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女侠时代 > 第两百六十三章满园春色

第两百六十三章满园春色

    石青珊接到了一份以女书写成的书信,她知道是林萱苏回来了,书信里让她去临江的百花酒楼。

    石青珊一个人出门,到了目的地却发现林萱苏并不在,只有另一封信。

    这林大小姐还真是会玩,一封封信指向下一个地方。石青珊都出城了,来到了城外一个新建的宅院。

    红墙绿瓦,都是上等的建筑材料,石青珊羡慕之,她的道一教总坛都没有这么讲究。

    “小苏院?”门楣挂着这么一块匾额,鎏金字红木底,彰显着华贵。

    石青珊心说让自己不要走正门,而是要从侧门敲三下,还真是有地下情报员接头的意思。

    找到侧门,敲三下,却是林萱苏的四大贴身丫鬟之一小金开的门:“石姑娘,大小姐已经恭候多时了。”

    林萱苏清瘦了不少,身上环佩叮当,似乎都能把她压弯。

    “你瘦了。”石青珊心疼啊,不愁吃喝的大小姐瘦了这么多,恐怕是动情至深寝食不安。

    有这么一句,林萱苏双眼已经畜满了眼泪。她故意让石青珊跑了这么多地方,其实就是耍小脾气,气石青珊不来找她。

    可是只是这一句,林萱苏的埋怨就全部被瓦解了。她遇上石青珊,真是自己的孽。

    “没良心的。”大小姐扑到石青珊怀里,痴痴地骂着,可是更像是调情。

    刚才还在屋里的婢女自动消失了,显示出了极高的素质。

    林萱苏的小拳头打在石青珊身上,却感觉锤在石头上,“没良心的,怎么这么硬?”她记得石青珊的手感是软软的。

    “你打我铁砂衣上了。”石青珊笑道,看林大小姐娇弱的样子,真不敢相信对方以前是那么强硬的一个商业女强人。

    “铁砂衣?你穿这个干什么?莫不成还以为我会害你不成?”说着又撒娇了。见不到的时候天天想念,恨不能天天扳手指算日子,可是见到了林大小姐却有小任性。

    “这是负重,锻炼用的,你不喜欢我脱下就是了。”

    “全部脱掉。”林萱苏说道:“让我看看你的身子。”

    “你占我便宜,要脱我们一起脱。”石青珊表示她绝对不会让女流氓占便宜的,公平起见大家一起脱。

    反正屋内火炉正旺,燥热的温度已经让人双颊发烫了。

    林萱苏直接就吻了上来,石青珊也激烈地回应着。

    四大丫鬟站在屋外如吃着冷风,尽忠职守地守门,不久就听到房内传出旖旎之声,一时间房间周围都出现了些许春的气息。

    小苏院是林萱苏专门修建用来和石青珊幽会的,她离开临江前开工,现在也没有完全完工。前面的庭院和几个主厅都还没有装修好,所以才让石青珊走侧门。

    主要是林萱苏要求太高了,西北运石,江南运树,海中珊瑚,山中奇花,反正就是要最好的。要营造最好的幽会场所,一点也不能大意。

    疯狂之后,两位女子都是发髻凌乱,林萱苏小脸红扑扑的和石青珊说起了思念之情。这半年她可一直没有错过石青珊的消息,知道石青珊成为了一教之主,而且还有了自己的生意,林萱苏是惊诧连连。

    “不愧是我喜欢的人,不仅文武双全,而且还精于商贸,你把道一教转变为商会,真的是让我惊讶。”

    “适逢其会。”石青珊谦虚一下:“要不是发明了糖霜这样的好东西,也不会这么顺利。”

    “好人,你做什么都厉害。”连鱼·水之欢也很勇猛,林萱苏现在就好像赶了百里远路一样,浑身筋骨好似散架般,不过很舒服。

    “还不算最好。”石青珊想到了鬼门关,不过这种事情只有三人知晓,没人会说出去,不让别人担心:“你呢,开年之后又要去哪?”

    “我得先去顺天打点,每年该有的孝敬年前年后都要给。还有明年皇帝选妃,我们家作为皇商得有所表示,至少得上贡些好东西才行。”林萱苏说道:“都是些没意思的事情,你呢?”

    “明年我去考状元。”石青珊觉得这种事情没必要隐瞒最亲密的人,反正她从来不认为自己能中状元。

    林萱苏猛地支起身子,被子滑落,白花花的光晃得石青珊眼晕。

    “不用这么惊讶吧?”

    “科举自古都不允许女人参与,你怎么考?”也难怪她惊讶,因为这根本不现实。

    “我也不知道,到时候他们自然会有安排,我只要去考试就可以了。”石青珊说道:“这都是我那不靠谱的师父想的主意,我也就是参与。”

    但林萱苏却神采连连,因为她觉得如果石青珊真的有办法去参加殿试,那么她被点状元的机会很大:“好人,我相信你。”

    石青珊自己都不信自己,不知道其他人哪来的信心。

    “不谈那个了。”石青珊心说没谱的事情,不说了。

    “那就说说你在外面养的小寡妇吧,我可知道你让她做了股东,等于白送她一场富贵。”林萱苏吃醋了,这感觉就是她养了小白脸,小白脸在外还有情人。

    不过林萱苏也知道石青珊确实很喜欢王文芳,所以也没什么行动,不然她一定来一场原配打小三的戏码。

    石青珊心说她怎么提这个,这多尴尬啊,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刚想解释一下,林萱苏就用玉指贴着了石青珊的嘴唇上,让她不要说了:“我不是怨妇,你我注定不能时常相聚,我不会小器的,只要你不忘记我就可以了。”可以说林萱苏果然是心机之人,这一招欲擒故纵,以退为进,牢牢抓住了石青珊的愧疚心。

    石青珊确实愧疚,听林萱苏如此大度,一时间感动得一塌糊涂,根本不知道自己落入了林萱苏的圈套。

    “我不会辜负你的。”石青珊说道。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们这样的人也不求被人祝福,只要安安静静地和心爱之人度日已经是一种幸福了。”林大小姐也知道外界不会接受她们的百合之恋的,所以低调地守护幸福就足够了,不求轰轰烈烈只求小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