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情定一生无悔过 > 第696章 如此的深情,怎么会错过

第696章 如此的深情,怎么会错过

    “喝呀,看着我干什么?怎么?喝不了了?”

    宋文琦看着眼前的张敏,突然觉得她的眼神十分碍眼。

    她那是什么眼神?

    他宋文琦什么时候需要别人同情来着?

    “你喝不喝?不喝滚蛋!”

    宋文琦特别烦躁的低吼着,然后继续拿起一瓶酒喝了起来。

    张敏快步上前,一把握住了宋文琦的手,低声说:“别喝了,咱们回去吧。”

    “要回去你回去,别耽误我喝酒。”

    宋文琦一把甩开了张敏。

    他的心真的好痛!

    这么长时间了,真的很难对一个人忘怀。明知道不属于自己,却总是奢望着有一天自己能够取代叶南弦的位置。

    一次次的被拒绝,一次次的被刺上,总以为自己披上了盔甲,可以不顾一切,却没想到盔甲也是有缝隙的。

    那些伤痛顺着盔甲的缝隙进去了,深入到了骨子里,就好像硫酸一样融化着他的骨血,疼的厉害,却怎么都喊不出声来。

    这种疼屡次被他忽视了。

    想要放弃算了,可是每次想到再也不能见到沈蔓歌的时候,那种疼痛比现在的疼更难受。

    如今宋文琦快要绷不住了。

    他所有的不堪和狼狈都被眼前这个乡下女人看在眼里,这对于一向高高在上的宋文琦来说,简直太让他无法承受了,偏偏他还不能对张敏做什么。

    这种无法发泄的痛苦只能通过喝酒来解决。

    或许喝醉了,什么都可以不管了。

    宋文琦一把抓过另外的酒瓶,敞开了喝,不要命的喝。

    张敏突然心酸起来。

    她曾经也暗恋过,知道这种暗恋的苦,如今看到宋文琦这个样子,不由得想起了自己。

    她不过是个乡下妹,可是宋文琦那么有本事,那么聪明,怎么也让自己如此的狼狈呢。

    张敏不再劝着宋文琦,就那么看着他喝,希望他喝醉了可以早点回去休息。

    或许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又是美好的一天。

    刘诗雯看到宋文琦这么喝酒,不由得有些诡异的笑了笑,然后偷偷地离开了。

    宋文琦吧桌子上的酒都喝光了,依然还没喝够,他又叫了几瓶。

    张敏一直在身边陪着,也没喝酒,也没劝他,折让宋文琦多少觉得少了一些压力。

    她就像个无形人一般,却让宋文琦不觉得那么孤单了。

    也不知道喝了多长时间,宋文琦终于醉了,虽然还没有不省人事,但是也开始说起了心里话。

    “你说,张敏,你说我长得差吗?”

    “不差。”

    张敏知道他喝醉了,只能顺着他的话说,再说了,宋文琦长得确实不差。

    宋文琦笑着说:“算你有眼光,可是沈蔓歌为什么偏偏喜欢叶南弦?要说喜欢军人的话,我和叶南弦一样,都是从部队退下来的。他能打,我也能打。他经商有本事,我在经商方面也有天赋。我和他不分上下,为什么她选择叶南弦不选我?”

    张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宋文琦的话。

    她对这一切都不熟悉,可是听到宋文琦的话,还是楞了一下。

    她没想到宋文琦会如此优秀。

    宋文琦却接着说:“你不知道,叶家就是个龙潭虎穴,什么阴谋诡计,处处都在,可是我们沈家,就我一个继承人,特别干净,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不对,我那个不省心的爹还有个私生子,不过那又怎么样?只要有我在,那个私生子这辈子都别想进门。我们沈家身家清白,世代从商,家底也还可以,她如果选了我,就是轻轻松松的沈家少奶奶,谁敢对她说个不字,我弄死他。可是她为什么就是想不开的非要趟叶家的浑水?为什么非要选叶南弦?甚至还变成现在这幅德行?”

    “你都不知道,沈蔓歌以前不张这个样子的,她比现在好看多了。她现在这张脸就是因为选择了叶南弦才被毁容了,是后期整容成现在的样子的。可是即便死了一次,死了两次,都变成哑巴了,还那么执迷不悟的守着叶南弦,为什么呀?我到底哪里不如叶南弦?是我最先认识她的!是我!是我最先认识沈蔓歌的,为什么她会选择叶南弦?”

    宋文琦紧紧地抓住了张敏的胳膊,眸子猩红,眼底有隐隐的水光闪烁着。

    张敏的心有些难受。

    “宋文琦,不是每一个遇见都会成为一段佳话的。在爱情的国度里,也不是谁比谁认识的早,那个人就是她的真命天子。有些缘分是上天注定的,或许你和沈总之间真的是有缘无分。”

    “有缘无分?呵呵,我才不信这个屁话!这都是说给那些没用的人听得。我一年追不到她,我就两年,两年追不到她,我就三年,五年,十年!哪怕到最后白发苍苍了,只要我活的比叶南弦久,我依然还是有机会的对不对?”

    宋文琦笑着,但是笑容里的苦涩却让张敏不由得难受起来。

    “值得吗?为了一个人蹉跎一辈子?”

    宋文琦愣住了。

    他看着远方,低声说:“你不懂,没有沈蔓歌,就没有现在的我,我这条命都是她给的。我等她一辈子又何妨?”

    说完,他往后一倒,整个人睡了过去。

    张敏的心深受震撼。

    等她一辈子又何妨?

    如此的深情,怎么会错过?

    如果自己当初暗恋那个人的时候,也像宋文琦这样的执着,是不是现在她也获得了自己的幸福?

    张敏突然觉得心里憋得慌。

    她看着宋文琦,摇了摇头,暗骂自己太伤感。

    张敏起身要扶起宋文琦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人在身后退了自己一把。

    她整个人没站稳,直接趴在了宋文琦的身上。

    “谁?”

    张敏还没转头,长发就被人拽了起来,那力道疼的她整个人蜷缩起来。

    刘诗雯阴沉着脸,拽着张敏的头发说:“宋文琦是我的,我和你说过了,张敏,你最好别多管闲事,就当什么都没看见,不然的话,我会让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张敏看着眼前的刘诗雯,生气的说:“又是你!刘诗雯,我还真没见过哪个女人是你这个样子的。你既然喜欢宋文琦,就该正正当当的追求,你现在这样算什么?”

    “你管我算什么?你是个什么东西?我告诉你,今天晚上宋文琦必须是我的!谁都不能阻止我成为宋文琦的女人!包括你!你如果不识相,我会让你后悔一辈子的。”

    说完,她一脚踢开了张敏。

    张敏只觉得头皮都要掉了。

    她看着刘诗雯挥了挥手,立马出来两个男人架住了宋文琦,听着刘诗雯的指挥就往后面的房间走。

    张敏顿时就急了。

    她连忙掏出手机,快速的给沈蔓歌发了一个消息,然后追了上去。

    “刘诗雯,你把宋文琦放下、!”

    她紧紧地拽住了刘诗雯的头发。

    “啊!混蛋!”

    刘诗雯疼的尖叫起来。

    “你们都是呆子吗?没看见她在攻击我吗?给我打!往死里打!”

    刘诗雯朝着架着宋文琦的那两个男人尖叫着。

    男人看了看彼此,然后放下了宋文琦,朝着张敏就去了。

    张敏不会什么防身术,看到两个男人朝她而来的时候,她放开了刘诗雯,猛地扑到了宋文琦的身上,紧紧地抱他抱住了。

    “今天你们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能让你们把宋文琦带走。”

    刘诗雯简直要气疯了。

    “你这个讨厌鬼,我弄死你!”

    她穿着高跟鞋,一脚踹在了张敏的肚子上。

    张敏疼的闷哼一声,冷汗都下来了,却紧紧地咬着牙关,死死地抱着不省人事的宋文琦。

    她必须拖延时间,必须等待沈蔓歌的到来。

    沈蔓歌这边刚上车没多久,她就让白梓潼停了车子,在路边坐着,显得心事重重的。

    白梓潼知道,她是觉得对不起宋文琦。

    宋文琦这样的,确实让人无法忽视。

    都说好女怕缠男,而宋文琦这个缠男又几次三番的为了沈蔓歌不顾生死,沈蔓歌能够狠下心肠才怪。

    “如果真的觉得难受,就回去看看。宋文琦那个性子,指不定能喝成什么样子呢。”

    白梓潼的提议让沈蔓歌摇了摇头。

    “不了,有张敏在,他不会有事儿的。我就是觉得欠他的太多了,真的希望他能够找到自己的幸福。我这么狠不下心来,是害了他。”

    沈蔓歌打着手势说着。

    “既然什么都明白,那还纠结什么?”

    “不是纠结,就是心里有些难受。陪我坐会吧。”

    沈蔓歌拉着白梓潼坐在路边,为了转移心情,两个人谈起了叶南弦的病情。

    “钟师兄说还是有希望的,回头他把这边的事情处理一下,就跟着我们过去看看,如果能把叶南弦治好,那就再好不过了。”

    沈蔓歌点了点头。

    “是啊,南弦再不醒来,我怕自己真的坚持不住了。”

    沈蔓歌的眸子里都是担忧。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一下。

    沈蔓歌拿起来一看,脸色立马变了。

    “快回去,宋文琦出事了。”

    沈蔓歌和白梓潼快速的上了车,心里忐忑不安。

    张敏能够和她求救,就说明宋文琦已经没有自保或者保护张敏的能力了。

    他们才来这边没多久,是谁和他们过不去?

    沈蔓歌的眸子冷了下来,心里担忧着,一路飞奔回了刚才的会所。

    只是当她进入会所之后,看到眼前的一切,整个人都愤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