胆寒,不过仗着她是叶南弦的母亲,多少有些不安的说:“真相?我说的就是真相!”

    宋涛这时候也从外面赶了回来。

    “叶总,霍家出事了。”

    “什么事儿?”

    叶南弦依然盯着叶老太太问道。

    宋涛连忙说道:“霍老太太死了,就在昨天,据说是自己跳了天台。”

    “什么?”

    叶南弦猛然回头。

    “怎么回事?”

    宋涛摇了摇头,看了看叶老太太,低声说:“可能这件事儿只有杨帆知道,我们的人被人控制住了,他们说是杨帆做的,并且是杨帆去了霍家之后,霍老太太才跳楼的。”

    叶老太太连忙说道:“杨帆就是个混蛋!我们叶家养了他这么多年,最后居然还做出这样的事情。虽然霍家欠我们一条命,但是也不能……”

    “霍家不欠我们的,南方不是霍振轩杀死的!他是被贩毒分子开枪打中了心肺,失血过多而死的,当时霍振轩要打入敌人内部,南方才用自己成全了霍振轩,现在一切都结束了。这是当初的电话录音。”

    叶南弦把一切都告诉了叶老太太。

    叶老太太整个人都愣住了。

    “不可能!方言明明说……”

    “方言只是南方的兄弟,他不是军人!更不是南方的执行长官。方言所看到的一切并不是真相。你和方言都错怪了霍振轩。母亲,我希望霍老太太的死和你没关系!”

    叶南弦的心紧紧地揪在一起。

    不!

    不会的!

    叶老太太绝对不会对霍家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对不对?

    叶老太太却闪烁其词,眼睛根本不敢去看叶南弦。

    叶南弦的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沉。

    “是你吗?是你逼死了霍老太太?”

    “不是!是她自己要死的,和我没关系!”

    叶老太太连忙否认,可是她说完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

    “不是的,南弦,不是,你听我解释……”

    叶南弦却一把甩开了叶老太太,心里疼的难受。

    他的母亲逼死了沈蔓歌的亲奶奶,当时沈蔓歌的心里该有多难受啊。

    “我留在叶家保护蔓歌的人呢?”

    叶南弦觉得自己的心正在一点点的撕裂着。

    刚才被他掐着脖子的手下战战兢兢的说:“被老太太派出去了。”

    “没有我的命令,擅离职守,这帮人还真是我的手下吗?我如果他们留下来保护沈蔓歌,他们居然听老太太的话离开了这里?”

    叶南弦突然发现自己对叶老太太太纵容了。

    宋涛跟了叶南弦这么多年,自然是知道叶南弦的意思的。

    他连忙对刚才那个手下说:“通知下去,先前留下来保护大少奶奶的人一律革职,并且通知整个保安界,任何人都不许录用。对这些人实行封杀令,只要是叶家的视力范围内的,不允许他们任何人找工作。”

    这话一出,手下人整个都愣住了。

    “这……”

    “按照宋涛说的去做。别让我再重复第二次,如果有哪个企业和单位录用他们,就是和我们叶家过不去,从此以后叶家的所有合作案都和他们无关。这些人的名单回头交给宋涛处理。”

    叶南弦的语气很是平稳,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所有人冷汗涔涔。

    这些人都是行伍出身,除了做保镖的工资高以外,他们基本上也做不了别的,再加上叶南弦下了封杀令,等于直接断了他们的生路,这简直太恐怖了。

    所有人看到叶南弦如此的雷霆手段,吓得脸色都白了。

    叶老太太气的浑身发抖。

    “叶南弦,你眼里还有我这个母亲吗?”

    “你这句话说了好几次了。我现在回答你。”

    叶南弦看着叶老太太。

    他的眼神是那么的冷漠,那么的残酷,那么的让叶老太太胆战心惊。

    这样的叶南弦她从来没见识过,不由得有些胆寒。

    “你的回答是……”

    “为老不尊者,我不需要尊敬。我说过不止一次,沈蔓歌是我的底线,我一直以为你是喜欢她的,显然是我错了。我纵容了你,伤害了蔓歌,所以你依然是我的母亲,却再也不是我心里的母亲了。”

    “你打算干什么?叶南弦,你最好想清楚,我含辛茹苦的把你养大,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你就是不孝,到时候整个海城的人都会看不起你的。百善孝为先,这是叶家的古训,你……”

    “我会行孝的。”

    叶南弦说完,直接让人把叶老太太给控制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