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女侠时代 > 第四百一十一章难敌

第四百一十一章难敌

    山下数千官兵围拢,郡守乐云鹤已然解围,此时他在军中禀报最近发生的一连串事件。不过他的双眼却一直忧心地看着山顶,因为巡查大人还在上面,而从上面一直传来可怕的声响,好似打雷,又好似暴雨,总之是让人不安。

    乐云鹤不是武林中人,但也知道这种可怕的声响不正常,真不知道上面发生了什么。

    那是鏖战的枪啸剑鸣刀响,此时战作一团的三人已经变为了虚影。

    “因为不可硬撼,所以以步伐来避开锋芒,击其弱点,确实是无可奈何又最合适的办法了。”剑博士解释了为什么战斗越来越快的原因,只是因为石青珊和夜后都不能正面和尸仙拼内力,所以选择了游斗。

    一方面避开尸仙的强势,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她们发挥优点。

    “呵呵,就怕她们坚持不到最后。”桑棂雨一语道破了游斗的缺点,那就是夜后和石青珊都受伤了,她们两人的体力和精力都不一定能一直维持。

    游斗就好似刀尖跳舞,一旦有差错,那就是死。这一点桑棂雨完全都没有说错,剑博士也知道,所以他也不能反驳,只能祈祷师父能吉人天相。

    此时战场是一会儿热一会儿冷,好似寒暑在快速地交替,令人感受着不寻常。

    战斗是越来越险,因为游斗持续越久,夜后和石青珊就越容易犯错,她们如果再被尸仙打中,后果不堪设想。

    “咳咳!”就在这惊险万分的时候,楚秋心咳嗽一声,吐出一口黑色淤血,缓缓转醒。

    “楚女侠,你感觉如何?”剑博士问道。

    楚秋心反正本来经脉已经重伤,现在也没有恶化,只是身体受创而已“没有大碍。”说完,她也看向战场,沉默地看着,也忍不住要为石青珊捏一把冷汗。石青珊凭借的只有双剑的坚固就和远比自己厉害的高手战斗,真的是不知深浅。

    不过想到石青珊和剑圣一战的画面,楚秋心也不得不承认石青珊确实有一股不服输的精神。唯一可惜的是尸仙不是剑圣,不会手下留情,也不会动恻隐之心。

    如何才能打败尸仙?楚秋心正在思考,她回忆毕生所学,以及剑圣的教导,不敢遗漏一丝一毫。

    但在想到办法之前,石青珊已经是险象环生了,她之前已经和陆斌进行了大战,消耗了内力。两场战斗根本没有任何停歇,就算她内力深厚,恢复快,此时步伐也开始变得沉重,速度一旦变慢那就代表死亡。

    大家都看到石青珊额头已经香汗淋漓了。

    “妖女不行了。”南无宫冷冷地说道,这一次罗网损失惨重,但只要能完成复仇,那就值得了。只是那些枉死的罗网成员白白成为了他们复仇的牺牲品,罗网成员只知道他们要制作尸仙,却不知道其制作目的完全是为了复仇。

    “师父小心啊!”看到枪头几次差点刺中石青珊,剑博士为师父捏了一把冷汗。

    此时战圈之中的石青珊确实感觉到了压力,不过压力就是用来打破的。石青珊知道自己需要喘息时间,敌人不会给,那她就要自己争取。

    石青珊猛然提气,御动双剑猛然从死角刺入,死死地从身后刺在了尸仙的双腿之上。

    锐利宝剑力道不减,竟然从尸仙的身后刺穿了他的小腿,并且重重地钉在了地上,宛如钉子一样将尸仙钉在了山上,让强敌跪在了那暂时不可移动。

    “御剑。”剑博士激动地拍大腿,御剑可是他最想学的内容了,真的是出其不意啊,谁能想到关键的时候御剑把敌人直接钉住。

    夜后一看敌人倒下,立刻挥刀要去砍下敌人的首级。可就在这个时候,敌人手中的长枪猛然变为了白烟长鞭护住了周身,挡住了黑刀。

    大好机会转瞬即逝,奈何尸仙可以控制无形的烟雾,催其变化。

    夜后一脸懊悔,又非常忌惮那变化无常的白烟,那白烟的防御力可比尸仙自身的护体真气还强。

    “可攻可守,看来要打败尸仙,必须破他白烟。”夜后说道。

    石青珊也是这么想的,她正在努力地回气。

    “站起来,快站起来!”桑棂雨一看父亲被钉住,立刻呼喊着。

    尸仙在挣扎,控制白烟一点点地要将两把剑从地面拔起,显然双剑并不会支持很久。

    石青珊从怀里取出了最后的杀手锏,那就是法器匕首。此时匕首内的灵气光辉已经弱了很多,显然是用了太多次了。

    石青珊多次依靠法器匕首化险为夷,匕首也从来没有让石青珊失望,匕首多次帮她破解神秘诡事,希望这一次匕首也能助她一臂之力,“去吧!”

    匕首脱手而去,直接杀向尸仙,首先遇到的就是保护尸仙的白烟。

    石青珊一心一意以最后的力量控制匕首,希望匕首可以再建奇功,希望匕首可以如刀切豆腐一样破开白烟。

    不过就在匕首飞行的时候,石青珊敏锐地发现匕首中的光芒又弱了一些,她心中咯噔了一下,心中也没有了底气。

    轰,匕首终于和白烟相遇,它刺进去了,然而没有刺穿。可以明显看到白烟是惧怕匕首的,匕首击中白烟之时,白烟弱了不少。

    只是匕首去势已尽,并不能完全刺穿白烟,若是能刺穿,或许能消除白烟也不一定。可惜,没有可惜。

    石青珊知道完了,这次真的是不妙了,匕首的灵气肯定是不够用了,不然的话也不会刺了一半停下,只是削弱白烟并不是消灭。

    匕首有破法之妙用,但依靠的还是灵气,并非匕首本身。

    众人也都看到了匕首明明已经快刺进去了,可是最后却没有成功,那是亲者痛仇者快。

    “哈哈,你们的底牌就是如此么?”桑棂雨也是捏了一把汗,没想到妖女的三把武器都那么神奇。不过现在她可以放肆得意地笑了,因为胜负已经揭晓了“你们已经无力再战,明年的今日就是你们的祭日!”

    “哼!”夜后一声冷哼,果断掷出黑刀,以刀撞匕首,希望可以助匕首一臂之力,刺穿白烟。

    当刀和匕首接触的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一处,只想知道结果会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