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女侠时代 > 第四百四十五章暗算

第四百四十五章暗算

    最后杀招对杀招,陵子风使用的就是《九子剑法》中的第三剑,可惜这一剑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理解的。

    “当日我在这里战了两个时辰还是没能想明白陵子风那最后杀死妖龙精魄的精彩一剑,连我师父都说若是我能理解这一剑,必定能对剑邪石碑领悟更深。”元舒歌很遗憾,最后他是没有成功。

    秦怀玉看着石青珊,心想弟妹不知能否和贤弟心有灵犀,若是她能参悟贤弟最后一式剑法,贤弟若能泉下有知也能含笑九泉了。当然了若是石青珊参悟了这一剑,梁洛也不用那么辛苦了。

    梁洛除了缅怀陵子风之外,也是为了参悟这最后一剑,免得让陵子风绝世的剑法掩埋在历史之中,最后被人遗忘。

    可惜来的人很多,可是真正完全参悟无双剑客一剑的人却没有,很多人只是参悟到了一些皮毛,终是不能掌握那一剑全部的精华。

    石青珊也看得皱起了眉头,这最后一剑已经没有剑招,只有剑意。陵子风肯定是在最后关键时刻突破自身,登临剑道高峰,以晦涩的剑意越阶杀敌。

    《九子剑法》是陵子风所传,不过只完成两招,他就已经被武魔杀掉了。

    第一招‘一子落目’,刺剑而出,指哪打哪,讲究的就是个快准狠,石青珊多次用这一招直取敌人咽喉。

    第二招‘飞挂定子’,是虚实结合的一招,以迷惑敌人为主,冷不丁地取人性命,这招石青珊用的不多,只有在同等级的战斗中才会用上。

    而在斩龙坡上,陵子风留下了第三招,可以令他越阶杀敌,那就是剑意。

    楚秋心也不过是两个月前才领悟剑意,没想到陵子风在两年前就已经做到了,而且强得过分。作为他临死前最后的功绩,陵子风完成得非常漂亮,剑意出鞘,妖龙精魄顷刻毙命。

    可是地上的痕迹却很奇怪,看不懂。

    “起手并不锋利,也无一丝霸道,不知为何最后却打败了敌人?”石青珊对剑意的理解也不过是刚刚起步的阶段,要达到无名剑客的程度还需要十年累计。

    陵子风一生以剑为伴,剑就是他的第二生命,他对剑的理解绝对超过石青珊,所以他的剑意也更加神秘莫测。

    不是楚秋心的刚正不阿,无怨无悔。也不是石青珊的投机取巧,卖弄手段。陵子风一生诚于剑,剑就是他的伙伴,剑法就是他的语言,那么剑意也会是他最重要的表现,是他在世界上留下的记号。

    大家都不敢打扰石青珊,特别是剑博士,他期待师父能参悟这一剑,并抱有极大的希望。在他看来师父就是剑的私生女,师父是被剑眷顾的,如果天下谁能破解这个剑意,那么绝对就是他的师父。

    凝愁也看着师姐,其实当日在石青珊离开千眼魔窟之后,焦螟娘娘对她说过‘天官门的未来就系于你师姐一身了’。焦螟娘娘虽然看起来是怕麻烦,但她也知道石青珊的潜力是巨大的,最后定能继承天官门的衣钵。

    石青珊并不知道大家都在期待她的表现,她只是不懂陵子风是为了破解《无心剑典》的武功才来的,那么他的杀招应该和无心正好相反,应该是饱含感情的一剑,可是这一剑不仅慢而且很虚无。

    难道是在心死的边缘领悟到的‘绝情剑’?斩断的不仅仅是妖龙精魄还是自己对楚秋心的迷恋?

    吧嗒,就在石青珊思索这一剑的含义时,却见身边冰山美女落下了一滴晶莹眼泪,她的表情似喜似悲,三天三夜她终于感悟到了,感受到了陵子风那时候的心情。

    因为感悟到了,所以她才不由自主地落泪。

    冰山神女从来都是没有表情的,可是她却为陵子风笑,为陵子风哭,陵子风的喜怒哀乐就是她的喜怒哀乐。

    泪水落在陵子风的剑痕之上,刹那之间,整个山坡都好似活了过来,无数剑气从剑痕之中溢出,好似火山喷发一般将众人笼罩。

    石青珊暗道不好,有人暗算!

    陵子风不是修炼《苍生悲苦诀》的刀客,他虽然能把剑意剑气留在剑痕之中但绝对没有能力激发出来,此时斩龙坡的异变肯定是有人利用无双剑客的剑痕进行偷袭。

    偷袭者功力绝对很高,而且悟性逆天,不然不可能完美还原陵子风当日的所有招式,包括最后一剑。

    众人本来还在迷茫之中,突然剑气四起,根本来不及反应。也只有元舒歌和剑博士出剑迎击。

    电光火石之间,虚空中的剑招宛如陵子风复活一般,剑气成招朝着斩龙坡上的人攻来。

    而《九子剑法》最强的一招竟然直指一个谁都没有想到的人,指向了风清。

    风清和陵子风没有任何关系,根本没有见过,不知道暗中之人为何要杀她。

    面对斩杀妖龙精魄的惊世一剑,风清唯有取出风魔刃对抗,只是那剑意快如电,风清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好在这时,石青珊双眼绽放怒意,暗中之人的手段彻底激怒了她,澎湃剑意呼啸而出,小万剑归宗竟然以从来未有的澎湃拦截那道剑意。

    此时剑意已经绽放,众人仿佛看到了陵子风完成最后杀招的表情,黯然销魂,他斩杀了妖龙精魄却失去了爱情。

    他明白自己的一切努力其实都不会有结果,所以斩杀妖龙精魄之后没多久他就选择了结婚,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他没有在婚礼上用剑意对抗武魔。

    因为那是他最强的一剑,也是他最失败的一剑。以前他用剑解决一切问题,但这一剑代表他和过去自信的自己说再见了,他第一次面对现实,承认爱情是不能用剑挽回的。

    这是一道痛彻心扉的剑意。

    “一子不慎,满盘皆输!”

    眼花缭乱,斩龙坡上剑气、剑意宛如烟花般接连不断出现。先是有人激活陵子风的剑痕,接着又是石青珊爆发的‘小万剑归宗’奔袭救援,最后最为璀璨的一剑却是梁洛刺出的,便是陵子风最后的‘绝情一剑’。

    可以说石青珊已经先一步想到了,可惜意外横生打断了她的参悟,最后没能学会陵子风最强大最失败的一剑。

    梁洛对陵子风的遭遇是感同身受,无限悲伤以剑意的形势迸射,周围的剑气全部被吹散,‘一子不慎,满盘皆输’的剑意更是如海啸一样冲向暗中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