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金丝雀[重生] > 第66章 偷亲

今天的裴裴和陆叔叔也是甜到蛀牙!他前世从外人没正眼瞧过的陆小少爷一路走到淮城人人皆知的陆三爷,手上沾满了血,其中也有人命。陆郁不在乎,也没放在心上。可报应最后却应在了裴向雀的头上。

那场车祸是人为的。他年轻时曾处置过一个背叛者,因为报警判不了几年,陆郁为了杀鸡儆猴,直接叫人打折了他的腿,扔到了江里喂鱼。这件事瞒的很严实,外人都不清楚。那人有个儿子,不知道真相,千辛万苦只查出来陆郁杀了自己的父亲,要叫陆郁赔命,却找不到机会,最后只好装作疲劳驾驶,开了一辆小卡车撞了过来。

死的人却是裴向雀。

陆郁终于相信世上有因缘果报了,他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可是欠下的杀孽总是要还的。后来,他替佛祖重塑金身,许愿裴向雀下一辈子能够平平安安,顺顺利利,最重要的是要在奈何桥边等着自己,别有的太快。

结果是陆郁有幸走了回头路。所以这辈子他打算洗干净手,不再用从前的法子了。

他想要睡了。

安眠药搁在顺手的抽屉里,拉开的时候纯白色的瓶子“咕噜噜”的滚到手边,陆郁拧开瓶盖,咽下去了两粒,渐渐有了些睡意。他这时候才二十四岁,对安眠药的抗药性还不太强烈,比较管用。而遇到裴向雀这个为自己贴心打造的“药”后,更是一片也没吃过。可陆郁临死前,离裴向雀离开也不过两年,安眠药已经对陆郁毫无用处了。

大概是他吃的太多了。

太过清醒理智的人是不会做梦的,连幻影都不会有,而陆郁有时候会很想做梦,因为梦里有裴向雀。

不过现在不同了。陆郁心想,他此后都不必再做梦了。梦里的裴向雀比不上隔壁那个鲜活的,总是笑着的裴向雀。

第二天一早,裴向雀长久以来养成的生物钟督促他准时起床。

洗漱完了之后,裴向雀对着厨房里的锅碗瓢盆发了愁。他以前一直在工地上干活,包吃包住,没接触过做饭这件事。现在骤然自己独立生活,首先,怎么填饱肚子都是个问题。

裴向雀拿出干瘪的钱包,将钱来回数了两遍,捏紧了拳头,做了一个决定。

他打开门,向小区外的小超市走过去了。

宁津的天亮的晚,日头向东,天边的云朵染着橙红。陆郁睡眠浅,感觉敏锐,两间房离的又近,对面一有动静,他立刻就醒过来了。

陆郁站在靠近走廊的窗户边,透过磨砂玻璃,恰好能瞧得见裴向雀圆圆的后脑勺。

即使是个后脑勺,都很可爱。

没过一会,裴向雀从走廊里慢吞吞走过来,手上拎了一个大袋子,有点吃力,停在房门前,从口袋里掏出钥匙,捅了一下,没开。

裴向雀有点着急了,额头上沁出些微汗意,手上有点拿不住钥匙。

陆郁靠在门后,等钥匙声渐渐大了起来,才终于站定脚步,理了理领带,起身打开门。

他稍稍皱着眉,门推开一半,没抬眼,只是喉头有一丝沙哑,“怎么了?”

裴向雀自然是听不出他话语里的情绪,挺直的脊背瑟缩了一下,他太紧张了。

他没能听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可也能猜得出大概,估计是大清早把人吵醒了。

自己这才搬进来不到一天,可能就要产生邻里矛盾了。

裴向雀紧紧握着拳头,想着抱歉这两个字的音节该怎么说,转身时衣服与塑料袋摩擦,发出好大一声,鞠了个躬,头都要埋进地下,“抱歉!”

这是他自以为的。

对面的陆郁只听到他讲,“抱抱?”

他心里一动,几乎忘了下一步该讲什么话了。

不过幸好陆郁颇为克制,并且从前和裴向雀相处得久了,对于他的语言能力非常了解,估计是因为太紧张记错了。

陆郁的手搭在门框上,微微笑着,心安理得地收下这句“抱抱”,接了一句,“嗯,给你抱抱。”他说这话仿佛两人关系亲密,而不是还互不相识。

这是欺负裴向雀是个听不懂话的小傻子。

大概是由于此时太紧张,裴向雀将这两个字错误的发音深深记在心头。此后很久的一段时间,他真的以为,“抱歉”这两字是念“抱抱”的。

陆郁知道他听不懂,又说:“没有关系。”他重复了几遍,裴向雀才算是明白过来,不好意思的直起了腰。

陆郁朝裴向雀看了过去,他才十六岁,少年模样,还未长开,隐约能瞧得出五官生的好,眉眼秀致婉约,深色的瞳孔像是一潭汪着的泉水,唇红齿白,映着鸦羽一般的鬓发,十分动人,是那种只要仔细瞧上一眼就错不开的美貌,与陆郁上一辈子的记忆相差不远。只有一点,原来雪白的皮肤却像是在墨水里染了一遍,差不多同发梢一个颜色了。加之裴向雀又有点营养不良,瘦瘦弱弱的,脸颊上没肉,下巴尖的厉害,就像一只灰扑扑的,才过完没存粮的冬天的小麻雀。

陆郁一怔,他回忆起从前第一次见面,裴向雀浑身上下都是雪白的,是一支才折下枝头的百合花,轻轻一碰似乎都能掐的出水。

倒不是因为裴向雀长得不如以前好看,只是陆郁心里很舍不得,总想着以后得把裴向雀养的白白胖胖的,才是他该有的模样。

裴向雀轻轻皱着眉,有些疑惑。

陆郁这个人一贯阴郁,对着裴向雀却是一如既往的好脾气,露出一个温柔的笑,慢慢地将话重复了几遍。

“你这是怎么了?”

裴向雀有点害羞,只是皮肤黑瞧不太清楚。他仔细竖着耳朵,终于在第三遍时听明白了,但话又很难讲出口,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掏出纸笔,匆忙地写下一句话。

“对不起,早晨吵到您了。用这样的方式是因为我的耳朵和喉咙有点毛病。”

他曾经和很多人解释过自己的病,可很少有人真的觉得这是一种病,所以为了方便,还因为不想再被人私底下嘲笑成傻子了。裴向雀已经不再试图同别人描述解释自己的病了,而是找了个耳朵有问题的借口。

反正不会有人在意他是到底生了什么病。

陆郁伸手接过来看了,笔触稚嫩而柔软,他紧贴着那一行字下头写,“没有关系。你在外面怎么了?”

裴向雀抿了抿唇,还是写,“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门好像打不开了。”

陆郁的笔尖一顿,写出一行流畅漂亮的连笔字。

“那我帮你看看?”

裴向雀稍稍歪着脑袋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陆郁的身量高,站在裴向雀的身边,又刻意贴近,几乎将他整个人都笼进了自己的影子里。他弯腰装模作样地看了一会,却没什么成效,皱着眉尖写,“可能是锁芯坏了。要不然我打个电话叫物业来修一修。”

裴向雀没怎么和人这么亲密的接触过,他的头顶才到陆郁的肩膀,因为要让出地方方便检查,蜷缩在一旁的角落里,脑袋正对着陆郁的胸口,都能听到对方呼吸喘气的声音。

好,好紧张啊。裴向雀心里一直默默地紧张着,甚至连递过来的纸都没有看见。还是陆郁用纸朝他脸颊边扇了扇风才如梦初醒。

他没有道理拒绝好心邻居的帮助。

打完电话后,两个人在门口等了一会,现在还早,估计开锁的师傅还没有上班。陆郁便提议去自己家里坐着,休息一下。

裴向雀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刻答应下来。

陆郁则气定神闲,并不着急。他太明白他的脾性,又软又天真,平生最不忍心拒绝别人的好意,即使是上一世,自己折断了他的翅膀,将他锁在笼子里,成为只为自己一人歌唱的金丝雀,都因为自己愿意耐心同他说话,而从没有反抗过。

从早晨弄坏了大门的锁芯,到现在每一步,裴向雀的每一个决定,都在陆郁的意料之中,他会以前世完全不同的方式与裴向雀相逢。

最后裴向雀还是点了头,跟着陆郁走进了隔壁的房门。

虽然这间房子是和另一间同时定下来的,可裴向雀的那间经过仔细的重新设计装修,与这套房子大不一样。不是说不好,只是冰冷冷的缺少了点活人的烟火气。

陆郁倒了杯水,搁在裴向雀身前,面对面坐下了。两个人独处一室,如果不说话气氛总是有点尴尬。

裴向雀拿起玻璃杯,十分客气地写了句谢谢,才端起来一小口一小口地抿起来,陆郁看似是不再看他,其实目光一直落在裴向雀的身上,觉得他和只小麻雀一样啄着水。

此时太阳已经从东边升上天空,屋内洒满了阳光,非常明亮。

陆郁撑着下巴,拿起纸笔写了一句话,缓缓递到裴向雀眼前。

裴向雀拿起来,一怔。

上头写着,“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也不知道我的。”

晚上回家吃完了饭,裴向雀要和陆郁商量件事。

陆郁正在收拾桌子,闻言抬头看了一下他,什么也没问,先答应了下来。

裴向雀站在陆郁面前,有点不好意思地拿出蓝屏手机,递过去,小心翼翼地说:“今天同学和我说了一段话,好像很重要,我听不明白就录下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小雀:今天亲到了陆叔叔的脸颊!

大裴:陆叔叔的嘴唇最甜!

小雀:陆叔叔的脸颊也……

大裴:嘴唇最甜!

小雀:脸颊也就……

大裴:最甜!

小雀:陆叔叔,大裴欺负我……

大裴:你敢告状吗?偷亲的流氓雀。

小雀:qaq

感谢小仙女们的支持,不提不提不提就好!给每位小仙女献上花花!感谢落墨浅萱,相爱相杀。,喵东,园园园,do,怀瑾,袋袋子,leer海绿,tster,苫哀的地.雷,感谢大家的订阅和评论!炒鸡感谢!一个情报,不出意外,告白在这周完成,出了意外,就下周前几天,反正近在眼前啦!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