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女侠时代 > 第三十八章切磋

第三十八章切磋

    “少夫人起来了,都已经辰时了。”大米很少见石青珊睡懒觉,今天不知道怎么了。

    石青珊可不是不会睡懒觉,穿越之前她最喜欢睡懒觉了,就说穿越前的寒假每天都是老妈掀被子才不情愿起来。

    大米叫醒的方式可比石青珊上辈子的老妈温柔多了。

    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到底是梦还是什么呢?石青珊睁开眼睛,脑子一片浆糊,只是暗想我要继续和死鬼剑客们战斗!

    果然石青珊再一次出现在了无数剑客面前,石青珊心说果然不是做梦,自己真的打开剑格了。原来剑格之中是有着无数剑客的备份,石青珊认为这就是剑客部分记忆,自己只是在和剑客在意识中对战,而身体的疼痛也只是意识传递给身体的,并不是受伤。

    但在意识中成长,现实中也一样可以成长。这才是最关键的。

    再来,早上一觉醒来正好打一场清醒一下。

    “哎哟!”石青珊又死了一次,这一次是被刺穿心脏。

    大米吓了一跳,不知道少夫人是怎么了,她只是见石青珊睁开了眼睛然后突然叫了出来,然后双手压住胸口,上演了一副西子捧心。

    “少夫人,你没事吧?”

    石青珊挥手表示没事,她现在已经很清醒了:“大米,你看到什么了?”

    “什么都没有看到。辰时了,少夫人快起床,还要练剑呢。”大米催促道。

    果然只是意识中的战斗,石青珊运起内力减缓疼痛。用大米端来的水盆里洗脸,又用盐水漱口,对着铜镜拿柳条在牙齿上搓了搓。

    吃了个肉包子,石青珊开始练剑。

    剑势更是恢弘,经历昨天那几次‘实战’,石青珊感觉进步很大,虽然她悟性很高,可是剑法肯定不可能只靠悟就能悟出来的,还是要通过战斗才能融会贯通。

    就比如这一招‘分道而流’,剑谱上是刺两剑,上一次何幼晴也刺了两剑,但现在石青珊已经知道不仅仅可以刺两剑,可以是一剑也可以是三剑四剑,得看实战的具体情况才能决定。

    这一次石青珊不再是对着空间练剑,而是蹚步而走,卷起剑风,有意识地将重点放在剑法之外。

    剑法是根,从剑法延伸出来的东西也不少,比如剑风,就是以剑招发动伤人无形。

    咻咻,木剑虽然不如铁剑锋利,但只要剑法足够犀利,一样可以造成杀伤力。手腕转动,木剑‘呼呼’变为剑花,不知不觉石青珊眼前好似出现了一个看不见的敌人,剑法不再没有目的,而是朝对手锁去。

    抹,点,挑,三招三变。

    大米看呆了,她觉得今天的少夫人和昨天完全不同,怎么说呢?就好像第一次去听剑阁见到少主手书匾额的感觉一样,没错就是带了一股子气场。

    园子里的石青珊全心投入,只觉身轻如燕,体内真气不催自动。

    来上班的何幼晴也看到了这一幕,她眼中石青珊的剑竟然和少主的剑合二为一,剑之所指所向披靡,“这是剑意?”

    可是怎么可能?何幼晴都没有领悟的东西,少夫人怎么可能会呢?

    其实此时石青珊正在不知不觉中开启了剑格演算,她眼前的无形敌人就是剑格中的陵子风,石青珊就是在和他对战,精气神高度合一,不知不觉突破了自己。

    “呼,果然还是打不过。”石青珊在演算中败了,头发粘着脸,身上的衣服也贴着后背。展现出她玲珑的身形。

    大米立刻跑过来递来擦脸布。

    “天气越来越热,以后会一直流汗,大米以后每天中午帮我准备热水,我练剑后要沐浴。”

    大米点头:“我现在就去准备。”

    “少夫人,今天有什么安排么?”何幼晴只负责保护石青珊的安全,平时照顾都是大米在办,所以她的工作还是比较轻松的。

    “没什么安排,小何姐你来的正好,我今天状态非常好,不如我们切磋一下。”石青珊还没觉得累。

    “不敢不从。”何幼晴也有心试探。

    两人都取了木剑在园子里站开。这个园子是陵府为了少主新婚新建的,空间很大,除了照顾新娘子的大米之外,还有两个负责卫生杂务的老妈子。

    啪!

    两柄木剑打在一起,两位都是美丽女子,打斗起来也有一股别样美感。一静一动之间曲线的柔美各有不同,静若水照娇花,动如风吹柳条。

    两人都施展十二路避水剑,你一招‘水到渠成’,我一招‘溉沃万顷’,几十招后两柄木剑都出现了裂痕。

    石青珊感觉自己虎口隐隐作痛,她知道何幼晴没使用内力,可是身体素质还是比自己高。

    何幼晴却更惊讶,因为自己竟然在剑法之上被压制了,似乎每一招都没有逃过少夫人的眼睛,此等事情只有和少主切磋之时才遇到过,难道少夫人也是天才剑客?

    这种每一招都被破的感觉可不好,何幼晴抽身而出:“到此为止。少夫人你的剑法已经不错了,若加上内力辅助必定可以名扬江湖。”

    石青珊却不满意,观察开裂的木剑:“水平还是不行,小何姐你讲解一下刚才我们的对决,好好在哪,差又差在哪?”

    何幼晴也不客气:“首先少夫人的十二避水剑已经极其熟练,第二观察力,我还没有出完剑招,你就已经选择好了克制的招式;第三就是少夫人你出剑的时候极其果断,完全不像新手,就好像经历过生死搏斗的老手。”“缺点话,果然还是内力,还有少夫人你的体能。”

    原来自己在高手眼里已经有这个水平了,石青珊不由露出笑容:“那我现在以剑术补自身不足的话,相当于几轮武者?”

    “这不好说,不过如果遇上弱些的两轮,估计还是能对付。”看石青珊不满意的表情,何幼晴提醒她:“实战不是切磋,每个人拿的都是致命的武器,心态和发挥也不同,高手也可能阴沟里翻船,所以实战的时候我们都是要小心谨慎,绝对不能大意。”

    “我会记住的。”对方有经验,石青珊还是很谦虚接受的。

    “出了一身的汗,不介意我和你一起洗吧。”何幼晴刚才都听到了,大米已经去准备水了,那就正好一起吧。

    石青珊一听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