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女侠时代 > 第三百三十章齐头并进

第三百三十章齐头并进

    皇帝都开恩了,还想要拉拢焦螟娘娘。

    石青珊心说有个好师父很重要,今天她能底气十足地怼剑圣、怼和尚,也是因为自己有师父撑腰。虽然焦螟娘娘不是剑圣的对手,但天下第二肯定跑不了了。

    而且石青珊看剑圣也不会对焦螟娘娘下死手,那就可以保证天下第一不会对第二下手。那石青珊这个天下第二的弟子自然不用怕任何人了,今天她可是过了一把高手的瘾,把所有人都给怼了一遍。

    南海的珍珠,北国的寒玉,深海的玳瑁,天空的凤羽,大周国库里的珍宝,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但现在这些东西都都送给焦螟娘娘,只是希望能够拉拢这位七轮高手。

    石青珊眼睛都直了,她辛辛苦苦做生意恐怕都没有这些宝物值钱。她暗中观察师父的表情,发现师父波澜不惊,真的是宗师风范。

    皇帝毕恭毕敬地等待焦螟娘娘的结果,不知道她会不会同意。

    没人知道焦螟娘娘在想什么。

    良久之后,只听焦螟娘娘发出一声鼻音打破了现场的安静:“收下吧。”她让石青珊把东西收起来。

    石青珊心说焦螟娘娘竟然同意了?她还以为师父不为财物所动呢,没想到矜持了半天还是被财宝给动摇了,真的装得太好了,完全让人摸不着她的真心想法。

    “国师,你能答应下来,真的是大周之幸。”皇帝非常激动,因为他现在也有七轮靠山了。

    石青珊懂得,有高手做靠山真的太有安全感了,真的是有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感觉。

    此时皇帝恐怕也是如此,一直以来他最担心的无非是天下武者太过强势。但现在大周朝廷有个七轮国师,倒要看看哪个门派还敢嚣张,到时候非要让他们知道知道国师的厉害。

    “郊外有一座避暑山庄就给国师作为府邸,那地方非常清净,国师可以安心静修。”皇帝还要送东西。

    “我会去的。”焦螟娘娘站了起来,看着已经把宝物打包的弟子,看石青珊财迷的样子忍不住摇头:“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那么我们走。”

    两人很快就消失了,不过焦螟娘娘的声音却从四面八方传入宫殿:“陛下记住要昭告天下,我弟子乃是当今天下唯一的女状元。”

    “一定做到。”皇帝心说她们对状元这个称号还真是重视,他却不知道这关乎剑圣的承诺。

    回到家里,禁卫还没有离开,还有楚家的人也被留在了状元府里。洞房中的烛火还在摇曳,红彤彤的。

    “师父,这些赏赐怎么处理?”

    “放库里。”焦螟娘娘说道,她可不会把东西送给弟子,真要给了才是宠坏弟子。

    石青珊心说可惜,她还准备挑两件送林萱苏呢,没想到师父竟然这么小器。

    回到状元府,自然还是不能进洞房,府里到处都是尸体,怎么看也不是入洞房的好机会。

    禁卫正在把尸体分类,而风清霜迟和雪绡三人站在一旁冷眼旁观,她们或许还认识其中的一些杀手。

    但现在他们都死了,连楼主都被她们击毙,现在她们自由了。

    霜迟和雪绡自然又打了几个回合,要不是风清制止了她们,恐怕她们还要打下去。她们两人恐怕不会和好了,好在今天之后一个在朝一个在野也没有什么见面机会了。

    “你们还好吧?”石青珊走了过来,此时还有不少人都古怪地看着她,女扮男装考状元娶新娘,石青珊的所作所为在普通人看来完全就是离经叛道,而且很多人把今天的悲剧归咎到石青珊身上。

    连之前和他称兄道弟的几个书生都站得远远的,深怕石青珊连累他们,他们可都看到石青珊轻而易举就杀了十几个人,那简直就是冷血杀手。

    当然有人要问真正的吕轻舟去哪了?今天参加婚礼的人很多都是过去吕轻舟的街坊,他们可是从去年就认识吕轻舟了,总不能一直是女子假扮的吧?

    白小堂更是从几年前就认识吕轻舟了,他要知道吕轻舟在哪,他拉住了吕芸:“你知不知道这事?你爹到底在哪?”

    吕芸也吓坏了,被尸体吓坏了,不过她此时已经镇定下来。听叔叔问这些,她只能一五一十地说,包括她爹生病行将就木的事实,全部告诉了白小堂。

    “你一直知道?”没想到小侄女也一起骗人:“你啊你,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你就帮他们?你看现在事情一团糟糕,如何收场啊。”

    “我也没想到这样啊,都是黑衣人的错。”吕芸倒是还站在石青珊的一边:“客人都是他们杀的。”

    “可是婚礼却是那个妖女办的。”此时妖女这个名号真的是和石青珊非常契合,他认为石青珊要付大部分责任,明明是女人还娶新娘这不是胡作非为么?这些混乱都要记在她的头上。

    “她本来已经要拒绝了,是楚家的人先主动的,后来她师父也来捣乱,所以不能算她的错。”吕芸认为石青珊太酷了,武功那么高强又那么聪明,实在是让她羡慕。而且她从头到尾参与到了这件事情,她知道都是楚家的人太积极的错,他们要是不抛绣球也不会如此。追根求源就是那个绣球的错。

    不过吕芸也很疑惑既然一切真相已经揭晓,那楚二小姐怎么还不走,难道她真的要嫁给女人?真的很奇怪啊。

    石青珊也很奇怪,她可是知道楚无凡现在恨不能把二女儿绑回去,怎么楚二小姐还留在洞房里?

    就在她要进洞房一探究竟的时候,楚秋心又如月下仙子般降临了。

    “大姨子,今夜真的是喧闹的一夜不是么?”

    “今天发生如此多的人间惨剧,难道你就不想悔过么?”楚秋心说道。

    “不想啊,可能我也已经‘无心’了吧。”石青珊虽然替死者难过,可是她在婚礼之前就尽力拒绝了。既然她努力过了,还是发生了这些悲剧那除了默哀之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楚秋心无奈:“我要去见我妹妹。”

    “那我们就一起入洞房吧,洞房足够宽敞。”

    不理会石青珊的无礼,楚秋心推门而入,走入那弥漫红色和香味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