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女侠时代 > 第一章地狱的开局

第一章地狱的开局

    霜月如勾,万里大地茫茫无色,临江郡陵府却是红彤彤一片。是红绸是鲜血,是婚礼是杀戮。

    江口分南北,青山卧两畔,临江郡横跨东西要道,是大周腹地繁华之所在。

    临江陵府是本地傲立百年赫赫有名的武林世家,少主陵子风更是百年一遇的武术奇才,三岁握剑叩名师,八岁啸剑入江湖,十三岁云栈峡荡七寇,十五岁问剑上天宗,十六岁已名扬天下,人称‘无双剑客’,‘天下第一少侠’。

    二十岁挫败化外邦盟入侵,二十一岁剑指遮阳山脉斩妖龙精魄,名震宇内,二十二岁会战正派八大高手,平分秋色,此时陵子风已经是不折不扣的宗师高手。

    前无古人的二十二岁宗师,就在大家期待陵子风还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伟业的时候,天下第一少侠竟然宣布即将完婚,新娘不是和陵子风一起守护大周江山的武林第一美人楚秋心,而是一个从不显名的平凡女子,叫什么石青珊。

    却不想千年武魔出世,血色染浸婚礼。

    陵子风虽力战千年武魔但依旧不敌,只以自己之命换取全家老小。

    千年武魔以武痴狂,也认同陵子风一身本领,杀死一身红袍的新郎之后,确实没再伤害陵府众人。只是新娘见新郎惨死竟气绝过去,久不苏醒。

    那是一个梦,梦中青发张扬的刀客如冰一般寒冷,杀意如水溺口鼻,入眼全是被扭曲的惊恐表情。死亡在歌唱,刀光剑影中只留彷徨和悲伤。

    石青珊醒了,眼泪已两行。

    聚焦的瞳孔中只有迷茫,两世的记忆正在交螎。

    石青山变成了石青珊,一个大好男青年穿越成了一个已婚少妇,还是个寡妇,没人能一下接受这点,石青山也一样。

    他是在一场自愿救山火的行动中死掉的,正好是大学寒假,他回老家过年,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心眼在山区放孔明灯引发了山火,全村人都去救火了,石青山自然也当然不让,可惜他运气不佳脚底打滑摔倒撞碎了后脑勺,光荣了。

    妈蛋,人身真脆弱。

    妈蛋,人生真操蛋。

    死就死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可现在变成了个女人,女人也就算了,还是个寡妇。石青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造了什么孽,虽然吧,他也不是什么活雷锋,可是救火牺牲怎么也算是英勇就义啊,怎么就要变成寡妇了,这算什么善报啊。

    石青山融合了这位花季少女的记忆,知道石青珊才十八岁,她是因为悲伤过度而死的。十八岁平凡的年华就这么稀里糊涂地结束了,令人唏嘘。

    至于江湖人士都想要知道的为什么石青珊会有机会高攀武林第一少侠,完全是因为石青珊的父亲‘开碑手’石壮和陵子风父亲‘横江剑客’陵正豪在年轻时是生死之交,石青珊和陵子风属于娃娃亲。

    不过结婚之前,石青珊一直住在华岳郡,距离临江郡万里之遥,她和新郎在婚礼之前都没见过。

    婚礼是石青珊父母和亲家一起张罗的。

    想到自己一重生,头顶上就有四个老人,石青山就压力山大,又想到上辈子自己还没有机会尽孝就撒手人寰,眼泪又不禁滚落下来沾湿枕被。

    “老爷夫人,老爷夫人……少夫人醒了……”一个焦急的声音夹杂脚步声远去。

    记忆中这个声音是石青珊的陪嫁丫鬟‘大米’。石青珊的父亲开碑手石壮虽然已经久不再江湖,但手下也有良田,虽然重男轻女的他没有教女儿武艺,但也没有苦了唯一的女儿。

    石青珊这丫头也是小小年纪就学了一手刺绣手艺,文静贤淑,脾气温和,简直就是完美老婆。但石青山却不高兴了,穿越成女侠也好啊,你穿越成个家庭妇女,还是个古代家庭妇女有什么意思啊。

    这点石青珊的老爹要背锅,因为他重男轻女,一直认为女人是成不了大侠的,所以宁愿失传也不教女儿武艺。倒是石青珊母亲偷偷摸摸给女儿打过基础,不过那也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对武功不感兴趣的石青珊早已疏于修炼,身体丰腴可爱完全不像练家子。

    武艺要常练,石青珊的老爹几年不练武都有小肚子了,这就说明了问题。

    这简直就是地狱开局啊,一个十八岁的寡妇难道真的一辈子都要躲在家里为丈夫守节?那还不如现在就死了算了,石青山绝望着。

    不一会儿更多脚步声来到了房间里。

    原本是红彤彤的新房,可是现在遍挂白绫丧布。

    石青珊已经昏迷好几天了,只靠参汤续命,此时虚的不得了,睁开眼睛面对现实就消耗光了她所有气力。

    果然一屋子长辈,每个人都神情悲伤,显然血色婚礼的阴影还没有过去。

    “小珊,是我们陵家对不起你。”好好一个女孩嫁过来就成了寡妇,这是耽误了她一辈子啊。陵正豪是真欣赏这媳妇,可是正因为这样,才更觉得对不起她。

    “陵兄,不要这么说。”“我们家青珊是和子风拜过堂的,以后她就是你们家的媳妇,在你们膝前尽孝。”这显然是亲爹。

    两个男子放在一起比较,陵正豪就好像是考场失意的秀才,石壮就是个地主老财屠狗义士。

    独子死了,陵家当家却还能照顾别人的想法,已经很不容易了,此时陵家夫妻的表情也很憔悴,只是强撑着。

    陵家不能倒,他们就不能倒下。年轻的时候他们也是刀口舔血,所以以最大的勇气忍受丧子之痛。

    “亲家,你再帮青珊把把脉。”这是石青珊的亲妈柳絮。

    陵正豪点头,他年轻时是侠客,不过对岐黄之术也有涉猎,时间长了他的医术也很不错。

    “小珊是心脉憔悴之症,现在虽然苏醒,若打不开心结只怕以后会体弱多病。”

    心理疾病都能从脉象上看出来?厉害了,我的老中医。石青珊在内心吐槽着,不过现在她也没有力气做出多余的表情了。

    “那就让小珊休息吧,我再去让老何去库房拿两株三十年的人参。”婆婆张婉君招呼大家都离开,现在最重要的是让他们的新媳妇休息好。

    “大米,照顾好少夫人。”石壮对圆脸的陪嫁丫鬟说道。

    大米连连点头:“老爷夫人放心,大米一定会守好少夫人的。”以前她称呼石青珊小姐,现在改称呼少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