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小说 > 十一娘的发家史 > 四十五、感动

四十五、感动

    泰平十四年五月二十日,十一娘来到这个世界就开始服孝,今天,终于除孝了。

    穿了三年的杏白色衣服,终于可以穿点不同的了,今日周嬷嬷给她准备的是粉红色襦裙,上面是李嬷嬷亲自绣的金色小雏菊,穿上后让十一娘格外粉嫩。

    她穿着这件衣服去给许太夫人请安时,收到了无数的赞美,特别是大伯娘,谄媚得表情都要让人鸡皮疙瘩掉下来了。

    可是,十一娘注意到,许太夫人夸张她这件衣服的时候,显得很敷衍,她抬头看着这个祖母,才惊觉,半个月没注意,祖母竟老得这么快。

    这段时间,府上的变化她也感觉得到,首先是秦先生被辞退了,琅哥儿和瑾哥儿的功课如今由大老爷亲自教导,其次是奴仆越来越少了,到今天,除了她四房的没变化外,外院的那些小子全辞退了,只剩明路一个听差,厨房的帮工也全辞了,如今大厨房做饭的是大房和二房的几个嬷嬷轮流来。然后是缫丝厂关闭了,绸缎庄也关门了,府上贵重一点的摆设也被当掉了,很多下人都在传许府也要跟赵府一样倒霉了。

    十一娘对这些变化一直沉默着,她在等,大伯许伯颜曾来探过她的口风,想知道她有多少私房钱,不过她装作听不懂,没有正面回答。她跟二伯许仲颜在府里偶遇过几次,每次他都会摸摸她的头道:“十一娘又长高了!”

    不过每次他都来去匆匆,听许大全透露,二老爷现在在南陵县做倒爷,就是低价收入货品,高价卖出,这段时间倒也赚了几千两银子,现在许大全跟于树清这两个机灵鬼就是在二老爷手下听差。许大全和二树清自去年末看十一娘露了这么一手后,非常崇拜她,所以如果待在府里,就都会来找李嬷嬷唠嗑。

    南陵县是许三老爷的地盘,许大全不喜欢许三老爷,觉得许三老爷看不起许家本家的人,十一娘听出了这句话的隐晦意思,应该是说二伯在三伯那里受了很多气。

    三伯原是庶出,在府里本是看人脸色的存在,如今翻身了,成为了全府的倚仗,自然是要显摆显摆。

    这些事情,十一娘都不关心,她关心的是,许太夫人什么时候找她摊牌,有时她自己也觉得自己很无情,占据了别人孙女的身体,却还对她的亲人如此防备。有时她又安慰自己,这是必要的防范,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啊,上辈子她对那个渣男那么好,最后得到了什么?

    上辈子的许初夏还有哥哥父母可以依靠,这辈子的许初夏,除了身边几个老奴,可就什么都没有了。如果这回这些所谓的家人连她身上的一点藏身钱都想榨干,那下回呢?所以她在等,等许太夫人摊牌。

    其他人请完安,都出去了,许大奶奶还想留,结果许太夫人说道:“行了,我也累了,就让十一娘陪我一会儿,你带着瑾哥儿先下去吧。”

    竟是把瑾哥儿也支开了,是要摊牌了吗?

    如果许太夫人跟她要钱,她出多少钱比较合适?

    看着无关人等全都出去了,许太夫人转头问于嬷嬷:“老许呢?来了没?”

    老许就是许管家。

    于嬷嬷答道:“来了,就在外头。”

    “你去叫他把人带进来,顺便把周嬷嬷和李嬷嬷也叫进来。”

    “是。”

    把周嬷嬷和李嬷嬷也叫进来做什么?

    要查她名下所有的钱吗?

    十一娘紧张地想,第一次跟自己亲人过招,她还是有点慌。

    看到她的样子,许太夫人轻笑了下:“别紧张,祖母找他们没有什么大事,就是随便说说话。”

    事后证明,这绝对不是随便说的话。

    许管家进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个人,是李三保,十一娘低下头,不让人注意她脸上的表情。

    等周嬷嬷和李嬷嬷都进来行礼后,她当前的几大臂膀都齐了。

    许太夫人这时对十一娘招招手,把她叫到身边来坐。

    十一娘忐忑地走上前去,许太夫人握住她的手,问她道:“你是个小灵精的,祖母问你,你大伯有没有问过你财产的事情?”

    她摇摇头。

    许太夫人松开她的,示意她坐下,感慨道:“你没有跟祖母说真话,我自己的儿子,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然后她对着面前叉手站着的三个人道:“府上这半年的事情,我想不问你们也应该清楚,今天叫你们过来,是因为,你们都是珍娘留下来照顾十一娘的人。”

    珍娘,即是许陈氏,十一娘的母亲。

    “虽然我跟珍娘的感情不深,但对于她的眼光,我还是信得过的,今天,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就是交待一句,”说到这里,许太夫人摸摸十一娘的头,接着道:“你们四老爷的抚恤金,原来说是留给十一娘的,现在我拿去用了,他是我儿子,他的卖命钱我拿也合适,但是你们四房的小金库,酒馆也好,田地也好,鹿儿巷的宅子也好,都是珍娘的嫁妆置办出来的,是留着给十一娘的,所以,不管是大老爷还是大奶奶跟你们要,不管是我活着还是死了,你们都不准给,知道了吗?”

    周嬷嬷几个机灵着呢,马上应是。

    听到这话,十一娘惊讶得马上抬头看许太夫人:“祖母——”

    许太夫人摸着她的头道:“好了,祖母的话说完了,你先下去吧。”

    “祖母——”她不解。

    “乖孩子,祖母累了。”

    十一娘看到祖母斑白了许多的头发,突然心底发酸,愧疚的感情就这么溢了出来。

    “祖母,现在我们还差多少钱?”

    许太夫人真的是累了,为了这笔债务,她已经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因为债务,她没办法给幺儿唯一的孤女留点傍身钱,但她更做不出抢儿媳妇给孙女的傍身钱的事。这段时间,老大家的总在旁敲侧击四房还有多少多少钱,被她无视了,以前以为老大忠厚,大儿媳贤惠,但在真正危难关头,那忠厚贤惠也是打了折扣的,还不如老二。许太夫人拍拍十一娘的手,道:“好了,小孩家家的,刚说你机灵,现在又犯蠢了,别打听这些事情,这些有我跟你大伯在操心呢!带着你的人下去吧,让祖母歇息下。”

    “祖母,我有钱,我们把钱都还了吧!”把钱提早还了,省得每日提心吊胆的,而更重要的是,十一娘为自己之前的那种防备心理感到愧疚。

    是的,愧疚。

    父亲曾说过,商亦有商道,再怎么样,一个商人也不能泯灭了良知。

    一个连亲人都算计的商人,连人都不是,又何论商?

    许太夫人听到这话,点点头,若有似无地道:“是的,我们有钱,过段时间就有钱还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