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金丝雀[重生] > 第74章 游戏

从早晨陆郁打电话回来,陆成国就对这件事早有预兆,也十分乐见其成。为了表示他的满意,甚至还特意在另两个儿子面前说要把陆氏交给陆辉,以后他的大哥和二哥都要仰仗他了。

除了陆成国,在场的其他人没有为此而高兴的。不过他自然明白这件事,也事先叮嘱过两个儿子,特别是陆辉,一定不能再出状况,否则一辈子就待在注定做不出什么成绩的国外不要回来了。

屋内一片寂静,谁也没有再说话。

陆郁笑了笑,他的眼神幽深而宁静,像是一泓深深的潭水,“我当然不会忘了,大哥,二哥。”

陆辉听了这两句话,却有些不寒而栗。他从来没见过陆郁这么好脾气过。在陆郁出生的时候,他已经十岁了,在陆家这种复杂的环境下已经很懂事了,近乎恶毒。他讨厌陆郁的最直接的理由就是自己不能从私生子变成婚生子,在学校里仿佛永远是低人一等,抬不起头,如果没有陆郁,这一切都会改变。他的母亲张雪期盼那一天已经有许多年了,她以为自己熬出了头,秋子泓却忽然生出了个孩子。

他小的时候曾经想过偷偷弄死陆郁,反正只是一个脆弱的小孩子,死了也就死了,谁也不会知道。可是秋子泓虽然疯,却把孩子看管得很严实,除了自己谁也接触不到。而陆辉再长大一点,就明白陆郁是一个巨大的眼中钉,和同为私生子而没有名义上继承权的陆修不同,陆郁是最光明正大的继承人,他总是想要靠着自己的优势压制年幼的陆郁,可是却从没有成功过。

陆郁既早熟又聪慧,还像极了他那个生了疯病的母亲。

幸好,陆成国也不喜欢这个孩子,秋子泓死后,早早地送走了他。陆辉才松了口气。

所以,他不会像相信着血缘和姓氏的陆成国一样,以为陆家是一家人。

永远不会。如果陆郁完全掌握了陆家,不可能有他的容身之处。甚至于,在一年前就说过了类似的话。

陆辉在心里想着这件事,几乎掐破了掌心的肉,才能克制住此时的**。

陆郁和陆成国没什么话好说了,略谈了几句最近公司的发展状况就离开了书房,向楼下走过去。

他走下楼梯,偏过头,透过明亮的窗户,瞧见不远处的花园里站着一个人。

那是陆静媛,她正在画着画,一张脸藏在架着的画板后头,瞧不清模样。

陆郁的脚步一转,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待走近了两步,他听到小姑娘抱怨似的和园丁说话,“今年春天我好不容易把画学好了一些,花园里怎么没有开着的花了呢?”

她拿着画笔,穿着一身红裙子,才不过十六岁,是个十分天真可爱的小女孩。

而在整个陆家,陆郁最熟悉的人就是这个妹妹陆静媛。那是重生之前的事了,陆成国死后,陆郁派人把陆辉和陆修两队母子赶了出去,而陆静媛不同,陆成国对她还算有点心,从小为她存了一笔钱,可陆静媛那时还没有成年,无处可去,就像个小透明一样留在了陆家老宅。

陆郁并不在意这事,他住在公司不远处的公寓里,很少回老宅,直到遇到了裴向雀后。

裴向雀是一只需要娇养的金丝雀,陆郁明白,又向来是个很讲究等价交换的生意人,裴向雀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安排在公寓不太妥当,就送他回了老宅。

虽然裴向雀不会说话,陆静媛又害羞,可日常天久,两个人还是熟悉了起来。他们都是深交之后很好相处的人,关系越来越好,有一次陆郁回来的时候,两个人在玩你画我猜,彼此的脸上都贴满了小纸条,上头写满了打趣的话。

陆郁站在裴向雀的身后咳了一声,他的金丝雀玩得兴起,耳朵又不太灵敏,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情景,倒是把陆静媛吓得不轻,手上捉着的笔都吓掉了,站起来都像是裴向雀的说话方式,磕磕巴巴,紧张万分,“三,三哥……”

她在陆宅一贯是个透明人,陆成国死后就更是一声不吭,头一回在陆郁面前有点动静,还是拐带他的小情儿玩游戏。

陆静媛本来就胆小,此时此刻更是欲哭无泪。

陆郁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裴向雀才反应过来后头多了一个人,他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很欢喜地抱怨,“陆郁,我和,和小媛,玩游戏,总是输。”

他笑得很天真,似乎只是说着很平常的请求,“你,能不能,帮一帮我?”

裴向雀有语言障碍,接触的词语要比陆静媛少得多,玩你画我猜是吃了大亏的,所以脸上贴满了纸条,只留了两只乌黑的眼睛,又好笑又可爱,而对面的陆静媛只有额头和脸颊上飘着几张。

陆静媛在一旁目瞪口呆,因为一般有陆郁的地方她都躲得远远的,不晓得两个人平常怎么相处,很为裴向雀的大胆而担心。

没料到陆郁竟然点了点头,应了下来,说话时刻意放慢语速,“是怎么玩的?”

裴向雀结结巴巴地把游戏规则介绍了一遍,和普通的你画我猜不一样,他们只有两个人,所以只能把规则变一变。每个人随机抽一个词语,比划给对方看,如果对方猜出来了,就在自己的脸上贴,如果没有,就贴对方的脸。

这个游戏规则漏洞太大,全靠着玩家的良心保证自己不会故意比划错。

而裴向雀和陆静媛又特别老实,本来就是玩个意思。

陆郁听明白了,坐在裴向雀的身边,朝对面的陆静媛笑了笑,“阿裴的水平太烂,快要输到没地贴纸条了,请一个外援,你不会介意吧?”

陆静媛:不敢不敢。

于是,两人游戏变成三个人。虽说有了陆郁的加入,只要陆静媛不是比划得太失误都能猜的出来,可这只能在陆静媛脸上多贴几条,裴向雀又不可能故意比划不出来,所以虽然速度有所减缓,自己脸上还是源源不断地继续贴着纸条。

很快,两只眼睛都快保不住了,一只贴满了,另一只也岌岌可危。

就在陆静媛摩拳擦掌,要贴上去的时候,裴向雀忽然扭过头,很委屈地看着陆郁,“难道,难道我,我猜不出来,就要剥夺,我,猜的权利吗?”

陆郁挑了挑眉,“那你要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