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女侠时代 > 第七十五章一见如故

第七十五章一见如故

    艳压群芳之美,秦姬没什么表情,却又好像将什么表情都作了出来。

    袅娜纤巧,罕言少语。

    “秦姑娘,这位就是临江郡大名鼎鼎的青山居士,乃是一介才女,著有多本书册,又善作诗。陆公子希望你们两位能多多交流,免得寂寞。”小安子对秦姬是绝对恭敬的。

    秦姬一身红袍,竟然不显妖媚,珠钗数支,竟然全无风骚。

    石青珊都看呆了,这才是完全体的美女啊,可以说是倾国倾城。果然是顺天的花魁,质量太高了。石青珊给这位美女十分,不怕她骄傲。

    “原来是秦姑娘,有礼。”石青珊见礼。

    秦姬也很客气:“《忠烈侠义传》可是先生作品?”

    “此书昨日才发售,秦姑娘也看过?”石青珊倒是没有想到王文芳的新书已经火到顺天花魁面前了。

    “昨日黄昏,六亲王怕我寂寞,特地送来此书让我观看。初读便已经入迷,我一阅三遍,不思茶饭。”秦姬的声音也很动听,人家是花魁,自然会弹琴唱曲,声音不动听也不会成为花魁。

    花魁可不只是脸好看,还要技艺。

    “过奖,其实这书不是我写的,而是文谷子先生主笔,我最多就是想了一些点子,比如标点符号。”

    “标点符号?”秦姬似乎不明白这是什么。

    “就是句中句尾的小蝌蚪和小圆圈。”石青珊本来以为标点符号会带来变革,不过显然大家都被故事吸引,以至于忽略了标点符号这个创举。

    现在回过神来,秦姬也发现自己之所以如此着迷,不仅仅是因为故事有趣,而且还有阅读体验流畅的原因,现在想来可不就是‘标点符号’的妙处么?

    “若天下书籍皆用标点,那天下就少无数歧义,圣贤书之上的言语也就不会有那么多误读和曲解了。”秦姬虽然是女子,倒是有些胸怀。

    “我倒是没有想那么多,我只是为了小说话本更易阅读而已,就算只是认字的懵懂小儿也能从中得到乐趣。”石青珊可没有那么伟大,她只是习惯看标点符号而已。

    “青山先生谦虚了。”秦姬说道。

    石青珊说道:“我们坐下来聊,不要站着。”

    秦姬也笑了起来,她和石青珊竟然是一直站着聊了这么久:“是秦姬的错,坐。”

    秦姬之后还有一位抱琴侍女,一个长随侍女,此时默默站在秦姬身后两边。

    小安子在外看了,见秦姬竟然与青山居士有说有笑,心说殿下圣明,果然秦姬姑娘身边就是缺少有共同语言的朋友,两位奇女子这是一见如故啊。

    其实石青珊和秦姬还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她对大周知之甚少,对音乐也是一无所知,她除了会背诵一些文章之外最拿手的也就是剑法了。不过石青珊也知道扬长避短,扯了些有的没的,倒也幽默可亲。

    秦姬一笑,满屋辉光。

    连其他女子也被石青珊的小故事逗笑了,石青珊心说自己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自己撩妹技巧这么厉害呢?连秦姬这种不苟言笑的美女都被她逗笑了,这也是才能啊。

    笑一笑,气氛就缓和多了,石青珊也不能紧着秦姬一个人聊,自己来的目的是多认识人。

    大家也才知道原来石青珊竟然是陵府刚过门就死老公的寡妇,大家都被石青珊感动了也被石青珊的才华所吸引。

    此女子不一般。秦姬心想,其他女子在自己面前根本不敢抬头,可是石青珊竟然八面玲珑不仅不被自己仪态压制,甚至还能让所有人都放松下来,多有神奇。

    师父说她是‘凤仪之态’,唯有与自己同样貌美的女子才能与自己坦然相处。不是秦姬看不起石青珊,石青珊也是美人,可是比起花魁还是差太多了。可是奇怪的是这位才女竟然能在自己面前泰然若之,看来师父的话也不是完全正确,至少美貌不是唯一的标准,才女也完全可以抵挡自己的‘凤仪之态’。

    “秦姑娘,陆公子为你所做‘醉眠图’,请姑娘观赏笑纳。”小安子捧着一个画卷小心翼翼地进屋。

    左右侍女很有眼力,立刻就拿来一个画架。

    “打开吧。”秦姬也是习惯被人服侍了,也是随口吩咐。

    小安子不敢怠慢,一点点地展露画卷。

    石青珊看去,入眼就是花团锦簇,不过最亮眼的不是花而是花下酣睡之人,轻盖薄被,于花间躺椅上歇息,寥寥数笔就展现了美人恬静美好的状态。

    虽然这画风清奇,不过也能看出这画的就是秦苦娘。

    “可是北苑宴会之后所画?”秦姬也没想到自己醉酒酣睡的画面竟然被陆公子撞见了,事后甚至还画了下来。

    “正是。”小安子偷偷观察秦姬的表情,看秦姬面色似有喜意,心里高兴,知道这次六亲王是正中目标。

    “秦姑娘请看,画上还有公子所做《梨花辞》。”小安子再接再厉,指出公子的优点。这可是公子搜肠刮肚好不容易写出来的。

    秦姬也看过去,悠悠念道:“梨花香,愁断肠。千杯酒,解思量。世间事,皆无常。为情伤,笑沧桑。万行泪,化寒窗。有聚有散,有得有失。一首梨花辞,几多伤离别。”

    这花魁练过诗朗诵吧,石青珊都觉得这首诗变得优美起来了,只因声音太动听。

    “秦姑娘,这是六亲王的心意。”小安子说道。

    秦姬却并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石青珊。

    这让石青珊莫名其妙,喜欢就收下不喜欢就不收,看她干什么?这事情和她没有半点关系。

    “青山先生,你是才女,可否点评这首《梨花辞》?”

    石青珊肩膀上担着才女的名头,也不好意思拒绝:“此诗虽算不得极好,但也是佳作,寄情于花,思维发散,感情饱满,层层递进,立意颇为高远,作为礼物可谓是非常用心。”石青珊说完了,光是捡好听的说,自然是没有说这诗是答不对题,偏题了,诗意和画的主题无关。

    小安子心说才女就是才女,说的一点不错,六亲王可不是用情至深么。

    就听秦姬幽幽说道:“青山先生说的固然没错,然奴家觉得诗与画却是两个主题,六亲王虽然有心,却偏题了。”

    石青珊心说这位花魁还真是敢说实话,给你点个赞,相比之下自己就虚伪多了,明明看出来了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