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女侠时代 > 第七章致命的阻击

第七章致命的阻击

    通过对几位开了两轮的护院确定,石青珊终于确定自己已经达到了初开‘脐轮’的境界了,只是还没等她高兴,她就受到了残酷的打击。

    那就是石青珊的内力远远少于普通武者的水平,就算是七岁顽童初开一轮的时候,内力也比石青珊多。

    石青珊终于知道十八岁练武是多么荒唐的事情了,不过她还是要练,因为不练她会疯掉的,她绝对不能只做个小寡妇。

    所以没有抱怨没有怨天尤人,只有更加努力地修炼。

    内力也好,剑招也好,石青珊胸中有一股气,要和这个命运较劲的气。

    此时临江郡边境,一匹白马正在疾行,马背之上一抹绿影,清脆若二月春风染色的嫩芽,肤白眸黑,肩柔身长,乌丝成髻。

    只是原本姣好的面容却透着一股悲伤死意,一而再,再而三地催促骏马疾行,让这白马呼呼喘着粗气,这一路已经行了三百多里,一口马料一口清水都没有喝过,白马虽有灵但也到了极限。

    但临江郡就在眼前,女子虽然知马力有限,但却还是要催马加鞭。

    轰隆!

    但就在此时马失前蹄,白马猛地朝前栽倒,眼看女子就要和地面接触,却见女子猛拍马鞍,身形如柳,一摇就已经去到了远处。

    “何方鼠辈?!”女子落地却没有关心爱马,反而对着左右原野大喊一声。

    声中暗含内力,竟如疾风过草,将周围植被压低。

    原来白马并非自己倒地,而是有人暗中在路中央挖了多处绊马坑所至。坑中依旧是新泥,所以少女才判定挖坑之人就在附近。

    女子戒备移动莲步,从锦绣装饰的马鞍之上取下一柄长剑:“我现在心情不好,不要逼我杀人!”说话之间已带杀意。

    然而依旧没有人回应,女子大怒,她已经暗中以功法试探,知道有人躲在右侧草丛之中,现在见对方竟然还想隐藏,不由怒从心头起。

    呛朗朗~宝剑出鞘。

    “西边雨!”剑招呼之既出,剑影掠过,草丛尽皆被斩断。

    剑招忽至,躲藏的人也知道不能再躲,卷着断草就是一招直捣黄龙。

    对方不闪反攻,而且攻势竟然带有千钧之力,令女剑客猝不及防。

    剑未中,拳却到。

    那暗中之人,蒙面黑衣,显然是不愿意暴露身份,而且这显然是有备而来,他的目标很明显,就是这位急于赶路的年轻女剑客。

    电光火石之间,女剑客也瞬间想到了这点,不过她想的更多。自己收到信函说少主新婚之夜身死,现在又有蒙面人于自己回家必经之路伏击,显然家中生变了。

    “你该死!”想到少主死的不明不白,现在还有宵小要对陵府动手,女剑客咬牙切齿,对方虽然避开一剑,但这还没有完。

    直拳突入,眼看就要击中敌人胸口,蒙面人却突然感觉脸颊一疼,却是已经避开的长剑变招从侧而来。

    好一个两败俱伤的打法,这女人对自己的剑法有极度的自信,蒙面人没想到眼前这女子如此狠辣,宁愿吃自己一拳,也要自己的命。

    不过这次阻击不得有失,蒙面人早做好死的准备了。

    “啊!”不避,就算脑袋被削掉,也要给敌人重击。

    哗啦,女子长剑见血见脑,削掉了蒙面人半个脑袋。但直拳也捣在心口,一口血沫从女子喉头喷溅而出。

    女子也震惊了,对方宁愿自己死也要重创自己?到底是何妨势力?

    内力急速运转,减轻疼痛,要不是自己剑快先杀掉了对方,恐怕这一拳够打断自己肋骨了。

    自己必须快点回去,只是白马腿断,恐怕是不堪再用了。不过回去之前,得看看到底是谁来刺杀自己。

    出剑将蒙面人的面具挑下,只见一股黄烟从对方的口鼻而中散发出来,很快就包裹了女剑客。

    “凝黄散?”女子急退,她知道这是什么,这是能让人增强功力的药,不过吃了以后会减寿,不过这种药最大的用处就是给死士用来暗算敌人。

    服用凝黄散而死的人会在身体里产生一种毒,并且还会从尸体中释放出来,一般释放会持续几个时辰。

    “咳咳。”已经够谨慎了,但女剑客还是着了道,这种毒素虽然不致命却能让人昏迷不醒,很多人因为中毒而在昏睡中饿死渴死。

    立刻封闭经脉,不让毒素深入,女剑客咬牙,不顾自己‘脐轮’受损,全速施展轻功,她必须要赶回去,不让家里就有危险了。

    陵府,石青珊急急忙忙来到公婆的小院,只见婆婆张婉君正在门口着急地踱步等待,显然她正在等房内大夫的诊断。

    石青珊是听大米说陵正豪突然发病,一脸疑惑,她都不知道公公还有病。

    “婆婆,听说公公旧疾复发?”石青珊过来就被拉住了手,不过她都习惯了,她知道她这婆婆现在把她当做依靠了。

    “公公是什么病?”石青珊问道。

    “年轻的时候被人伤及肺腑,每到阴雨寒天,就多有不适。适才前些天落雨,加上操劳,又犯病了。”

    原来是年轻的时候受过伤,还是肺病。石青珊也不是很懂,她只知道关节炎才对潮湿寒冷又反应,并不知道什么伤也会这样。

    不过石青珊也知道陵子风死后,陵正豪强忍悲痛要照顾一大家子人确实不容易,现在倒下不知道会不会出乱子。

    心里虽然这么担心,但石青珊还是安慰道:“吉人自有天相,公公是大好人,他会好转的。”

    张婉君也不说什么,只是紧紧握住新媳妇的手。

    石青珊能感觉到婆婆手心全是汗,而且手还在抖,看来对方是真的很担心丈夫。她已经失去了一根顶梁柱了,如果这一根也断掉的话,恐怕张婉君也不能独活。

    现在语言是苍白的,还是要等大夫的结果。

    不乐观,白发苍苍的大夫出来都是摇头的,他的结论是:“伤寒入体,加之旧疾复发,若不是一口内力支撑恐怕已经去了,老夫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陵夫人,我给你个方子,试试看吧。”

    石青珊听大夫这么说,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换个大夫再看看。但看张婉君那欲哭无泪的表情,她知道这位大夫估计就是临江最好的大夫了。

    陵正豪一倒,整个陵府都风雨飘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