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女侠时代 > 第五十一章真面目

第五十一章真面目

    今天何幼晴去处理事情去了,石青珊就不出门了,中午的时候。林萱苏请石青珊去吃饭,之前都是小绿帮石青珊准备食物,今天林萱苏似乎也知道石青珊只有一个人所以不想冷落了客人。

    来到春知楼,林萱苏正在喝茶,“饭菜很快就准备好,先品一品这江南来的茶叶。”

    石青珊可不懂品茶,就是觉得这茶水很润口,正喝着,石青珊发现里面办公的书桌上竟然有两本世文堂的新书:“这是什么时候买的?”

    “昨天。”林萱苏微笑道。

    “何必呢,这是陵府书局的书,你若是想要,支会我,还花什么钱呢。”其实石青珊也就是客气客气,对方可是超级有钱人怎么可能缺这点钱呢。

    “哈哈,妹妹真是会说笑,我花钱也是支持妹妹你这个大才女。”“我倒是小瞧妹妹了,现在你青山居士的大名可是已经街头巷尾人尽皆知了。”

    “不会吧?”石青珊记得就让街坊知道她是女的啊。

    “妹妹模样生的美丽,又有惊天才华,这样美貌才华集一身的奇女子,就算不宣传也会扩散出去的。现在临江郡的读书人恐怕都想要一睹妹妹的芳容呢。”林萱苏可不是开玩笑的,这几天她在观察石青珊,伶俐的下人是举一反三打听了石青珊不少消息。

    什么临江第一才女,什么千年一见的仙子,总之石青珊确实已经出名了,只是她在深宅大院中不得而知而已。

    现在临江的学子们都以看青山居士的书而感到光荣,再也没有之前指责的意思了。当日亲眼见到石青珊战胜师爷的学子们更是有声有色地形容那一场切磋,那简直就是天女下凡尘,一举手一投足尽显才气,美不胜收,他们已经沦陷了。

    石青珊若早知道美女效应如此夸张,估计会后悔扮男装出面。

    看到林萱苏上下打量自己的目光,石青珊都不好意思了:“哪有那么好。”

    “妹妹,不需要谦虚,你的书我昨晚已经拜读,确实是真知灼见,我阅人无数却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妹妹的。”林萱苏的肯定含金量很高,因为她在商场摸爬滚打,手下指挥过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驭人之术,观人之术都是一流的。

    就在两人还在聊天的时候,小绿将昨天的芍药领进门。

    林萱苏并没有意外,显然是她先前同意的。

    芍药跪在林大小姐面前,林萱苏这个精明干练的女人也没有为难她,反而亲自把小姑娘拉了起来:“金丝雀是回它的故乡了,没什么好伤心的。”

    石青珊见她竟然还会骗小朋友,心说女强人也有温柔的一面。

    “你一哭就几顿饭吃不下,这个给你,现在就吃,吃完了才能走。”林萱苏从糕点盘子里取了两个糕点给芍药。

    石青珊都看傻眼了,亲姐妹亲母女也不过如此啊,这芍药真的只是林家的戏子么?林萱苏竟然还知道她一哭就不吃饭?难道真正的女强人都要如此明察秋毫?石青珊只感觉自己比不过林大小姐,这太厉害了。

    芍药也被感动了,留着鼻涕眼泪一边吃糕点。林萱苏还要帮小姑娘擦眼泪,非常细心,细心到反常。

    等到林萱苏用手指擦下芍药嘴唇边上的糕点屑,然后用自己的舌头把指面舔干净的时候。石青珊已经石化了,这动作有些太亲密了吧。

    看着林萱苏此时送来的莫名目光,石青珊感觉自己被老虎盯住了。这个女人是故意做出这些暧昧动作的,石青珊脑子一片空白,久久才从大脑深处浮现出一个可能性:这个女人是同性恋。

    怪不得二十多还没出嫁,怪不得会知道小戏子的习惯。

    “妹妹似乎很震惊?”林萱苏很平淡,似乎自己做了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不知妹妹有没有发现在昆园的男仆都不敢靠近春夏秋冬四楼?”

    石青珊看着对方,想到了可能性,她也就不担心了,这又不是大事。

    林萱苏一直在观察石青珊,发现石青珊表情很镇定,心说果然自己没有看错,眼前这个才女和她一样,也喜欢女子。

    “只因我不喜欢男人。”短短一句话,算是坐实了石青珊的猜想,她遇上了古代女同。

    “妹妹可知前朝有蕙兰和采苹的故事?”

    不知道,不过估计也是同性故事,石青珊问道:“可是女子相爱的故事?”

    林萱苏见石青珊这么回答,不由露出笑容:“正是,她们冲破世俗枷锁一起修炼一起生活,堪称是我等之楷模典范。相传她们为了互术情愫,而不被人发现,还发明了一种只有她们能看懂的文字,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女书’,专门记录女子情的文字,也是只属于我们女儿家的文字,这等情谊比天阔比地厚,令我羡慕。”说着话,看向石青珊的目光更是明亮:“实不相瞒,其实姐姐我也只钟情女子,不愿见那些丑陋的男人。”

    石青珊心说不好意思,上辈子她就是个男人。不过蕙兰和采苹为了爱情还专门开发了暗号,确实令人敬佩,可也侧面证明了她们的感情不被主流接纳。

    “难道你就不怕我会泄密?”虽然眼前的女子是女强人,可是这个年代女同绝不会被大众接受的,女强人也不会有好果子。

    “呵呵,石妹妹你可真是爱说笑,你每日和侍女幼晴在床笫撕闹,你真当认为没人知道?”原来林萱苏今天不是随随便便公开取向的,她是听到石青珊和何幼晴每天晚上动静太大,所以误会了。

    石青珊哭笑不得:“我和她是在练武,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解释一番,林萱苏也傻了,她没想到自己判断错了,先是错愕然后就笑了起来:“不过也好,若不是误会,怎么能了解石妹妹的真心呢,这乃是天意。”显然林萱苏是非常想要找到一个同类的,现在她似乎比之前还要开朗了。

    “却不知道妹妹现在可有床伴?”林萱苏开门见山地问道,似乎这不是什么害羞的问题。

    石青珊被林萱苏大胆的提问给问傻了,心说这姐姐性格真是令人吃不消。不过石青珊可不能输给女人,回答道:“并没有。”

    “看妹妹就知道是个重情之人,一定是想要找一个情投意合的人。不过听姐姐一句,我们这样的人到底是少数,找男人容易找情投意合难,不如今天晚上就到我房中休息。”

    ……石青珊表示什么鬼,自己竟然被妹子撩了?

    看着眼前的大美人眼神中射出的饥渴的光芒,石青珊只看到了欲望,她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只是一坨欲望的肉体。

    就算自己喜欢女子,也不太敢招惹眼前强势的女人,不能落在她手里啊,所以石青珊是拒绝的:“咳咳,我怕不是对手,以后再说,以后再说。”

    林萱苏也没有强迫,只是笑道:“妹妹害羞了,这样吧,我怕你找不到伴侣,不如我把芍药送给你。你放心,她是很干净的,而且她知道怎么伺候我们这类女人,收她入房,多练习,到时候妹妹自然能和我棋逢对手了。”她的笑容非常暧昧,似乎很期待和石青珊‘较量’的那天,她从古书学来的技巧都可以在石妹妹身上施展,一定让妹妹满意。

    有钱男人会变坏,有钱女人也一样变坏,这个林萱苏果然是个大胆而不拘一格的女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