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女侠时代 > 第两百七十八章白衣神腿

第两百七十八章白衣神腿

    明月坊,石青珊走入其中,找到上官酒家,自从八怪接连因为意外去世之后,最后的幸存者上官京就从六扇门辞职,开了个小酒店。

    上官酒家地方不大,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生意倒也不差。

    这个酒家是典型的家族企业,由上官京和他的侄子两个人打理。

    石青珊走进去发现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在跑前跑后,一回儿端菜一回儿结账,忙得不亦乐乎。

    好在店小,只有四张桌子,一个人勉强能忙得过来。

    “客官,坐,想要点什么?”年轻人看到石青珊,立刻热情招呼她坐在一张空桌前:“本店的椒盐花生乃是顺天一绝,要不要尝尝?”

    “我找人,请问上官京是这里的东家么?”石青珊问道。

    “你找我大伯啊,不巧,他出城上坟去了,晚上才能回来。”年轻人说道。

    “那我能等他么?”

    “行啊,你随便坐。”年轻人也不介意石青珊等着。

    现在午餐时间还没有过去,时不时会有人进来点一些吃的,虽然叫酒家,可是本店也有面条米饭出售。

    等到饭点过了,也就没人了,年轻人端着一盘花生放在了石青珊面前:“我请,尝尝吧,这可是顺天一绝。”

    “谢谢。”石青珊也不客气地尝了尝,味道还真不错。

    没客人了,年轻人直接坐到了石青珊的面前:“我看你是个读书人,你认识我大伯?”年轻人好奇地问道。

    “不认识,只是有人让我来找他。”

    “那你叫什么名字?”

    “吕轻舟。”

    啪,年轻人的下巴撞到了桌子,瞠目结舌地看着石青珊,艰难地说道:“就是前不久破面具案的吕轻舟?”

    “正是在下。”石青珊心说看来宣传还是很到位的。

    “你,你……”年轻人没想到面前貌不惊人的年轻人还是个名人:“你找我大伯干什么?他虽然以前是六扇门捕快,不过现在只是个开酒楼的普通人啊?”“难道你想找大伯一起去破十年前的疑案?”

    石青珊心说对方知道的还真不少,不过她不能坦白,反而问道:“什么疑案?”

    “当然是我大伯的几个结义兄弟的疑案,当初我大伯有七个结义兄弟,关系好到穿一条裤子,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莫名其妙地接连死去,我大伯可一直没有放下过这案子,他一直觉得是有人要杀他们。”“要不是我大伯母和堂妹接连去世,恐怕我大伯还不会放弃查案。”

    这么凄惨?死了七个结义兄弟,然后妻女也死了?

    石青珊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应该来,如果旧事重提必然会解开对方的伤口。

    “我大伯真的很可怜。”年轻人说道:“你该不会真的是为了十年前的旧案而来吧?”

    “……”石青珊没回答,只是吃着花生,心说白衣神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我倒是希望你能查查那件案子,你可是大周第一聪明人,有你帮忙的话或许能帮我大伯解开心结。”

    石青珊心说自己算什么大周第一聪明人,不过是穿越者而已。也不知道是谁那么缺德,非要给自己戴这么一个吸引仇恨的称号,虽然听起来很霸气,可惜麻烦啊。

    “你能说说十年前到底发生什么了?”

    “那时候我还小,知道的并不清楚,总之那时候八怪是在调查什么案子,案子很古怪,反正任何参与其中的人都不得好死。”

    “可是你大伯不是活下来了么?”

    “是啊,其实这十年中我大伯也想不通,为什么八怪就剩下他一个,这也是他难以释怀的原因。后来他因为沉迷查案而忽视了大伯母和堂妹,导致大伯母病死,而堂妹失足溺亡,这才心灰意冷,但我知道他心里根本没有放弃过调查真相。”“经历了这些,以前风流倜傥的白衣神腿,现在也已经不复存在了。”

    八怪调查的案子应该就是刺皇案了,既然有人要害他们,说明他们至少已经找到了一些关键线索,不然的话八怪没有理由会变成目标。

    根据黄三所说,八怪都是外家功夫的大成者,武功极高,一连七次意外,鬼才会觉得没有猫腻。

    不过这件案子的真相绝对不会这么容易调查清楚的,所以石青珊还是准备按照原计划来,给默楼泼脏水,把刺杀先帝的罪名按在默楼头上。

    虽然默楼现在没有动作,但石青珊可不敢把自己的生命寄托在他们的仁慈上。如果能借用皇家的力量铲除默楼的话,那完全是一本万利,石青珊根本找不到不这么做的理由。

    年轻人换了一个话题,开始打听吕轻舟破案的过程,他有很多疑问想知道,反正下午也没客人,闲着也是闲着。

    一直到夕阳西斜,一个看似年过半百的老人满脸落寞地走进来。

    “小明,帮我把东西拿进去。”他递出一个装祭品的竹篮。

    “大伯,你回来,大周第一聪明人在等你呢。”

    这就是白衣神腿,古铜色的脸上胡子拉碴,布满血丝的双眼看不到一丝的热情,根本不能和风流倜傥关联在一起。

    上官京木然地看向石青珊,根本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来找自己。

    “能不能单独谈谈。”石青珊说道。

    上官京沉默了许久,最后才开口:“那就去后院吧,跟我来。”显然他也在思考吕轻舟来找他的原因,因为两人根本没有交集。当然他也听说了吕秀才破案的事迹,整个顺天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可这依旧不能解释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进入房间,点燃了油灯,上官京就看着客人,在等待客人给出一个合理解释。

    “其实也是有人委托我来找你的,是一个名为‘黄三’的人,他委托我来调查十年前的一桩旧案。”石青珊开门见山,因为对方不会有兴趣和自己绕圈子的,要是不高兴他绝对会把自己打出去的。

    “黄三?十年前的旧案?”上官京波澜不惊的双眼终于有了一丝神光,显然他也意识到了什么:“大周第一聪明人,好一个大周第一聪明人!”他知道一定是黄三慕名而去,然后认同了大周第一聪明人的智慧,不然区区一个秀才如何能站在这里?

    想到此处,他已经老泪纵横,啪地朝着皇宫的方位跪了下来,重重磕了三个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