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女侠时代 > 第两百七十九章案卷

第两百七十九章案卷

    上官京才四十岁,可面相比实际年龄至少要苍老十岁,他的一生命运多舛,有太多的遗憾和悲伤。

    此时他真情流露,感念皇恩浩荡,忍不住磕头,把额头都撞红了。地砖都碎了。

    然后他迅速出门,来到院子里的老树下。右腿如枪,抬起落下,竟然入土三分。

    石青珊现在知道为什么他被称为‘白衣神腿’,这腿功确实厉害,恐怕一脚能将院子里的人腰粗的老树踢断。

    脚再一次提起的时候,带起了一个木箱,原来是他的脚踝勾住了箱子上的布带,将整个木箱勾了出来。

    “我因为心灰意冷,将当年的案卷全部埋于树下,也已经有五年了,今天这些案卷重见天日,终于能还各位兄弟一个公道了。”

    将箱子搬入房间,挑亮油灯,将尘封已久的箱子打开连通记忆一起唤醒:“这些就是当年的案卷,你先看,然后我再进行补充。”“就算过去了这么多年,当初的一切依旧历历在目,我在梦中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绝对不会记错的。”

    显然上官京的日子不容易,背负了太多的感情。

    箱子里的档案都由油纸包里三层外三层地包着,可见上官京从一开始就没有放弃过,他只是在等待一次机会。

    石青珊慎重地拿出第一本档案开始阅读。

    浑天掌·高飞,男,三十八岁,元鸿68年三月十五,坠落顺天皇城东‘一线山’峡谷,当场毙命。

    金钟罩·吴俊豪,男,三十六岁,元鸿68年三月二十七,酒后坠湖,溺毙于顺天安心湖。

    铁头佛陀·常捷,男,三十六岁,元鸿68年四月五日,于广成郡骑马撞上尖锐树枝,心肺受损而亡。

    金木飞刀·李小花,男,三十四岁,元鸿68年五月十二,于北国边境坠湖,未发现尸骨。

    无影腿·段兴,男,三十三岁,元鸿68年五月十八,坠落于顺天城墙角楼,头落地死亡。

    长弓神拳·马云天,男,三十三岁,元鸿68年五月三十,酒醉之后死于顺天小巷,疑被窃贼持刀杀害。

    一念花开·刘思思,女,二十六岁,元鸿68年六月五日,于自己家宅被杀。

    元鸿年是先帝的年号。

    八怪中七个人似乎只有最后一个刘思思有被人蓄意谋杀的嫌疑,其他人都是意外,可是短短三个月内,连续意外也太巧合了。

    “是不是他们发现了什么?”石青珊觉得这些意外是为了隐藏什么内容,或许是因为他们当时已经查到了刺皇案件的线索。

    “应该问是谁查到了线索。”这点上官京自然考虑过,可是他从来没有听说有人查到线索,而且他们死的地方各不同,很难确定是不是都找到了线索,还是说其实只有其中某人找到了线索,而其他的人都是为了掩人耳目。

    石青珊想了想:“或许这些案件里面确实有意外,只是现在我们也难以分辨了。”“我们假设浑天掌坠崖确实是意外,那么凶手会不会以此得到灵感,然后制造了后面的几起意外来掩盖一切。”

    “有点道理,可是如果是大哥得到了消息,被凶手杀害,凶手害怕被怀疑所以故技重施又害死了其他人呢?”这十年来,上官京做过各种假设,不过石青珊才看完卷轴就能提出可能性,已经比一般人要想得多了。

    石青珊没在回答,这案件根本无从查起,他继续看案卷,接下来还有仵作验尸的内容。

    看完之后,石青珊问道:“你能和我说说八怪的性格么?有什么嗜好什么的,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这会是很长的故事,八怪不是圣人自然有各种小癖好小毛病,比如金木飞刀·李小花就很胆小,他认为是有鬼魂作祟,所以他想逃离大周,可向北出国的时候却还是没有逃过厄运。

    再比如金钟罩和长弓神拳,他们确实嗜酒,可也不至于喝道神志不清,一个坠湖淹死,一个更是被杀死在小巷里。

    八怪的武功当然都很厉害,白衣神腿·上官京按照年纪排第七,按照武功来排也只能算第五,所以他绝对不相信自己的兄弟会因为这种匪夷所思的意外毙命。

    特别是无影腿·段兴,腿上功夫更胜上官京,就算从角楼上跳下来也不会伤及他分毫,怎么可能脑袋落地就死了?

    “总之我的兄弟绝对不会这么容易就死的。”上官京红着眼睛说道。

    “难道你真的不知道当年刺皇案的任何线索,八怪难道不共享信息的么?”石青珊心说如果两个案子是一个人干的,那么两者必定有联系。

    “没有,刺皇案有关的人员全部已经自尽,根本是件悬案。会犯这种案件的人绝对深思熟虑,想好了最好的退路,因为一旦被坐实那可是满门抄斩的死罪。所以当年我们调查的时候已经陷入了死路,根本没有线索。”这也是上官京想不通的,所以他认为自己兄弟的意外案件和刺皇案可能是两个案子。不过他没有说实话,因为他知道黄三只关心刺皇案,现在只有将两个案子联系在一起才有机会还兄弟公道,不然的话他的七兄弟就永远没有沉冤昭雪的那天了。

    石青珊暗中叹息,心说这案子可不简单,十年时间可以消灭一切证据,看来只能从犯罪动机开始分析,当然了最后的最后最好能将所有线索都引导向默楼身上。

    “凶手接二连三行凶成功,必定有很强的成就感,之前的案子都没有留下任何凶器,都是以意外结案,但最后两个死者都直接变成了被人杀害,特别是最后的案子更是直接留下了线索,说明凶手经历这么多案子之后已经不甘心只做一个幕后之人了,而是想要让你们找到他发现他。他渴望被人注视,这可能也是他没有杀掉你的原因,他需要有人抓捕他,记住他。”石青珊分析罪犯的心理。

    上官京愣住了,这个年代哪有犯罪心理学啊,石青珊一番分析可以说是合情合理,甚至让上官京找到了自己一直没想明白的事情,那就是凶手为什么没找他。这十年中他可是一直在等着凶手上门,这样凶手杀他的时候他就可以抓住凶手了。

    不过被石青珊这么一分析,说明凶手是故意不杀他的,理由是炫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