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女侠时代 > 第两百六十五章喜当爹

第两百六十五章喜当爹

    顺天城,三朝国都,建立超过一千年,可以说是人族所知建城时间最为悠久,范围也最大的城市。

    古城横跨五十里,由三十丈高十五丈宽的红色城墙包围,围墙上有三十六个角楼,又有八扇大门。

    城内有书院、文庙、武庙、城隍庙,衙门,以及大周的皇宫。

    石青珊从西面的‘康乐门’进入,所在位置就属于城市的西半段,距离皇宫还有一段距离,不过皇城人口众多,就算只是西半段也已经比临江繁华热闹数倍。

    人族大兴之地,百教汇聚,武者云集。

    更是被称为万国来朝的圣地,此间人口已经突破百万。

    石青珊现在化名为吕轻舟,女扮男装,住在云伍坊内。

    顺天城的格局像是大唐的长安,坊间林立。当然也可以理解为配套设施齐全的住宅小区,每一个坊都会有酒楼商店,为坊间的居民提供服务。

    到了晚上,顺天城会宵禁,但坊内依旧灯火通明。传说顺天一共有一百坊三百楼三千街道三万佳丽。

    恐怕不是衙门的人很难知道顺天到底有几个坊,因为真的太多了。

    云伍坊就是个不起眼的小坊,吕轻舟大部分时间就是在小院里苦读,连邻居都不认识几个。倒也方便让石青珊冒充。

    不过石青珊拿起吕轻舟的书就感觉头大,倒不是她不爱学习,实在是科举是非常严肃的事情,科举的读物都非常枯燥,而且科举还有固定的答题格式,石青珊对此一窍不通。

    不过没办法,现在也只能咬牙学习了,至少得应付过去。

    于是在顺天这个花花世界中,多了一个埋头苦读的女先生。石青珊呕心沥血,只为学习如何答题。

    至于引经据典可不是一个月就能掌握的,到时候石青珊只能自由发挥了。

    两耳不闻窗外事,就这么过了十天,石青珊才终于磕磕绊绊地写了一片文章,但语句不通,道理难明。

    哗啦,石青珊自己都看不下去了,直接撕掉。当然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字迹,石青珊原本的字迹太秀气了,一看就是女人写的。

    这完全是继承少女的财产,原本的石青珊可不会写毛笔字。不过好在后来为了练双手剑,石青珊学会了左手写字。所以考试的时候石青珊会假扮右手受伤,直接用左手写字,免去字迹不同的麻烦。

    不然的话还要模仿吕轻舟的字迹,更是难以挑战。

    “狗屁不通!”石青珊自己都看不下去了,然后她有拿起吕轻舟已经写完的几篇文章开始阅读,希望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二十五岁就能成为秀才虽然说不上是天才,但也算不错了。不过要中举可是一想高难度挑战,不然吕轻舟也不用提前一年来京城备考,要知道顺天的物价是大周之最,这个小院租金就要花八十两银子,吕轻舟也不做饭,总是有不远的‘北坡楼’送饭,一个月一结也的要十两左右。

    根据铁丐的情报,吕轻舟家只算小地主,这么多钱全是东拼西凑借的,为的就是会试搏一搏,如果搏了举人出身,那就是一村的希望。

    读了病秧子以前的作文,石青珊不由连连点头,这吕轻舟还是有才华的,至少比石青珊写的好多了。

    “吕秀才,吕秀才在家么?”

    石青珊听声音,知道那是‘北坡楼’的掌柜,之前她给北坡楼送这个月饭钱的时候见过,聊了两句,对方还祝福自己高中呢。

    还没到吃饭时间,送饭的也是小二,石青珊不知道掌柜找自己有什么事情。

    “在呢。”石青珊走了出来,就看到掌柜带着一老一少两个人。那两个人都很拘束,眼睛都不知道放哪,这让石青珊想起了清水村的淳朴农民进城的模样。

    两人显然也是从乡下来的,衣服虽然不破但也洗的很旧了,那半大孩子穿的衣服甚至有些不合身,显得有些小。

    “爹!”那孩子是个十二三岁的姑娘,脸蛋冻得通通红,看到石青珊出来,少女的眼神瞬间亮了。

    然而石青珊内心却是翻江倒海,虽然知道吕轻舟家里还有个女儿,没想到竟然不远万里找上门来了,她这是要喜当爹啊。

    还有那个中年男子显然也是吕轻侯的熟人,不然也不会带着她女儿上京了。可石青珊哪认识他啊,甚至石青珊都不知道这女儿是不是真女儿。

    “吕秀才,他们问路问道我店里来了,就帮你把他们送来了。”掌柜热心地说道,他也是外地人,知道寻亲的人都不容易。不过他倒是很疑惑不知道吕秀才的女儿为什么这个时候上京,要知道这可要考试了,多一个人不是添乱么?

    掌柜知道吕秀才平时大部分时间都闭门苦读,很有希望成为举人的。

    “多谢掌柜。”石青珊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只能先让两人进来。

    那中年人也不说话,似乎很内向。

    倒是女儿见到爹之后恢复了活力,她向掌柜深深鞠躬:“谢谢。”

    掌柜一看连说不敢,心里却觉得这女孩不愧是秀才之女,真懂礼貌,一点也不像是乡下来的姑娘。

    掌柜走了两步突然转身:“吕秀才,今天团聚,晚上是不是加几个菜?”

    “应该的,应该的。”石青珊回忆铁丐告诉她的秀才性格,属于文弱型的的,内敛甚至有些软弱。揣摩人物性格,进行表演,此时石青珊大脑一片空白倒是演的很像。

    女儿叫什么来着?石青珊回忆着,好像是‘娟儿’,也可能是‘芸儿’,石青珊根本没想到女儿会突然出现,没用心记。

    “黄二哥,见到我爹,就算到家了,你也不要客气随便坐。”那女孩倒是不见外:“爹,你这里怎么这么脏啊?”然后她想到了什么,立刻去卧房查看书桌,看到书桌干干净净,不由松了一口气。

    她听说不少秀才到了京城之后就荒废了学业,看来她爹没忘记学习。显然父女是性格互补,虽然女儿才十二三岁却已经是个能为家做主的小主人了。

    不过石青珊却纳闷了,这男的至少三十多岁,怎么女儿称呼他为黄二哥?

    很快他就知道原因了,只见那大汉唯唯诺诺地站在石青珊面前,低头叫了一声:“小舅。”虽然吕轻舟和他年纪差不多,不过辈分差了一辈。

    石青珊无语,感情这人是吕轻舟的大外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