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女侠时代 > 第六十三章冲突

第六十三章冲突

    “你们这些人不要欺人太甚,这是给我们准备的伙食,凭什么抢走?!”张保之大声对对面的水兵说道。

    此时几个水兵手里都拿着油腻的烤鸡,但这些鸡不属于他们,而是张保之这伙保镖的。

    “老子在外面帮你们这些没用的家伙站岗,回来连口像样的吃食都没有,你们这群软蛋却吃香喝辣,老子早看你们不爽了。”这几个水兵也是兵油子了,实力也不弱,所以抢几只鸡根本没觉得是事。

    如果是别人,忍一忍就算了,可偏偏张保之是个冲动的年轻人,看对方这么嚣张完全忍不住:“我揍你丫的。”说着就扑了上去,虎炮拳夺声而出。

    “找死!”几个老兵也不是好相与的,顾不上吃鸡立刻还击,虽然两方人数相当,可是老兵却是久经沙场配合默契,几人只是一站就稳稳形成了互相照应的阵型。

    而张保之这边的人根本是一盘散沙,个体实力相当的时候配合尤为重要。老兵进退有据,没几个回合就把张保之等人按在地上打。

    噼里啪啦一顿老拳。

    张保之见打不过,嘴上也不认输:“有本事一对一,小爷让你们一只手,你们这些卑鄙小人,生儿子没**。”

    “臭小子,欠揍。”几个兵油子是越听越生气,越生气越揍:“让你骂,让你骂。”

    “有本事你们打死我啊,只要你们不打死我,我就要骂,你们这群孬种,生儿子没**。”张保之扯着嗓子吼道。

    老兵油子真生气了:“让你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把他架起来。”两人立刻就把张保之给架了起来。

    老兵油子结结实实给了张保之两拳,这一次是含内力的一拳直入张保之脐轮。

    张保之这样的硬汉也忍不住惨叫起来,这两拳足可以摧毁他的丹田。

    石青珊得到消息的时候,忍不住捂脸,怎么每一次张保之都被打的这么惨?但这一次她还是低估了张保之的伤势,如果弄不好他就武功全废成为废人。

    “是谁?”石青珊听昆园的大夫说的如此严重,也不由冷下脸来。

    “是几个水师士兵,他们抢了我们的烤鸡,保之他气不过就和对方打了起来,我们打不过,保之就骂他们,那几个兵被骂急了,就把保之打成了这样。”

    张保之为人豁达,待人热情,已经混开了,所以不少人都为张保之抱不平。

    石青珊却更怒了,为了几只烧鸡就把人打成这样?

    “小何姐,你去简木巷走一趟,去请不神医过来,只要他来什么条件都可以。”石青珊可不能让张保之有事,不然她怎么去见王文芳啊。是她请张保之来工作的,要是不能把他还回去,石青珊恐怕无颜再见张家人了。

    何幼晴也知道事情紧急,立刻去牵马。

    不一会儿林萱苏也来了,她也没想到坏人没来,负责保安的水师和保镖竟然先打起来了,这叫什么事情啊:“一定是守备贪墨银两。”林萱苏甚至没有考虑其他的可能性:“我给水军守备的水脚银只多不少,不要说烧鸡,就是烧鹅都吃得起,水军竟然还要抢食,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

    水脚银,其实就是银款的一种称呼。在大周运税的经费政府是不出的,必须由纳税人自己承担。纳税人如果自己运钱粮,自然会被山贼水匪当做目标,所以一般来说纳税人都会集资请当地军队运税,这笔雇佣款就被称为水脚银。

    久而久之凡是给军队的银子就统一被称为水脚银了。

    这一次六亲王大张旗鼓地出动水师,这粮草钱自然不可能从军队出,是林府支付的,比给石青珊的预算还要高。

    可是现在却因为士兵伙食不好而闹事,这不是打林府的脸么?他们可是给够钱的,但钱有没有花到位就不归林府管了。

    显然负责任务的守备并没有把钱落实下去,石青珊都能想办法让保镖在这两天顿顿吃肉,更有钱的水师士兵怎么还会抢保镖的烧鸡?

    不能这么算了,不过石青珊和林萱苏要找的目标不一样,林萱苏要找贪污的守备,而石青珊只是想找那几个打人的凶手。

    “你们还记得谁打人么?”

    自然记得,众人点头。

    石青珊从保镖手里借了一柄剑:“好,现在就跟我去把他们找出来。”

    “妹妹,不要冲动。”林大小姐却觉得直接找人不妥:“我们可以去找总兵,让他主持公道。”

    “若他愿意主持公道,那我直接把这几个人押给总兵不是更好?”石青珊不再说什么,直接去找人。

    林萱苏急得跳脚,那些可是不讲道理的士兵啊,而且人多势众,石青珊一个人怎么能应付的过来?

    “小红,立刻备车,去总兵府。”总兵是临江郡的最高军事长官,旗下有副将、参将、都司、守备。这一次昆园的保护任务就是其中一个守备负责的,其实贪墨一点水脚银也不算什么,因为这笔钱本来就是外快。但问题是石青珊对属下太好了,在最繁忙的日子里顿顿大鱼大肉,让那些大兵看得不自在,心里不平衡了。大兵不能找长官的麻烦,自然只能找张保之他们的麻烦。

    “是他么?”石青珊很快就找到了回到岗位的老兵油子。

    确定对方就是打人凶手之后,石青珊快步近前:“你打了我的属下,现在跟我去见你的长官。”

    士兵们根本没有被石青珊的命令吓到,反而因为石青珊生的标致惹的这群兵油子嬉笑不已,甚至出言轻薄。

    这些老兵油子随口就是荤段子,若是普通女子听到非羞得掩面而逃。但石青珊听到这些荤段子,只是表情更冷,看来他们是不准备配合了。

    出剑!

    石青珊这次可不会手下留情,时雨浸灌,十二路避水剑法最具有攻击性的一招破空而出,顷刻就贯穿了老兵油子的左大腿。

    这些大兵都没想到这小姑娘出手如此果决,稍微迟疑,石青珊第二剑已成,铁剑带着血丝第二次刺入了老兵的身体,这一次右肩膀。

    “啊!”老兵油子惨叫起来。

    这些士兵怎么也是经历过实战,虽然开始失去分寸,但都见血了此时他们也顾不上惊讶立刻抽出武器朝石青珊攻来。

    石青珊双眼如电,虽然第一次以一敌多,但丝毫不乱。只见她秀口吐兰,手腕激震,便是‘分道而流’的变招,剑一变四。这已经是石青珊能分出最多的数量了。

    攻来的四人见剑同时袭来,立刻知道这个女娃的剑法极其厉害,只能狼狈抵挡。

    利用这个机会,石青珊脚步轻点,剑已然刺入最近的一个敌人。对惨叫充耳不闻,剑路折转,若闪电奔袭下一个敌人。

    又是血溅,短短几招,石青珊已经让三个久经沙场的老兵见血了,剩下两个见石青珊剑法如此刁钻,知道自己不是对手,立刻招呼其他人以求自保:“敌袭,敌袭!”

    远处的士兵早发现问题了,现在全部围拢过来,这一圈至少有二十多个。

    好在石青珊也有人。

    王安可算是把扶危镖局来的三十个镖师叫来了:“保护少夫人。”这几天石青珊对这些保镖都是好酒好菜好招呼,他们也颇感少夫人是个大方义气的东家,现在东家有难,他们当然不让。

    这三十个镖师和水兵一样经历过实战,一时间就把天平掰扯了过来,双方又旗鼓相当了。

    石青珊也不犹豫,身形化作惊鸿,剑如流星再取两人,五个老兵油子各个见血,不过石青珊也没有伤他们要害,都是四肢。

    看着已经打成一团的两方人,石青珊不仅没有担心,反而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虽然这只是一场不满百人的战斗,但所有人都是剑出鞘刀放寒,激发血性。

    “来的好!”石青珊也不再犹豫,快步加入大战团,一直修炼的十二路避水剑现在行云流水一般使出。

    ‘水到渠成’卸人劲力,‘分道而流’挫其锋芒,‘时雨浸灌’攻城略地,‘百川入海’会心一击,‘溉沃万顷’千军难敌。

    石青珊的剑是整个战场最灵动的,虽然她的内力修为不高,但对手根本沾不到她的衣角。

    这绝对是石青珊穿越之后进行的最快意的一战,然而她不知道不少双眼睛在暗中关注着这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