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变身之女侠时代 > 第四百八十四章乱象

第四百八十四章乱象

    剑圣?剑圣来了,而且还是对真定老人和慈文大师出过手?怎么可能,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虽然病虎是钦定的武林盟主,也确实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可是说这种话也是要负责的。

    年轻的弟子们都不能接受,也不相信。

    “剑圣前辈乃是当今武林第一人,他根本不会做这种事情。”齐怒白激动地说道“你们这是在胡说八道。”

    “不要激动,你们若是不相信可以回去问你们的掌门,自然就可以弄清楚一切。”病虎说道,他是已经尽力解释了,现在只要他们去找各家掌门问一问就能知晓真相。

    芳俦派的人受到了很多质疑的目光,因为剑圣虽然出剑,但引起问题的却是他们家的弟子。

    芳俦派的年轻弟子说道“我们不知道前辈在说什么。”

    “回去问问清楚再来吧。”病虎看这些弟子情绪不稳定,让他们先回去问清楚,想清楚再来。

    翠云仙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迫不及待地走了,她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玄王。

    原本气势汹汹的众弟子此时也是焉了,元舒歌、易为玉为首的好友派本来就相信石青珊,他们是第一批离开的。

    剩下的人一看别人都走了,虽然不甘心就这么放过石青珊,但也转身去找掌门确认情况。

    病虎长叹“武林要乱了。”

    剑圣代表的正道精神,今天算是完了。

    石青珊说道“不知葫芦谷里的高手有没有参悟‘剑邪剑道’?”

    病虎摇头“太难了,剑邪之道已经超然入道,非凡人所能触及。现在我也是翻阅古籍,希望能找到线索。”

    “我也来帮你。”石青珊知道虽然自己已经重获清白,但敌人肯定强大无比,她必须要做好准备才行。

    之前她虽然破解了杀人雨丝,但也感受到了剑邪的强大,这只是剑邪残留的招式,真正的剑邪招式肯定更强大。

    可惜那牛族大妖不愿意和石青珊多交流,使她没机会问问剑邪的事情。

    病虎说道“也好,现在妖龙精魄的残元已经被我们掌握了,随时可以引诱剑圣出来,我们必须要抓紧时间才行。妖族虎视眈眈,剑圣又堕入魔道,人族风雨飘摇,好在还有你们这些优秀的晚辈。武林以后就要看你们的了。”

    石青珊说谎假称妖族强大,让病虎忧心忡忡。现在他这个武林盟主不得不面对内忧外患,最后他选择攘外必先安内,先要拯救剑圣才能召集人马去讨伐妖族。

    如此一来,破解剑邪石碑、寻找破招之法就是当务之急了。

    可是古籍浩如烟海,关于剑邪的故事却只有寥寥数笔。

    在病虎的宅院里,石青珊、风清、凝愁一起看书,夜后则是照顾婴儿。

    眼睛都看瞎了,依旧没有任何线索,剑邪的平生根本是层层迷雾。

    另一边各大门派掌门看真相已经曝光,也只能如实相告,他们确实是故意把锅扣在石青珊身上的“我们也是为了你们着想,我知道你们之中很多人都将剑圣当做榜样崇拜,所以怕你们接受不了现实。”

    大家这才知道剑圣真的入魔了,一个个呆若木鸡,对年轻人来说真相太过残酷。强如剑圣都被剑邪所控制,剑邪真的是太邪恶了。

    不过大家又想到剑圣虽然入魔了,但他也只是补刀,主要凶手还是芳俦派的魔女啊。大家立刻针对芳俦派让他们交出魔女,芳俦派当然不会这么做。

    芳俦派掌门说道“这只是一面之词,黎茕不可能做这种事情。”但面对其他门派的咄咄相逼,他的狡辩显得那么无力。

    芳俦掌门一看情况不妙,毅然带着幸存弟子离开了“既然你们不相信我芳俦派,那此地多留无益,我们后会有期。”这件事情曝光之后,他们终于没脸待下去了。

    其他门派的弟子也默认他们离开,倒是那些闲云野鹤的武者不同意了“你们八大门派这是沆瀣一气,互相包庇。黎茕既然是主要凶手,那就应该抓她祭天,以慰真定老人和慈文大师的在天之灵。”

    八大门派就是包庇,掌门们知道黎茕的所作所为,可并没有采取什么动作,然而放任芳俦派离开。

    今天犯错的虽然是芳俦派,但以后保不齐以后自己的门派也会惹出麻烦,所以宽松处理芳俦派,也是给自己的门派找后路。

    八大门派是大周土地上最庞大的武林势力,他们的关系盘根错节,牵一发动全身,绝对不单单是武林正道这么简单。

    芳俦派的处理结果让那些小门小派看清楚了八大门派的嘴脸,都是一群嘴上仁义道德,做起来却严于律人宽于待己的虚伪小人。

    虽然魔女犯下了滔天大罪,可是对于芳俦派来说是一次成功,真定老人和慈文大师都是强者却都摆在魔女手上,就说明芳俦派的训练没错,魔女已经是门派不可或缺的战力了。只要有魔女在,芳俦派八大门派的位置就会更加稳固。

    芳俦派现在已经只在天宗和禅宗之下,稳坐第三把交椅,这就是魔女的力量。

    小门小派虽然愤怒,可是事实很残酷,芳俦派可以甩甩手离开,其他七个大门派也可以眼睁睁地目送芳俦派离开,似乎真定老人和慈文大师的死就这么过去了。

    “这就是江湖。”古迎风喝了一口冰凉的酒,目送芳俦派离开,也见证了八大门派的互相袒护,以及小门小派的无能狂怒。

    抱歉和尚疲惫地走了过来,他的脸色非常憔悴,恭恭敬敬地来到师父的背后。

    “大力又出事了?”古迎风不转身都知道弟子为何而来。

    “师父,师弟他,他又杀人了。”抱歉和尚声音沙哑,显然是为了师弟而操碎了心“这一次他杀了两个猎户,在这样下去他会越来越控制不住的。”

    古迎风却并不意外,因为从他收大力关刀为徒的时候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他只是给自己灌酒,悠悠唱到“登高遥望遮阳山,奇峰落崖不可攀。浮生所欠只一死,尘世无由识剑还。”